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我又想你了

2018-08-15 09:16 作者:浣星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剪梅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小姐,小姐,有信来了”,门房处传来丫鬟的呼唤声。

倚靠在床头,怔怔出神地易安猛然惊醒,“这丫头,大呼小叫地成何体统,没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教导多少次了,怎么这般不听话。”心里埋怨一通,当听到有信来,心底咯噔一下,趿着鞋,随手拨弄耳边的头发,匆匆奔门房而去。清凉的秋天,也只是披了一件罗衫。

“赵李氏亲启”,丫鬟拿着信递给易安,说道“小姐,不是姑爷寄来的”。

易安将信紧紧抓在手里,有些变形,厉声道:“我知道,不用你说!”,这句严厉不知是训斥丫鬟刚刚没有礼节,还是心底积攒一腔地幽怨,由此宣泄出来。

说完,转身回房,又坐回原来的位置。这个位置,透着窗,刚好看到庭院。倘若有人来,倘若是他回来,她能立刻瞧见,能立即见到。

呆坐了一小会,一股凉意从身下直窜心头,是床上竹席透来的冰冷。起身,走到窗前,窗外的荷花早已凋谢,有的叶耷拉着,没一丝精神气;有的叶开始泛黄,完全没有当时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盛装。整个院子,万物萧疏,充斥着秋天的荒凉。原来,明诚,他都走了这么久了。易安越想越心酸,萦绕胸怀的思夫之苦久久不能释怀,越想越安奈不住,真想此刻化作一只飞,飞到他的怀抱。

也罢,越想心越慌乱。轻轻解开绸罗的裙子,易安换上便装,也没带任何丫鬟,独自一人,带着几本诗稿,两壶浊酒,划着小船向那藕花深处,争渡,争渡。

或许是乏了,或许是想起过往,两人双双泛舟,今日却独自击楫。眼前情景,似曾相识却又这般陌生,勾起沉寂的愁绪。无奈,只好躺在小船上,任凭来去。翻开书稿,聊表慰藉,不曾想,掉出他寄来的书信。本是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日子,不曾想新婚没多久,他便外出公干,一去便是数日。重读着他的信,厚重的思念袭来,凉风一吹,易安感到仿佛浑身无力,跌趴在船头,握着丈夫的信,眼泪不争气地在眼圈里打着转。

憋屈着泪水,仰望天空,偶尔几只飞鸟掠过,只是不知何时,云中的雁能捎回你的情书。你可曾知道,我在明月照满的西楼盼望了多少个日日夜;你可曾知道,我在夜阑无人的静夜苦等了多少个来来回回;你可曾知道,我在冰冷衾凉的床上辗转了多少反反复复。只是,我却依旧没有等来,没有等来。

又是一个秋天,又是一番相思寄,独独遗留我,没有收到你的思念。

花凋零,难自开;水空流,难再留。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韶华逝去,红颜易老,此刻,竟无人于自己研磨时光,大雁又一次北归,万物照旧生长,但我的人呢,你在哪呢,是否像我一样深深思念着。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这一次,易安再也没有忍住,泪水哗哗的滴落。仰起头,灌上几口酒,或许,就不会感到心酸了吧。

无奈何,无奈何,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微信公众号【星辰星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eeskqf.html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我又想你了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王东强
  • 听雨轩儿
  • 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