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某第三部的后半

2019-04-23 00:59 作者:亓方文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09-12-01 11:29

15

闻彪几乎都快被逼疯了的时候,上级纪检机关来查他了,正应了那句“屋漏偏逢连阴”和“祸不单行”?当然也有人说应该是“早有早报,晚有晚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马上报销!”的。

也有说这是趁火打劫和落井下石,还有那消息灵通人士(到处总有消息灵通人士的)说早就盯上他了,谁让他那么招摇,弟弟家开着这一区域最大的赌场?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个闻彪倒下去,几百干部惶惶不可终日,他牵扯的面太广了。政法委书记方正霆忽然被调任临市的政协主席,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在等待着,像在黎明时分等待日出,像在深约见情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公主却早已离开了。

她另有任务,不得不过黄河。

2009-12-01 23:55

16

H市。

不大不小,有历史底蕴,所以发展老是不很快?处在尴尬的位置上的不只是人和城市。

还有帮派和师承。

受恩自然要报,相对山高海深的师恩来说,自己的似是而非的原则就先放在一边吧。

原则总是要守,但也绝不能死守,不能愚蠢到像岳飞或韩信,送上门去挨那一刀。

这一道、这一行的道德准则,有点残酷,有点冷血?

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丛林里的法则,动物界的法则,禽兽的法则。

人真的比禽兽高贵吗?

谁说了算?

上帝和佛都说众生平等,那他们就高贵了吗?因为他们评判了这些?

切!

2009-12-03 19:07

17

赌,人生就是一场赌博吗?

为什么很多事情总要以这种形式结束?

公主此来,就是参加一场赌赛的。

她没有把握,毕竟常赌无赢家。

2009-12-04 07:02

18

晴。

又近元旦了,日子总是在不经意间飞快掠过。即使在等待中,也并不难熬——是因为前边本就没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

新闻一直在讲A市的扫黑,揭露出的冰山一角已足以让所谓正义人士义愤填膺了。闻彪被双规,家里电脑里隐藏的性乱视频被媒体发现,贴图到了网上。那是医院的背景,众多小护士打扮的女孩子……贴图加上了马赛克,都猜得出被遮挡的是什么,背景地点也很快被认定是二院的特护病区楼上。特护病区的神秘面纱被掀开。楼底给那些领导的亲属疗养医疗,楼上就是比红楼青楼还要色的温柔乡。

这还不算什么,更惊心动魄的也被随即曝光。

2009-12-05 07:02

19

赵卓然隐然已成H市的黑道老大了,他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起因是谢一鸣的被绑架,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实在不宜报警,在请示梁新野后,他们自己动手。

不得不动手,不得不下狠手,用重拳,因为是对黑,也没有客气,因为你客气就等于是自杀,心太软伤的就是自己,丛林法则再次显现。

焦大潜第一次赶过来,帮老同学的忙,而不仅仅是帮他培养和输送人才。

新鲜血液总是最重要的,而且要不断更新,基金和武校在这方面结合得异常完美。

最后结果就是H市黑道大洗牌,赵卓然坐到了这个微妙的位置。

他今天约见公主。

2009-12-06 07:07

20

该来的总会要来,不管做的准备多么充分,也会有未能预料的事情发生,随遇而安是一种心态,安不安的只有自己知道呢。

丰之涵被迫离开了A市,也来到这里。他的赌场被闻彬的吃掉了,最得力的手下被闻彪做掉了,心下实在不甘,求师傅派公主来给他解气,闻彪被双规,他很兴奋,闻彬显然已成过街老鼠,但没想到,还能把自己咬跑。

避避风吧,在这最冷的季节。也是明智之举。

虽然很多时候明知道该怎么做,但就是会不喜欢,感情和理智总有差异。

应该的就都必须去做么?

值吗?

2009-12-06 22:01

21

心中自有规则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范围有宽有窄,原则有松有紧,但都有。

余天佐也有原则吗?

