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烟雨沈园

2019-11-20 15:47 作者:红叶香山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朱湘山/文

01

从鲁迅故居走出,天忽然就下起了小。绵绵的雨丝像扯不完的银线,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它们痴迷而悱恻地下着,那千百年前的喃喃细语仿佛在这雨声中抖落,在翠绿的荷叶上滴答成晶莹的泪珠,不停地滴落。   

我看得如痴如醉,这不是寻常雨水,而是陆游和唐婉的泪!笼罩着沈园的迷濛烟雨,就是从唐婉凝望的那个黄昏开始飘落的,那场淅淅沥沥的雨在送走了黄昏之后,便隐入了晚,隐入了历史,隐入了缠缠绵绵的诗词雅韵。

站在沈园古朴而倔强的大门前,历史老人满怀深情地告诉我,沈园早于陆游和唐婉,但沈园的千古盛名却在陆游和唐婉之后。公元1114年,20岁的陆游英俊年少,诗才横溢,经常邀约杭州、绍兴一带的名流雅士到沈园怀古论今,成就了许多妙笔华章。也就是在这一年,陆游与同样诗并有一定造诣的美丽多情的唐婉结婚了。才子配佳人,又是亲上加亲,他们的结合一时在古城绍兴传为佳话,沈园留下了他们最初的也是最美好回忆。   

沈园的雨一直在下,细软细软地飘洒着。偌大的园内,看不到什么游人。远处,淡淡的古乐随雨飘来,悠悠扬扬,使人仿佛置身于幻的世界,于幽静中生出几分冰凉的忧思、几分潮湿的惆怅。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沿着雨丝轻舞的卵石小径,拾阶而上,站在孤鹤轩内放眼烟雨蒙蒙的整个沈家花园,倾听雨点敲打着孤鹤轩的飞檐。猛然抬头,著名书法家钱君匋先生书写的对联映入眼帘,“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我的心随着飘逝的雨韵陡然下沉:情意绵绵中掩饰不住的是一段泪湿衣襟的岁月,文思愁绪里呼之欲出的是那些摧肝断肠的悲情。

02  

公元1151年的天,沈园花红柳绿,蜂飞蝶舞,可以观鱼赏荷的冷翠亭,可以戏水划波的池塘依然是原来的样子,悠悠往事,或在记忆里清晰,或在回望中沉迷。这一年,陆游才27岁,他孤身一人走进春天,走进早已不再甜蜜的沈园。此时的他,没有年少时的澎湃激情,眼里充盈着过多的悲伤和无奈,眼看着沈园的一草一木都成了昔日黄花,他惟一能做的就是站在春波桥上孤独地回望。仿佛是梦里的约定,透过林荫,他忽然和那道爱怜的目光熟悉的目光迟到的目光相遇了,此时的她也用无法饮尽的相思凝望着陆游。天公的安排让分别的恋人有了重逢的机会。当两人重新站在一起,陆游看到昔日恋人那未曾褪色的深情,这不仅不能使他宽慰,反而更令人黯然神伤。

那漫天的雨丝淋碎了久远的梦,划破了若无其事的平静。于是,心便如同这雨中的冷翠亭,在潮湿中呻吟。“世事多艰,空萦战马嘶风梦;欢缘难续,长忆惊鸿照影时”。

如果说唐婉把整个生命赠给了陆游,那么陆游就把沈园相遇以后50多年的沧桑岁月,一起赠予了唐婉,因为那个清纯的表妹和那片小小的沈园是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凄楚。他的怀念,是一尊理想的情感雕塑,一段凄婉温丽的过往,而多年以后,他的灵魂最终也回到了这里。这沈园的垂柳,这相遇的凉亭,这一花一草,一水一石,断云悲歌,孤鹤哀鸣,都是真情的见证。

春天来了,沈园的柳絮看见他蹒跚的脚步;雨掠过,沈园的池塘烙印他哀痛的目光;秋风吹过,沈园的凉亭走下他孤单的背影;花飘飞,孤鹤轩有他悲怆的守望。

那一年,回到绍兴,走进了沈园。那堵墙没有改变,只有光秃秃的枯藤老树横在那里,他写的《钗头凤》依然清晰,余光扫过,看到在题词的三尺开外,也有一首叫《钗头凤》的词,字字泣血,声声哀恸。词尾署名:唐婉。

那一刻,陆游悲摧难抑,泪如雨下,多少年不为人知的沉痛又涌上心头。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是他67岁重游沈园的锥心之作;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是他75岁在沈园凭吊唐婉的千古绝唱。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81岁,他病倒在床,只能梦游沈园,发出无奈悲叹。

