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土婶的黄花菜

2020-07-05 13:08 作者:文生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九0

土婶的黄花菜

文生

天刚麻麻亮,土婶已醒来,老土也醒了,俩人相继续起床。

老土拿起家伙,说要去地里看看,天气预报里说这些天还要下大,去地里看看有没有问题,这些年梯田的田梗常被雨水冲毁,玉米苗也出了,得看看长的咋样,是不是有的地方还得补栽。

土婶嗯了一声,说,早点回来。两人无语,一切有条不紊的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土走后,土婶就忙起自己的事。先是把鸡窝里的鸡放出来,撒上鸡食,在树上过的鸡早就飞下来。狗还得等,吃了早饭才有。

院里有一块小菜地,用栅栏围着,防止鸡们进去,里面长着各种小菜,说是小菜,其实都是大路菜,小指种的规模小,就是这样,两口子也吃不完,一些菜经过处理后储备。比如茄子,切成片儿后,过了水后在太阳下晒干;有的用盐淹起来,比如黄瓜,而有的菜就要经过特殊处理,她今天摘的菜就是这样。

菜地的一角,有一丛长着半人高,蓬蓬的长条叶中抻出一根根的绿高技,技上依次生长着花蕾,下面是黄黄的一寸多长筷子粗的黄花含苞欲放,中间的是花骨朵,上头还是青青的花梗,二三天摘一回,每次也没多少。摘那些黄黄的含苞欲放的,这是黄花菜。土婶把摘下来的黄花菜,放到木板上撒开凉着。

接下来,土婶从水缸里打来水,到老灶前,把灶上的锅洗了,倒上水,盖上盖,然后坐在灶前,抓起一把麦秸,用打火机点燃起来塞进灶里,接着放进碎树技,压在燃烧的麦秸上,土灶因此冒起黑烟来,经过烟道排出去。不一会儿,碎树技被点燃,土婶就往灶里塞进粗树技,这样火会燃的长久,这时锅响起来,土婶放上蒸笼,把黄花菜放在蒸笼上,稍蒸一下就把蒸笼端下来,把蒸好的黄花菜放到木板上撒开凉着,接下来,就往锅里下小米,粗树技狐独的燃烧,基本上不用管了,可以把小米慢慢熬成粥。

土婶从屋里拿出白面馍放到蒸笼里,放在锅上,盖上盖馏馍。土婶这时觉着胳膊有点痛,于是心里有了事。

土婶种的黄花菜是从山里娘家拿来的,种了好多年了,那一年是她刻骨铭心的一年。

那一年是分地不久后的一个麦收季节,老大还小。老土和公公在地里收麦子。他们早上天刚明就到地里割麦子,那时没有机器,全凭人工割麦。割上一上午,中午吃的是从家里送来的饭,饭后就在地头上休息,然后继续割半晌麦子,接下来就是把割下来的麦子装上平车拉回家,麦场是自己家门前的空场地。

那一天,还年轻的土婶在家里忙了半天,和婆婆一块儿做饭,天不明就做,公公和老土吃了早饭去地里割麦,接下来是做中饭,就是烙饼、炒鸡蛋、绿豆稀饭和咸菜,饭菜简单,却是大天在地里干活所必须的:烙饼、炒鸡蛋为增加营养,绿豆稀饭为解暑,咸菜为补充流汗失去的盐份,还有凉开水,饭做好后,烙饼用笼布包着,菜装在碗里,稀饭装在罐子里,凉开水装在瓶子里,分量不轻,装在两个蓝子里,用扁担担起来。年轻的土婶担着担子,手牵着大女儿去地里。

在石子路上大女儿跌了一跤,土婶慌忙放下担子,稀饭和水洒出来一点,饼子和菜没事。女儿只是嘴角上有点血迹,正在大哭,土婶边忙象老辈人一样,脚跺女儿倒下的地方,嘴里“呸、呸”:叫你坏,叫你坏,俺跺死你。

土婶和女儿到了地头上,老土见女儿嘴巴上有血迹,饭菜也洒出了一些,不由分说就打土婶,说这么小的孩子就让她在大阳天里跑这么远还跌倒流了血。

土婶说:她非要过来,娘也同意。

老土说:你还嘴硬。老实说,以前是不是和人家谈过?

