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把芭蕉扇

2018-07-11 11:06 作者:冰恋金松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芭蕉扇总是能勾起无限的童年记忆现代的电扇和空调,芭蕉扇早已成为历史陈迹,在孩子们的眼里已不知芭蕉扇为何物了。

芭蕉扇,许多地方叫蒲扇,也有叫葵扇的。这种扇子轻便风大,价格低廉,曾是国人纳凉不可缺少的物品。说起芭蕉扇,让我不免想到济公那一把又破又旧的芭蕉扇,想到孙悟空从铁扇公主那时借来的那一把芭蕉扇。传说只能是传说,现实中这一把芭蕉扇,总是让我为之动容,深深地藏在心底里。

回到老家,总是要去看看这一间半的老屋。房屋还在,房屋的主人已经离去。没有人居住的老屋,散发着浓重的霉味,让我最难以接受的是冲入内心深处的那一股冷清的伤感怀念曾经居住在这里的父母,也怀念一家人曾经的幸福。老屋是家,老屋里藏着我一生不舍的情。

木质楼梯有些霉烂,扶着墙小心上楼,房间里的摆设依然老样。一张旧式棕床,父母曾经相依在这里;一张书桌,父亲曾在这里看书写字,记录自己岁月;一张老式两屉桌,用来摆放衣箱所用。

每一次上楼,我总是要环顾一下这里的一切,带给我的总是那么一种酸楚。我知道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物品,但我常常会去拉一下书桌的抽屉,或是摆弄一下什么。这一日,我眼睛转到了那只两屉桌上的樟木箱,樟木箱是许多家庭的宝贝,旧破的箱子,也是舍不得丢弃。樟木箱有两只,放在下面的那一只稍大一些,放在上面的那一只稍小一些。在我们老家,人过世后,生前所用物品都会随主人而去。每当看到这些父母曾经用过的家具,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离愁在心头。两屉桌上放着两只木箱,显得有些高。记忆中的木箱,应该是空的。我踮起脚尖,看看空的箱子,也是一种念想。当我打开上面一只曾经打开过很多次的木箱,竟然看到箱子底下安放着一把芭蕉扇。

芭蕉扇是破旧的。芭蕉扇的出现,母亲的身影清晰地来到了眼前。扇子依旧在,却不见扇子的主人,我的娘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小心地拿起芭蕉扇,不由自主地流出两行眼泪,那是多么的伤痛

早些年,母亲说起这芭蕉扇用一角五分钱,在货郎那里买的。过去,市场并不繁荣,只有货郎会挑着担子,走村串户,来到这样的高山,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机。时势的变化,钱的变化最为明显。现在的一角钱,掉在地上,恐怕很少有人会捡。小时候常常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人民警察叔叔手里边”。现在的分币已经没有人使用了。

一角五分钱买的芭蕉扇,竟然深藏在箱子里,可见母亲对这把扇子的恋。

扇子,对于我们兄妹三人来说,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在过去的山区,日也是很凉爽的,有些年老体弱的,长年盖着厚实的棉被。年轻一点的,晚间睡觉也是需要盖着点什么,避免着凉。现在回到乡下,许多农户都装上了空调,真让人有些惊奇。在先前的日子,家里有一把新的芭蕉扇,似同现在装一台空调那样神气。

芭蕉扇沉睡于箱底,应该已有一些年头,当时母亲离世,这扇子怎么没被母亲带走,属于遗忘,还是特意留着,不得而知。扇子是破的,只是扇子的轮廓是清净的。扇子边延用碎皮条缝了一圈。在过去,许多人买来的新扇子都会这样用布条缝上一圈,不容易破损,还可以避免使用时,扇子竹条擦到脸上。

记忆中,这把扇子,母亲用得很少。原先床边的板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竹筒钉在上面,用来插扇子的。扇子插在上面,用起来方便,更重要的是不容易弄破。眼前的芭蕉扇是用竹叶做的,很轻巧,很脆,稍不注意,就会弄破。作为扇子的主人,母亲生前一直把扇子插在床边的竹筒里。

