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前世今生-选自橹泳散文集

2020-04-04 13:05 作者: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据说今生经历的事,见过的人,都是前世种下的因。我原本对这种说法一直抱着怀疑态度。因为前世如果能安排今世,那我的前世为何选择一个穷乡僻壤来作为我的出生地,他完全可以让我出生在上海南京那样的大城市,那样我的生活状况肯定与现在有着不一样的结果。

那年,我骑着摩托车走亲戚,走到郝桥一带出了事,摩托车无缘无故的倒了,我的腿被摩托车的排气筒烫伤了,我休养了好几个月才好。其实前世把这件事安排到我的人生里并没有什么意义,我没有通过被烫伤的腿认识一个给我机遇的人,更没有瘸着那条烫伤的腿而捡到一袋子钱。

烫伤腿这件事在我的人生里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意义,我想了三十多年也没想清楚。最为郁闷的是,我为何就躲不开那场事故呢?我当时开着的摩托车可是刚买的新车,我开车的技术也是村里一流水平,我能撒开双手操控着那辆车,我还能在车上搞倒立弄侧翻。我清楚记得,那天开摩托车时我并没有搞倒立弄侧翻,车却莫名其妙地倒了,我躲不开那场事故,那似乎就是原先设计好的,我只能认命。

我喜欢瞎捉摸,常把毫无关系的两件事联想到一起,还会把近些年遇见的人,所做的事,综合起来分析。我渐渐地发现,人生的路途上有些事确实像是前世安排好的,那些事又似乎在冥冥之中早已形成了一个程序,我无法改变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这个程序懵懵懂懂地活下去,即便前面有不可预测的事件即将发生,我还是会糊里糊涂往前走。

我的前世把我今生的一切都设计好,他不告诉我结局,他知道一旦告诉我一切秘密,我便会无所事事。譬如他告诉我,我晚年会有一套别墅,那我现在还会挖空心思去赚钱买房吗?我命中既然有了那套别墅,我就不需要再考虑买房的问题。命里那套房子会一直在那里等着我,没人跟我争,也没人跟我抢,我早去晚去,结局都一样,我不需要着急。

我前面有多少坎坷,我还能活多久,我都无从知晓。我同样会像其他人一样活着,同样在离开这个世界前没有做完自已的事,同样遗憾没有花光自已赚来的钱。我不知道自已在新的一年会有多少惊喜,我也不知道在自已的耄耋之年是否会完成去年中秋许下的心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有些事说透了就变得没意义了,如果自已可以把未来的事说的特别清楚,你的人生就变得不那么清楚了。因为你一旦知道自已一生将要发生的事,你就成了一个通晓古今的智者,你便会什么也不想干,只想隐于闹市,无欲中庸,把自已完全交给时间和命,悄悄地活上一辈子。

仔细想想,我们确实可以从自身经历推断出许多不知道的秘密,我发现今生遇到的事物不仅与我的前世有关,而且与我的下一世也脱不清干系,我认识的每一个人,做的每一件事,都会在上一世和下一世找到答案。

我早年在高松河用破铁锹挖开的一段水坝,孩童时在村口老槐树上砍下的一枝树杈,这些毫无关联的事在许多年后的记忆中都会找到印证。只要时间往前走,没有人肆意破坏,那些事物会一直保留在那里。

许多年后我重新回到这个村庄,许多人的面貌从未相识,可我总觉得是那样的熟悉,有些人和我无亲无故,他却会带着我赚好多钱,那些与我成为朋友和知已的人,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时间来临,也会在莫名其妙的时间离开。更为惊奇的是,当我看到高松河被挖开的那段水坝已泛滥成一个水塘,老槐树也因砍下一支树杈枯朽成一截没用的木桩子时,我便开始觉得这些事似乎都与我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我会仔细思考这些令我迷茫的记忆,村口的老槐树虽说朽了,树上那个结疤却还分得清,可以断定那是很多年前留下的,或许就是我的前世在树上砍下过一枝树杈才让树留下了伤痕

树已经一百多岁了,我那天看到它的根部又开始发出新芽,没准多年后又会长成大树,我不知道树在经历生与死的轮回中有什么感受,但我知道树会一直生长在那里,不论多少年,它都不会离开。它在等谁只有它自已知道,它陪伴了村里一茬又一茬的人,也等待着一个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幼时我常会在深人静时跑到树下,静静地看着那棵树,树也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它知道我前世的事,也知道我今生的走势与命运。

