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万里挑一的小梅

2020-03-15 17:53 作者:文生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七四

万里挑一的小梅

文生

小梅因新冠肺炎的疫情只能在家里呆着,三月中旬了还没有接到单位的复工通知,只好继续每天在家躺在床上看手机。

小梅娘也没好气,让她起来干点活,说:你看你,到麦地里干活去了,你不想去地里干活,在家里干点家务也好呀!

小梅说:地里能有多少活?种的再细,能打多少粮?马马虎虎就行了,在家好好休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娘说:你爹知道,还不是现在不能出去打工么?你也该学会做饭了,那怕洗洗碗也好。

小梅说:会把手洗坏了呢。

娘说:十指不沾水啥能行呢?放在过去,要被人家笑话呢,嫁不出去。

小梅淘气的问:那俺姥姥当年啥教你做饭呢?

娘说:先学会烧火,再学洗菜、熬稀饭,然后学和面、蒸馒、擀面条,接下来是切菜、做菜、烧菜……

小梅说:听俺姥说,娘小时候烧火时老冒烟,老长时间才学会烧火,为这没少挨姥姥的骂……

娘笑着说:那,不是柴不干,就是灶不通,还有就是柴塞的太实了……

小梅说:娘做的饭挺好吃的,为啥俺奶奶以前老说你做的不中呢?

娘说:当婆婆的,对媳妇满意的很少,恨不得儿媳妇象牛马一样,有时还不如牛马,牛马干累了,主家还能让它好好休息呢,给它好吃的。所以呀,你最好一嫁过去就当门立户,不要和婆婆在一块儿生活

小梅说:俺在手机上看了,好多人家和婆婆在一块生活,还拍小视频赚钱呢!

娘说:和婆婆关系好的不是没有,可终究是少数,你刚才说人家在一块拍啥子……

小梅说:拍小视频。

娘问:啥?

小梅说:就是三、五分钟的小电影。

娘说:拍那玩意有啥用?你也老大不小了,听你姨的话,明儿好好打扮一下,别到时和人家见面时一副村姑的样儿。

小梅说:娘,你说俺现在象个村姑?

娘说:你看你,刚回到家时多洋气,现在一天到晚穿睡衣。

小梅说:这是家居服,在家里就得自由自在,舒服就中。

娘说:听话,好好和人家谈谈。

小梅说:娘,俺还小呢,想玩几年再说。

娘说:和你一样大的,人家的孩子都会说话了。老姐妹们在一块,有人说的话也难听,说你挑花了眼,成老姑娘了,再等几年就嫁不出去了。

小梅说:少听她们咬舌头。

娘说:女儿家光鲜时嫁了才好。

小梅说:娘,你就忍心让俺到人家吃苦受累么?

娘说:和你娘刚嫁过来时不一样了。现在谁不把媳妇当小祖宗供着?你瞧瞧隔壁的,嫁过来在家就是一地主婆,衣不洗,饭不做,地不下,婆婆还得一天到晚小心伺候着,连个大气也不敢喘……

小梅说:你不是说……

娘说:时代不同了,人家一不高兴就回娘家不回来了……

小梅说:娘,俺永远当你的小棉袄好不好?

娘说:不中,棉袄大了就不中啰。

小梅说:等俺弟弟办了事中不中?

娘说:不中,得有个先来后到。

小梅说:俺弟弟还想玩呢,玩着玩着就会学坏,得给他找人,他套上笼头了,就不容易学坏了。

娘说:你不也是?也该套上笼头了。男人家坏了容易改正,没啥。姑娘家坏了就真毁了。

小梅说:马马虎虎把俺嫁出去?

娘说:你爹说了,要风风光光把你嫁到好人家。

小梅问:好人家难找。啥个风光劲?

娘说:不能比别人差:在城里买房子、买小汽车、家电柜子和三金,还有衣服。当年俺还万里挑一呢,现在你彩礼钱得好几个万里挑一。

小梅说:万里挑一?知道了,一万零一,可真是有零有整。那样,人家肯定会拉饥荒的,你就忍心让俺一过去就还饥荒?

娘说:那没办法,社会风气就是这样。帐都他爹娘的。

小梅说:那俺弟弟……

娘说:在求人介绍呢。这事儿能早办就早办,现在水涨船高,水涨的太快了,快的人赶不上。你看上了人家的话,早点定下来,别让水涨的把人家给淹了,把自己给耽误了。

小梅推,说:现在还在疫情中,不能乱跑。

娘说:没事的。农村大的呢,还能出不去?人们早就出来下地干活了。

小梅还在推:现在进不了姨家的村呀!

娘说:没事,和人家说一说就中,要不就在麦地里见面。

小梅没法了,只得说:在麦地里见面?中,有诗思。

第二天小梅带着礼品和娘到姨家的麦地里,和姨一块来的小伙子胖胖的,俩人的衣着一样,上着蚕虫式羽衣,下着蓝牛仔裤。不过颜色样式不一样,蚕虫式羽衣红女黑男,牛仔裤女紧男宽。小梅凭感觉,觉着此人和猪有关,心里叫这人猪头。

姨对小梅说:这孩子不惹事,能说会道,情况大人给你们说了,你们把口罩摘下来吧,在麦垄两边边走边好好说说吧。俺姐妹到一边说说体己话。

现在和天不一样了,麦地里不能随便走了。小梅和猪头相隔一米多,在麦地里的一个麦垄两边小心地平行着走。

猪头一上来就是:你真漂亮,在这绿色的麦地里,一袭红衣真是万绿丛中一点红!