在我们兄妹仨还幼小时,母亲就用起了这把芭蕉扇。白天用来给我们赶苍蝇,间用来给我们赶蚊子,热的时候,母亲用它给我们带来阵阵凉风。母亲在,扇子在,我们就安然地享受着这一切。

先前的农村,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夏日都有午睡的习惯。许多时候,母亲会抱着最幼小的妹妹,哄着睡觉,自己则在那里打盹了事。每当此时,母亲会打着扇子,让孩子在幸福的怀抱里,凉爽地睡着。有时候,母亲会在地上铺一条凉席,给我们打扇子,让我们仨美美的睡着。因为劳累,母亲常常是一边打着扇子,一边迷迷糊糊地睡去了,甚至是扇子掉下也不知道。那时候,我们总是不懂事,不知道母亲手中的扇子怎么会掉下,有时还会很不耐烦地说母亲。现在想来,那是多么的揪心。

晚饭后,母亲会提前去擦干净凉席。母亲总是说,擦一下,睡上去会凉快一些。擦完席子,母亲会用插在床边的那把芭蕉扇,赶走蚊帐里的蚊子,而后放下帐子。那时候,我们兄妹三人,躺在一张床上安睡。无论母亲多么忙碌,无论母亲多么辛苦,从来不会忘记做这些。

许多时候,总是指望着母亲一起睡在我们的身边。只是母亲会有做不完的家务活。收拾家当,整理物品,清扫垃圾。做得最多的,就是在那煤油灯下,纳鞋底,缝补衣服。尽管如此,母亲也是经常坐在床边,给我们打扇子,直到我们入睡才会离去。事实上,我们也不会知道,母亲打了多久的扇子。有些时候,我们会吵着对母亲说,太热睡不着,或是说里面有蚊子睡不着,这样,母亲就会来到床前。母亲在床前,那怕是一会儿,对于我们兄妹仨来说,那是多么的安慰。“世上只有妈妈好”,母亲在,扇子在,我们就可以安然入睡。

到了季,母亲收起扇子,置于箱底,让扇子也冬眠起来,所有的这些,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一角五分钱的一把芭蕉扇,母亲似同珍宝的藏着。也许,在母亲看来,来年的夏日,还是可以用这把扇子,赶走我们身边的苍蝇蚊子,赶走炎热,让我们安然享受幸福。

扇子在,娘亲却不在了。我拿着这芭蕉扇,傻傻地,站了许久,站了许久,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心里除了对娘亲的思念,再没有别的了。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死离别。今日的相见,明天是否还在。少小离家,父母养育自己成人。长大了,离开了。可以享福了,可人不在了。那是多么的残酷,只是每一个人需要面对的。

老屋舍不去,并不只是老屋,舍不弃的是父母的对子女的爱,舍不弃的是父母对子女的付出。成家立业,生活富裕,想起曾经养育自己长大的父母,报答已经成空。来不及给娘亲打扇子,来不及让娘亲体会空调的温度,所有的一切,都成为遗憾。

一把芭蕉扇,一角五分钱,那是母亲的爱,母亲的辛劳。人生不会有假如,一切不会回头。记得母亲病重期间,只能是周末回去看望。那一日,我一早起来,问候到母亲的床前。母亲坐在床边沿,知道我要走了。母亲强打着精神,对我说:“放心去上班吧,上下班踏自行车小心点”。我只是点点头,默默地离开了母亲。

自古忠两难全,在我看来,对国家的忠即是对父母的孝。母亲不识字,只会说,“不用担心我,你们有出息,就是对我和你最好的孝顺”。我想,母亲心中的出息,即是对国家的忠。

“母亲,人间第一亲;母爱,人间第一情”。一把芭蕉扇,那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深藏着母亲对子女的爱,连着娘亲和儿女的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hnskqf.html

一把芭蕉扇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