A市二院的器官储备库被揭开,里边有那么多的健康人体器官,有的还注明是XX领导亲属字样,比如方正霆老妈的名字就在其中。

而经过DNA比对,某些失踪人员的某部分赫然就在这里,这件事情是很耸人听闻的,但被官方压下了,封锁了消息,某些媒体捕风捉影,但没拿到一点证据,但却听到了一个同样没被证实的消息,就是二院和生命科学研究所有业务关系,担负了部分实验任务。

生科所背景很深,直辖于中央保健局,那后边就不言而喻了。所以没有人敢再深究下去。

余天佐为什么和江大嘴搞在一起?这就是他的原则吗?

2009-12-08 09:24

22

里自己在做梦,梦里自己知道自己在做梦,梦里的自己努力要从自己的梦里醒来,但真正醒来的时候却已不是那个梦了。

最近季诺的日子越发尴尬了,一方面他以为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不应该,也不能再继续让公司混迹黑道,但另一方面,黑已经渗入到公司的每个角落,自己看来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飞宇成功进入房地产业,而且出手不凡,马上就站稳了脚跟,狠赚了一笔,但他却已经知道,这是因为在各个环节都使用了不正当手段,包括对参与竞标的其他公司打压、对部分钉子拆迁户的“教育”……

他不喜欢,非常不喜欢,但似乎整个集团上上下下,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不喜欢这样,不喜欢现在的公司形势。看着所有员工高涨的热情,饱满的精神状态,他只有苦笑了。

是啊,集团发展神速,自己腰包里的钱越来越鼓,员工们都高兴,自己何必杀风景呢?

但你若不杀风景,哪天等风景来杀自己的时候,会不会悔之晚矣?

不管做什么事情,还是不要后悔的好,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这世界,各种关系都微妙得很,听首老歌吧。

2009-12-08 23:06

23

简单的事情不会做,是不是就应该叫作愚蠢?

但再简单的事情在从来没做过之前也不是普通的简单。即使是经常看到过,只是没亲自去做过。

没亲自做过的就不能说是简单呢。

最简单的事就是做梦吧,人人都会,不用学。

但你喜欢自己的梦吗?

你怕做梦吗?

你是怕梦中的自己还是自己的梦中?

有时候,喜欢就是怕呢。

怕,只是因为喜欢上了,浮士德……

2009-12-09 13:39

24

赵卓然接到个电话,挂掉后,开车去公安局110报警中心。

老熟人见面不用多说什么,直切正题,警官罗晨玺告诉他20分钟前接到报警,说他的新新娱乐城今天晚上有南北赌王对决,让警方去抓赌呢,罗晨玺笑嘻嘻地看着赵卓然。

赵卓然没笑,问电话号码是哪里的,罗说是个公用电话,在解放路上。

赵调看解放路的监控录象,20分钟前的。

他看到了那个打报警电话的人了,竟然是他!

2009-12-09 14:03

25

黄昏。

季诺离开电脑,晃晃有点酸胀的脖子,想着一会儿该吃点什么,去哪里吃,这是每天要面对的大问题;至于吃完饭以后去哪里倒不是什么问题,因为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当然是去看热闹了。

看热闹的什么时候也不嫌事大,只要不牵扯到自己身上。

而看热闹的极端就是要把事故意扯到自己身上?看自己的热闹?

或许有热闹可看,就是好的吧;或许还有心情看热闹,不管是谁的,也就是好的吧。

2009-12-09 22:59

26

季诺被绑架了。

热闹只能看自己的了。

2009-12-:44

27

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

没有时间和空间的观念,也没有人来打扰,就把他这么往个小黑屋里一关,再也不管了。

没有食物也没有水,没有打骂也没有询问要挟,这次绑架有点点奇怪?

也许绑架都是这样子吧,毕竟这不是电影电视,是真实,虽然是自己的头一回——当然,不希望再有下次可以复习。

季诺在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能达到吗?不能达到又会怎么样?

回想自己被绑架的过程,应该是老手做的吧,自己刚吃了饭从饭馆出来,还没走到车那里,后边突然被人抱住,口鼻上被蒙上只手绢,肯定是浸过药水的吧,自己就迷糊了,醒来就是在这间小黑屋里。

小黑屋很小,也就将就转开身子,宽只要两步,长处有四步,门是铁的防盗门,没有缝隙,看不到光亮,也听不到声音,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所幸屋里倒不冷,季诺就坐在地上,胡思乱想,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几时几分。

突然,听到响声了,门在开锁,是谁?来救自己的还是来杀自己的?