读初中那年,我曾有一次路过高松河边的水塘,那分明就是一条我从未走过的路,可我觉得自已好像哪一天曾来过,什么时间记不清。

那年盛,我和村里许多小伙伴去那个水塘洗澡,我总觉得水塘的西北角不能去,怀疑下面有东西。果不其然,二上子一个潜猛子,上来时脸就被破铁锹戳的鲜血淋淋,破铁锹从哪里来的?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那是我内心的秘密。

在我家乡,稻田永远是稻田,麦田永远是麦田,几十年都不会变。农村人很少种换茬作物,一季庄稼撵着一季庄稼,有一季换了作物下一季就会赶不上趟。我打小就知道金庄门一直是栽水稻,西朱庄只能种玉米,这个习惯直到我五十岁还没有变。我相信即便我过了一百年后再回来,村里还会以这样的方式种地。

其实,何止是水稻麦子。还有家乡的生活习惯,丧葬习俗,以及经纬在村庄间的小路,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变。这些事物从上辈子传到这辈子,再从这辈子传到下辈子,无论传上多少年都不会变。

我有时喝醉了回家,在我摇摇晃晃的步伐中,说不定就有哪一脚正踩在前世踩过的脚印上,而我干农活时随意的一锹也可能会铲倒前世拍平的一条土坝。这些事看起来毫无关联,可实际上我每天都在重复前世走过的路做过的事。

去年的八月十六,我路过一个集镇,看着那里的路,陈旧的房子,我既熟悉又诧异。其实,集镇的名字我在50岁以前压根就没听说过,我穿梭在那里的大街小巷,审度着一张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我觉得自已好像就是在那里生活过好多年,我更像是刚从睡中醒来,正准备出门去买个早餐那样从容。

我看到一个女人蹲在集镇的路边不停地抽泣,有个男人立于一边正在叨咕着污言秽语。看着那个女人挣扎痛苦的表情我真替她难过,我知道她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几岁,她的穿着也不是一般的工薪阶层,料想她的生活条件肯定比我优越,可她为何这么难过呢?

听人议论说,那个男人对她不好,经常打骂她虐待她,真不知是哪辈子造的虐。我没有作声,我知道这或许就是那个女人上一世的人生设计在作祟,她的前世没有处理完手头上的事,让她放到下辈子来交割。

那个男人面貌倒是清秀,我断定没见过他。我听别人说,那个男人整天睡懒觉,啥也不干,父母拿他当宠物养,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拍摔了。即便日常生活起居,擦皮鞋洗衣服也是老婆全权承包,就连吃个苹果也都是他老婆削好切好放到床头。我立时感觉他好熟悉,似乎我多年前就认识他,我不敢断定他是否认识我,但我可以肯定我的前世肯定也遇见过这样的人。

我还听说这个男人的父母年迈卧病在床,老婆也受不了他,家庭矛盾越来越尖锐。他现在似乎一下子才缓过神来,自已过去所做的事现在似乎都变成了嘲弄,他的人生好像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前半截是一个栖栖遑遑的混世派,后半截又成了一个输光人生的混蛋。这一切他肯定不知道由来,那也是他的前世刻意安排好的,他的前世或许就是个好逸恶劳的人。

我的梦境有时候也会有这种人的出现,我说不清心里产生的这种人印象是我哪一辈的记忆,料想应该是很早很早前的故事了。我虽说这辈子是地地道道农村人,可我说不准自已多少辈以前也可能是这种人也未可知。对于这个面貌清秀的男人,我之所以觉得熟悉,而且还觉得可怜,那或许就是来自我上上一辈的原因。

我现在终于明白,我的前世之所以不告诉我人生将要发生的事件自有他的道理,他给了我一双好儿女,给了我一帮好朋友。他为了锻炼我,在我的人生道路上设置许多障碍,让我的身边出现许多处理不了的难事,这些显然都是前世对我的锻炼,他让我整日操劳,整日奔波,最终形成我锲而不舍艰苦奋斗的倔强性格,这一切的安排肯定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他不会坑我。

前世对我今生的设计,无论对错都是一场人生。我不应该抱怨自已在生活中遇到一些市侩小人,也不应该厌恶有些坏人给我做朋友,也许这些人今生给我的伤痛反倒会成为我成长的经验,没有这些人的存在我可能活的还不会这样轻松,活的这么明白!

只是有一点不舒心,就是遇到的难事一多,挫折一多,就觉得自已人生道路上的夜路多了。然而我改变不了这样的事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白天努力工作,天黑安心休息,把那些夜路都交付给黑夜。黑夜里困难和坎坷也都会睡着,整个世界都会变得安逸宁静,我可以放心休息,一觉睡到天亮。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nawbkqf.html

前世今生-选自橹泳散文集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魏兵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