土婶说:没有。

老土问:总是和人家见过面吧?

土婶说:你不也是和别人家见过面?

老土更加暴力:俺看是你还嘴硬还是俺的拳头硬。老土没头没脑的打,大女儿吓着哇哇哭,在一边的公公也是漠然,发现情况不对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土婶不再喊叫,原来土婶的胳脯被打折了,痛的昏了过去,老土父子慌了,麦子也不割了,用拉麦的平车把娘俩往乡卫生院拉,乡卫生院简单处置了一下,说大人还有内伤,上去市里的医院看吧。老土用平车拉着土婶往市医院走,老土的把孩子背回家。在市里住了两天医院后,土婶胳膊夹着护板回家了,老土到处借钱看伤,家里的麦子是公公一个人收回来的,也少收了不少。又过了两天,土婶回到了山里的娘家,表示要和老土离婚

娘说:好女不嫁二夫。

土婶说:他把俺打成这样,再打俺就被打死了。

娘说:女人那有不挨打的?只是他下手太狠了。再说,已经有了孩子呢。你看,到处借钱给你看伤呢。

土婶说:俺又不是嫁不出去。

娘捂住土婶的嘴说:你不要这样说,人家知道了,只会说你活该挨打。你在家慢慢养几天,伤养好了你就回家吧。

土婶说:这儿才是俺的家。

娘说:别说胡话,那儿才是你的家。过两天给你做点面馒、干面饼,你就回家。啊,听话。

老土在家扬完了麦子后,带着新麦做的馒过来。对丈母娘说:娘,俺过来了,你看,新麦子做的馒多好。还有以前家里自己漏的粉条,能做好多皮渣。并没有一点打了人后的悔意。

娘说:你过来就是,拿东西干啥?

老土说:这不刚收了新麦子么?让娘尝尝。

娘说:好好,进屋看看你家里的吧。俺给你做粉汤。

老土说:娘真的对俺好。

土婶心里气的不行,对老土没好脸,老土有点尴尬,说,俺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土婶说:你把俺打坏了,你满意了吧?

老土说:俺以后注意点。

娘给老土做了烩菜,还做了鸡蛋粉汤,汤里面有寸长的菜条子,老土不识,说吃起来有嚼头。

丈母娘告诉老土:这是黄花菜,院里长着就是,你要是喜欢,拨几根回家种。你肝火太盛,吃这个败败火。对你家里的要好,你打坏了,对你有什么好处?还小声说这叫宜儿草,吃点会让你生大胖儿子的,带回去种吧。

土婶心中万股不舍,但还是跟着老土回家了。

土婶的伤没好,在家养着,村里有婆娘过来看,说,老土也太毒了些,把人打成这样。接下来说:那个女人不挨打,打多了才老实。女人就是这命。又说,你要是生了儿子就好了。

土婶心想这和婆婆的话一样。婆婆老是说,俺儿子下煤窑,四块骨头夹一块肉挣钱把把你娶过来,不是让你断俺家后的。老土结婚前下过煤窑。

土婶说:生儿生女决定权在你儿子身上。

婆婆说:明明是你不中用,还要说俺儿子,俺看你就是欠打。

伤筯动骨一百天,伤好了后,已是秋天。之后老土还经常打她,土婶能忍就忍,娘家没人,回娘家没用,娘还得讨好他,回家也让娘担心。要是娘家兄弟多,不用动手打,只要几个人在家里吃几天大户,公婆就老实了。那时,家里粮食够吃,但大鱼大肉还是招待不起的。

直到土婶生了儿子后,处境才好了点,但还免不了挨打。

后来,有一天,家里的菜刀锈了,以前在水缸口上磨几下对付的用,菜刀也因此豁口处处。这日又挨了老土的打,土婶还的做饭,心中有气的土婶就在缸沿上磨刀,不觉就磨了老好长时间

老土听嚯嚯的磨刀声时间长了,心里有点怕,问:你干啥嘞?