化了薄妆的小梅听了高兴,说:谢谢,你也不赖。

猪头兴奋,显出话痨本色:咱们一定有缘的,你看咱们的衣服都一样;也一定见过面的,在那儿见面的?对,好多年前在集市上相遇过。当然,那会儿你我还小,还不认识,现在应该能想起来吧?那会儿集市上还很热闹,到年关时,集市上还会唱大戏。老年人如醉如痴的戏,其实他们大都听不懂唱的是啥,图的就是看过;小孩子们看热闹,在戏台下来回乱跑,年轻人也是。那会儿还小,可也知道那些年轻人在搞对象。现在集市没有以前热闹啦!好几个村因为疫情没有办,戏没得唱了。不过这不要紧,老年人在家里看戏,年轻人在手机培养感情,可是手机再好,也得眼见为实才好是不是……

小梅知道猪头说的都是套话,不知和多少人见面时都这样说的。打算听听就算了,也算给姨姨一个交代。

猪头继续说:你好漂亮啊,真是万里挑一,现在梅花开了,在这样的时间,可真的是万里挑一,花儿谁最先开,梅呀!在城里回头率一定很高吧?和人家谈过没有?谈过,俺不介意,城里人太势利,你才会知道农村人的好。听说你在城里管帐?好啊,回来管帐,把许多事闹明白……

小梅问:你的工作啥样?

猪头说:在村里种地,平时在俺大爷家的猪场里干活……

小梅觉着自己的第六感觉真对,这猪头真的和猪有关。说:你大爷养猪赚了少钱吧?

猪头说:那可不是,去年猪价飞涨,俺大爷把猪卖了,赚了不少钱。现在想要不要扩大规模……

小梅说:不要扩大规模了,现在肉价掉下来了……

猪头说:对呀!可猪又不能不养,养多少才合适,可要好好算计算计……

小梅说:你就不能算么?来往帐记下来是第一步,以后就好说了。

猪头说:大爷不让俺管帐。数学俺早就还给老师了。

小梅对猪头有点好感了,但仍不想和养猪的交朋友,说:你大爷的猪场要是不让你帮忙了,准备到什么地方打工呀?

猪头说:俺大爷还会用俺的。俺也不想出去。

小梅的心开始冷了,问:为啥呢?

猪头还沉醉在话里,自在的说:人还是纯粹一点好,在农村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人活着就是几十年,为那些表面的东西,过劳工作不值当呀。村里的房子不能住人?非要到城里买房才中?有个车子安步就中,非要那么高档的?到了咱们这年纪,有的东西就要放下,生理上的,物质上的,感情上的。年轻时,很看重感情,可是她娘从中一掺合,她就变的物质起来了。俺呢,给不了,这事就黄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和过来。成,我幸,不成,我命,就是这回事儿。明白了后就会自得其乐,小菜一盘,小酒一端,比啥都好!食不过饱,衣不过暖,酒不过多,劳不过累!养好自己比什么都强,照顾好父母比什么都好,不是掏空爹娘成家才是顺,给爹娘交养老医疗保险也是孝顺……

小梅想,猪头家庭还行的话,就继续谈下去。毕竟在村里人看来,自己年纪也不小了,虽说在城里年纪不算大,但和城里的姑娘比起来,并没有什么优势。城里人要是有农村强调的买房买车的种种条件,城里的小姑娘都能找的上,他们还会找农村的?她在城里找个年龄相当的不容易,找个年纪大的不甘心。农村条件好的话,勉强可以考虑。但猪头明白的太过了,她也听出了猪头的言外之意。她知道现在许多男孩子觉着明白了什么,就不那么主动了。于是说:你这样,可是“曾经沧海能为水”?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猪头说:是啊,俺想你也是吧?“除即巫山不是云”,咱们算不算是同病相怜呢?

小梅说:差不多吧。

猪头说:时间到了,俺该回猪场了,你的微信号?

小梅委婉的说:俺要听听家里的意见。到时俺给俺姨打电话。

猪头显然心动,说:俺定下了你的微信号:万里挑一。

小梅说:你快回去喂猪吧。这块地叫什么呢?

猪头就介绍这块地叫啥,发生过什么事。小梅听着也觉有趣,俩人就这么从麦田里走到路上。

小梅的娘、姨在路头等。

在路上,娘问她感觉什么样?

小梅说:不啥地。

娘说:家是穷了点,人是挺好的。

小梅说:要是以前呢?

娘说:以前是以前。

小梅说:他想的开。

娘说:你姨说,让你好好想想再说。要学会减法。减法是啥?

小梅说:不要和人家比,自己觉着合适才中。

娘说:嫁人就是赌了个一辈子的注。

小梅心乱,不语。

回到家,娘说:咱们做饭吧,等你爹回来好好说说。

小梅说:中。

娘做饭时小梅打下手。娘说:这孩子也有上进心,打算自己也办个场子。

小梅说:嗯。她知道办个场子指办养猪场,但她真的还没有做养猪人媳妇的心理准备,忽然想起去年见过的小贵。之前她无意中听到爹娘谈自己的事,听他们说到小贵,小贵困在城里没有能回来,和一个河北人在一块住,不知在什么加工店工作,她知道这小贵也和猪头一样……

这时小梅的手机响了,单位通知说,下月初就开工,现在就做开工健康证明的准备,继续每日上报体温……

小梅如逢大赦,能逃避了!

小梅又接到姨姨的电话……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3月15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bzbkqf.html

万里挑一的小梅的评论 (共 2 条)

  • 东湖柳
  • 残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