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护士礼赞

2019-08-17 17:54 作者:胖子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听说过“重病监护室”,但没有住过“重病监护室”,这下算是身同感受了。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四时多,我骑着电动車去区政府办事,行至高家垣西口时,停在路边的小轿車突然打开車门,我防不胜防,“啊呀一一”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司机见我血流不止,不醒人事,忙打电话叫来"“120”把我送到第一医院急诊室,经CT检查,确诊为脑子蛛网膜处有积血,便將我送到"重病监护室″治疗了两天

于是,我接触到了护士杨森桶、秦姸丽、杜晓楠、董慧娟、郭莹娟、亷姣、刘祈、贾梩、李颖等十几个人。

她们一伙年轻姑娘,不叫“爷爷”不说话,就是这一个称呼,拉近了我与医者的距离,好像我还是在家中,几个孙女在为我服务呢!

她们工作没有定规,非常细微。如头天晚上我才进来,杨森桶就帮我铺好床铺,脱掉衣服,插好监视机,一切安排仃当后,才开始为我二次处理伤口,并不断清理渗出来的血液;还陪我输液、換液,整整忙乎了一个通宵;凌晨5点多,又抽血送检,留尿化验;然后就给我用热水擦脸,擦背,擦身,擦脚,从头到脚,无一处遗漏,最后还为我剪了手指甲和脚指甲;然后又用药棉给我刷牙;就是儿女和老伴在,也不过如此罢了。

她们不怕脏,不怕累,还特别坚持原则。我有个毛病,就是尿濒尿急,她们就为我不断地取尿壺,倒小便,竞亳无怨言;上午11时许,我想大便,要求搀我去厕所。秦姸丽说:“因为你脑子中有积血,不允许下床。要不,我给你挤些开山露,拉在床上便盆里。”我说:“我在床上就拉不下来,必须去厕所!”“去厕所是不行的,要不我请示一下主治医杨子豪,给你做个洗肠!”我仍然不同意,说:“就是平时在家里,还得努好长时间呢!”几经斗嘴,小秦仍坚持原则。实在没法时,我才同意试试洗肠这个办法。谁知,洗肠不久,我就想大便,小秦、小亷、小刘一起上手,取盆的取盆,寻塑料布的寻塑料布,给屁股下铺垫的铺垫,准备仃当后,我竞拉了不少,还溢到了床上,我的上衣也溢上了屎块,但他们不嫌不弃,倒屎的倒屎,換床单的換床单,擦洗我上衣的擦洗我上衣,忙乎了好一陣子;后来她们发现我咳嗽了一下,马上就问我“有痰吗”?马上就送来了纸,而且一天几次给我搞雾化治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她们对我有一条不能愈越的红线,就是臥床静养,特别是不能坐起来。那天下午,她们把我的床推到CT室做CT,但是睡着不能做,要我坐起来,坐起时她们让家屬一人在前拉,一人在后扶,我说,不需要,我能坐下照。领我们去的护士杨婷立即发话了:“这个事必须听我的,不能听他的,万一后涨了咋办?”那天上午,我想吃饭,她们说:“那得按医嘱。”还说了一大套理由。晚上实在想吃得不行了,又向她们申请,她们这才请示主治医,将“禁食”改成了“流食”。但送来的米汤烫嘴,她们就用筷子耐心地搅来搅去,一直搅到40度左右,才用针管一口一口地向我的嘴里推。直到搬进普通病房,这里的护士仍然坚持原则,只允许我卧床静养,直到出院前三天才允许我下床走厕所。在吃饭问题上,前几天只允许我吃泡馍,吃掛靣,吃水果,后来才慢慢放开。

她们对不太配合的患者也是想尽了法儿。如15床患者,一直拒绝吃饭,秦妍丽和杜晓楠等就把他的家属想法叫来做他的工作。吃下去后,却喷了一地,她们又和环卫工人联合起来把床头床尾和整个监护室清洗得干干净净,并请主治医为其更改处方。

还有一个干活特别麻利的人,她叫郭莹娟,她陪侍我在监护室渡过了最后一晚;临下班前,她又为我洗脸、擦背,擦身,刷牙;早晨吃降压药时,还把药片放到我嘴里,然后用针管把温开水推进我的嘴。然后问我:"该吃饭了吧?我去把昨晚送来的米汤放在微波炉里热一热。"我非常奇怪:她是怎样知道我家属昨晚送的是两碗汤,难道她们交班时还交这种班?

戴第一医院的护士们,更敬重她们对患者的无私奉献!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bdpkqf.html

护士礼赞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