土婶说:不啥地,磨刀呀。

老土说:别磨了。

土婶说:刀不快了,多磨磨。

老土说:你老磨,让俺心里发毛。

土婶说:刀快了才好使。

老土慌了,说:你,你别做傻事。

土婶说:谁做傻事谁知道。免子急了也咬人。

就这么一回偶然的事,老土以后收敛了不少。以后又分了家,虽然还少不了吵闹,但基本上不动手了。后来孩子都大了,大女儿嫁了,儿子在城里,小女儿远嫁,都不在身边了,相依为命了,老土变得对土婶有点言听计从了。

老土喜吃黄花菜但不喜种黄花菜,说那到底不是菜,不能和菜一块种,但土婶坚持种,说这给孩子们种的,特别是给女儿们种的。尽管儿媳妇不待见她,但作为女人,儿媳妇也需要。

土婶没文化,但也知道黄花菜就是金针菜,也叫宜儿草、益母草、忘忧草。这黄花菜能解郁闷,化解困苦生活带来的忧伤。乡下的女人们,多少年来就是在自我麻醉中过来的。土婶也知道黄花菜还有解湿热、凉血的作用,和它药组合后能治肝火盛、乳汁缺乏、月经不调,而这,是千百年来妇女因自己的遭遇而常患之的。

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但到土婶当婆婆时,即是不敢大声对儿媳妇说话。儿媳妇一开始就要求自己过小日子,说很多矛盾都是一大家子住在一块儿闹的。儿媳妇一不顺心,就以离婚要挟,儿子也就唯唯喏喏了。土婶也没办法,只好拼命好讨好儿媳妇。她不能象一些强势的婆婆说,离就离,娘再给你找一个。现在娶亲不容易,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她和老土半条命快没了。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她年轻时,离婚还是丢人的事,现在,离婚就象喝水一样。而且,儿媳妇也不比儿子少挣。将心比心,她不也是要求女儿们一结婚就自己过小日子吗。

大门咣哐了一下,狗没有叫,老土回来了。

土婶问:地啥嘞?

老土说:还中,有的玉米没长好,得补种一下。红薯长的也中,今年能多打点红薯就好了。红薯多了,多漏粉条,多做皮渣。

土婶又想起那年嫁过来时,老娘说,你可以常吃红薯做的皮渣了。

土婶说:饭早好了,吃饭吧。

老土说:又摘了黄花菜?

土婶说:给孩子们做的。也有你的。

老土说:做汤时多放点。

土婶说:这东西不能多吃。做饭时还得好好洗洗、泡泡。

土婶没有多少文化。不知道黄花菜是萱草的一种,萱草又名谖草,谖就是忘的意思。《诗经· 萱草》:"焉得谖草,言树之背"。谖草,让人忘忧;背,北堂也,指母亲住的地方。古人多吟咏萱草:“唤作忘忧草,相看万事休。若教花有语,郤解使人愁。”“杜康能散闷,萱草解忘忧。”古时游子要远行时,会先在北堂种萱草,希望减轻母亲对孩子的思念,忘却烦忧。“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

土婶不知道的是,娘种的黄花菜,是土婶年轻时认识的,她也中意,只因家里太穷,最终没有得到娘认可的他,在远走他乡之前给娘种的。她嫁过去过的并不好,娘也因此心情不好,他也只能如此让她们娘俩面对生活。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7月5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brbkqf.html

土婶的黄花菜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东湖聚李胤德
  • 残影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荐读,点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