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为丁香花抒笔

2018-04-16 11:12 作者:观鹅会意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为丁香花抒笔

文/观鹅会意

笔者有早晨出去锻炼身体的习惯,阳三月,去技校体育场锻炼身体时,不由自主地放慢了奔跑的脚步。因为我嗅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一股股香气袭人的花香味儿,蓦然间,看到了场边好几棵丁香树竞相盛开了它们的紫白色花儿,自己不由地想起了三十年前,在朔县师范求学的丁香院。

这所学校的前身是德国人修建的天主教传教之地,解放前村名叫米西马庄。在这个很大的传教院子里,建有高大的尖顶教堂和许多大小不一居住的院子。居住房子的窗子窄而细高,室内统一都做有壁柜,可见洋人和国人在生活习惯文化风俗建筑风格存在着很多的差异。高大的教堂在文革时期被拆去了尖顶钟楼,后来改造成为学校图书馆。每当我进入这个教堂图书馆,看着建在头顶上窄而细高的窗子,再仰天看着教堂顶棚上绘制着圣母玛利亚和许多小天使,站在采光幽暗加上环境幽静中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谁进去都会心情压抑、郁闷、郁悒、幽闭,感觉自己的心灵被压迫在奋力挣扎,就像卡的喉咙呼吸困难,难以咳嗽上来似的。好在听不到那信徒们做早晚课唱圣歌和管风琴伴奏的声音了。

大院子里建有若干个小院子,从杏院、槐树院、丁香院、柏树院等不同的名字来推断,就可知道当时神父、修女、教徒、杂役等人员,都是各有其住所的,而我则尤喜欢丁香院了。

丁香院之美就在于通往其它院子的S型鹅卵石小径了,窄长的小道上颗颗鹅卵石被岁月打磨的滑溜溜的,走在上面还是感觉有一点烙脚,路两旁生长着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人栽下的丁香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日里,当你穿行在遮天蔽日阳光斑驳凉爽的丁香树林里,这还不能叫做惬意,只有在阳春三月,当桃杏花开罢时,丁香树才不紧不慢把自己的花儿一之间盛开了,让你总是感觉到一种突然。当你行走在这香气扑鼻的丁香花棚里,就像你钻入了一个香水瓶子里面,让你感觉到一种过度香气扑鼻的“憋屈”,只有亲身经历过之人才能意会的到,但未必能用文字准确地描写出来。你就是不告诉别人说自己刚刚经过丁香院,别人还是从你衣服带出来的香味知道的。

我比别人喜欢丁香院是有其缘故的,求学期间所绘画的水彩画、水粉画、油画,写生素材都是取材于丁香院。多在这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取景的原因,是绘画出来的作品典雅。春日了,去写生丁香树紫白色淡雅的雍容华贵;夏日里,去写生丁香树绿荫道上晨读的莘莘学子;秋日里,去写生丁香树叶儿在橙色中的张扬;日里,去写生丁香树“脱了衣服”的线条美。

早春的丁香花儿开的太早了,蜜蜂儿、蝴蝶儿还没有苏醒,可惜在赏花的人群中少了蝶阵蜂围。在绿色的海洋里,花儿们就像翻滚着的紫白色浪花,花儿们是一串儿挨着一串儿,一个花绣球连着一个花绣球,花儿们就这样在微风中推搡着,大概它们从德国来朔州时间太久了,所以它们讲的语言应该是朔州俚语了吧。

“抱哩哩,不要挤囔,不看囔正在开花哩?”它们相互嚷着。

“囔开哩花儿,比它们的香味浓吧?”它们拉住行人笑问着。

太阳这个大火大概也是嗅到了丁香花的香味了,硬是探头探脑从厚密的树冠挤了进来,窥看着里面的欢声笑语,一闪一闪晃的人无法去欣赏高处的花儿了。

“嗨,第三棵丁香树开的花儿最香了。”一位也在技校经常锻炼身体的老人提醒着我,大概她已经走了好几圈了,还看到我入迷地看着丁香树没有琢磨出个道道来,就告诉了她的观察结果,是她的一声喊把我从回忆里拉回到现实。

我听从了老人的话,仔细地嗅了嗅每棵树开的花儿,的确每棵树开的花香浓淡是不一样的。而我在三十年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看来是年轻浮躁的心态使我静不下心去观察,想不到这同样是紫白色的花儿,香味儿却是有所不同的。

我这一次仔仔细细地观察起了丁香花,绣球般的堆堆花儿,难以分辨清楚一朵花的花萼、花托、花瓣、花蕊、花丝、花柱、子房什么的,只看那花瓣儿有一点像鸡舌而已。再细看花香浓的那棵丁香树的树叶与众不同,它的树叶比其它丁香树叶圆,看来丁香树品种不看花开也可以区别其优劣的。

我听说丁香花切枝可插瓶,可为室内半月生香,但是我没有去折,我可没有折花的习惯,我只是平心静气地凝望着它们,就像欣赏T台上走动的模特儿,让花香从我心上缓缓地流过,流着流着走了,带走了我思绪中的烦虑。当我沉浸在这繁密绣球般的花辉中,私心杂念顿时不复存在了,留下来的只有心灵的宁静和生命的喜悦。

我轻轻地抚摸着紫白色的花绣球,那种嫩软、那种亲切、那种温柔、那种典雅,我甚至还摸到了紫白色的花香。

我还是每天奔跑在这个体育场上,有所不同的是每当我快跑到丁香树林时,不由自主地就放慢了脚步,伸长脖子去嗅嗅它们的花香,就像品尝到了醇香的美酒,使人顿然陶醉。我深长地吸了一口花香,想也呼出去的气还是带有香味儿,只有我才能感受到花儿们的笑容。

看来花儿的盛衰和人的生命过程都是一样的,都是大自然生命长河中的鳞波光影而已。一个月时间眨眼之间就过去了,丁香花不情愿地开始凋零着,但是我还是听懂了她们在落地前和我这个老熟人打的招呼:“嗨,老哥哥,明年咱们还是这个时候再见面。”

丁香花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yrrkqf.html

为丁香花抒笔的评论 (共 9 条)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草木白雪
  • 魏兵
  • 心静如水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 观鹅会意

    观鹅会意丁香花儿的盛衰和人的生命过程都是一样的,都是大自然生命长河中的鳞波光影而已。

    赞(0)回复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美文。丁香花香四溢。淡雅,幽香。是花中的仙女。点赞,推荐赏读。

    赞(1)回复
  • 观鹅会意

    观鹅会意回复@豫原:谢谢朋友欣赏支持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