“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是他82岁时对唐婉的念念难忘。

那一壶惊世骇俗的黄滕酒啊,烧焦了陆游生命油灯的最后一滴,烧毁了往日春夏秋四季的故事。举起的杯盏是湿的,垂落的孤独是湿的,轻轻吟颂的诗句是湿的,湿了千百年的沈园!沈园从此不再是一座普通的园林,它承载了千古诗人的梦和痛,也背负着未来人们的追思和孤寂

03

伤心桥下,宫墙怨柳。1141年春,唐婉跨过放翁桥,迈过高高的门槛,走进这雅致的“沈氏园”。红尘中,她再也找不到比沈园更为幸福的地方了。宫墙边发芽的柳枝,当她亲手折下放在掌心回眸一笑的那一刻,那柳枝就被赋予了生命。它感觉到被拥抱的温暖,闻到才女身上散发的淡淡的清香,羞涩和腼腆。

青葱岁月里,唐婉和陆游喜欢在竹林、花园里追逐,一个喜欢夏天的蝴蝶、秋天的蜻蜓以及冬天觅食的儿站在枝头欢快地吟唱;一个喜欢在清凉的早晨、薄暮的黄昏,坐在“断云”石上在随风而摆的垂柳下,为心爱的人吟唱易安居士的诗篇。

当她不经意地将这带着生命体温的柳枝插在葫芦池畔,从此它就在对一对恋人的期盼中不停疯长,它希望自己绿荫如盖、希望偎依在有情人的身旁。它喜欢唐婉倒映在池塘边那婀娜的身影,喜欢她在园子里和婢女们荡着秋千时的欢笑。它在柳絮飘飞的沈园里、在红尘迷恋中静静地感受着爱情的气息。

在沈园的烟雨中,它被岁月远远地牵引着,它看到用八百年凝结成的眼泪淹没了江南烟雨里那缠绵幽怨的爱情,它看到那个“美人终作土”的哀怨佳人,从八百年不堪的幽梦中翩然而去。

悲剧的美,在于有情人不能共饮一江水,陆游在仕途前程和爱情的两难里终究没能冲破束缚。从此,在“执手相看泪眼”里,一朵娇艳的花渐渐枯萎,唐婉的眼泪滑落在残璧遗恨的哀伤里。葫芦池畔,半璧亭边,清风徐来,吹皱了一池春水;春波放翁桥头,残阳如血,穿过婆娑的竹林,斑驳的碎片丢落了一地。

1151年,又是春来。唐婉挽着丈夫来沈园散步,和多少次梦中相遇的陆游意外重逢。在哀怨凄婉地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唐婉忽然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经无法挽回,征得赵士程的同意,她差人给陆游送去了酒菜。感慨万千的陆游借着酒意,在墙壁题下《钗头凤》后怆然离去,不久,沈园的墙壁上也多了那首《钗头凤.世情薄》。

“滴下钗头多少泪,沈家园里草犹悲。”春如旧,人空瘦,垂柳轻拂下的那一泓碧水已不再清澈,绿荫婆娑里的青青竹林没有了生机。此刻,是否有漫天的柳絮轻拂佳人的脸颊,是否有人在空蒙烟雨中为她低吟浅唱?

断墙残垣,千古绝唱。一首挽歌唱了八百年,沈园的雨落了八百年,沈园的柳絮飘了八百年。八百多年来,园中的垂柳遥遥相望里见证着那段凄婉的爱情;八百年的等待中,那并蒂的莲花为这段不得善终的痴情落泪。

走在沈园的雨中,不管你打不打伞,被雨水最先淋湿的,不是衣襟而是心。雨水使飘零的落花如无奈的哀叹,使情感的道路泥泞不堪,使所有的宋词都被忧伤的愁绪和泪水蓄满…… 

是的,从那个南宋的春天开始,沈园的烟雨已飘洒了八百年,爱情的悲剧已留传了八百年,而当我站在那两阕殷红似血的《钗头凤》的碑刻前留影,这千年一叹好像就是一瞬间,一瞬间也已化为永恒的叹息。

楼台丽影,花月相依,远处有香风阵阵,吹得人心头颤动。清波池中,隐隐可见撑伞人的笑靥;断云楼前,不绝如缕的是林间的鸟声。前尘已然如梦,今生何必伤怀,感慨沧桑事,是为了惜取眼前人,重要的不是什么都拥有,而是你想要的,恰好在身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iibkqf.html

烟雨沈园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