2009-12-:10

28

门被打开了,光亮也随即进来,季诺眯着双眼,还正在适应着久违的光明,一个人影扑到怀里:“你没事吧?可急死我了……”

季诺轻轻推开子琪,慢慢站起,走出去。

外边是袁镜开带着几个手下恭谨地站着。

没有人说话,季诺看看外边的天色,还是黑黢黢的,知道真还是夜了。

他抬腿往外走,子琪问他,“你要到哪儿?”

“先洗澡,再吃东西,我饿了。”

2009-12-:45

29

连续几日,季诺谁也不见,也不听,也不问,还是自管吃喝乐他自己的,只是子琪一直在屁股后边跟着,如影随形,他去哪儿她就跟到哪儿,也不多话,他做什么她也做什么。晚上就在季诺家里睡觉——另一间卧室里。

季诺上网的时候她也用另一台机子上,当然是各上各的,看似是同一件事情,其实是迥异的。

最后一天。

季诺打招呼,召开高管会议,他先到,坐在中间的位置上闭目养神。梁新野、谢华理、岳钟晴、赵卓然一会都来了,季诺安排服务员给沏好水。

沈依依参与旁听做记录。

季诺先没说话,大家也都默默注视着自己面前的水杯;桌子很大,几个人坐得就很分散。

季诺端起茶来,喝一口,说句“不错”,大家也端起来捧捧场。

又默了一会儿,季诺才开口。

“卓然提升副总,这是早就应该的了,他的业绩早已是半壁江山;但主次还是要讲清楚的,所以钟晴提为总经理,我就不挂这个名了。”

大家神色都是一动,都在看岳钟晴,依依看的是梁新野,梁新野微闭着双眼。

岳钟晴刚叫声“季董”,季诺摆摆手,示意不用多说什么,然后对赵卓然说:“卓然是个明白人,以后多听钟晴的意见,我也懒了,不会很过问你们的事了,送你一句话吧,卓然你记着: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就好自为之吧。”

“梁叔”,季诺突然这么称呼梁新野,“这些日子你也好辛苦,咱俩去新悦那边喝点?”转脸对大家说“没别的事了,散了吧。”

梁新野站起来,“季董有兴趣,我当然奉陪,咱爷俩不醉不罢休!”

季诺笑笑,“好,不罢休!”

2009-12-:47

30

深夜。

飞驰的列车上。沉思中的季诺。

医院里,在对梁新野进行急救,午夜时分,医生抱歉地走出急救室。沈依依在痛哭。赵卓然和梁子琪在发呆。

岳钟晴在邮箱里读季诺发给她的信。

民政局档案里显示着今天季诺和梁子琪登记结婚

季诺给自己集团的律师留信,说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暂由岳钟晴代管。

严琛解劝季诺说,没有办法,你再不动手他就要向你动手了。

医院太平间里,整理梁新野的口袋,发现一张字条,上写着:“你忏悔吧”。

忏悔吧,我们每个人……

2009-12-:01

尾声

2012年12月21日。

A市江大嘴被狙击手暗杀在自家别墅里,身中六枪。

公主因涉嫌盗窃、赌博、诈骗、故意伤害被通缉。她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今天结婚。

陈矩自己选的这日子,十一月初九。嫁给了沈聚。他们三人住在一起。

梁子琪和赵卓然的孩子这天满月,大请客,喝满月酒。他俩结婚刚八个月。

岳钟晴自己在家,有朋友推荐新的生活片,看碟,日本的。好奇怪的大家伙呢,真的是日本人的吗?她好怀疑,细一看那脸,啊?怎么是他?

不能确定,但真的很像。

像诺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wwpkqf.html

某第三部的后半的评论 (共 8 条)

  • 草木白雪
  • 稚藕弋
  • 淡了红颜
  • 亓方文
  • 秋诚
  • 心静如水
  • 雪儿
  • 王东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