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者赐,不敢辞

2019-04-11 20:20 作者:亓方文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太后召见。

正饭时,太后电召,赐物令取。

餐罢即往,正黄昏。

行至楼头,却不见室内灯光,一时纳罕,取钥匙启门户,客厅不见人,开口相询,母于卧室应声,这才开灯探看。

正在收拾晾晒窗台的干面条。

“你要点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俺有。”

“昨天二楼上捋了榆钱,给咱家和对门送来,两边敲完门,就侧身两臂伸直,一手一袋提着”,母亲做着样子让我看,好邻居啊。

比搬家前的老宅还要好——谢谢大先生吧。

今天刚蒸好的,榆钱窝窝,不够篦,又蒸的大米饭,母亲吃的是米饭,让我拿窝窝。

“拿两个吧,上次拿的那四个都是人家吃的。”

“寻思着让你都拿走呢,我蒸的榆叶的还有呢。这回的好吃……”

“跟您学的,不寻思它好吃。”

母亲笑笑,的确是她的话,以前经常有东西连尝也不尝。

依着我,拿也不拿,拿回去我不吃,人家就吃,其实我也不知道人家喜欢不喜欢吃;而且“长者赐,不敢辞”,要上纲上线的。

长者费工费神做出来了,不在价值,不在口味,只在那份心意。

母亲忽然说起一份老账。

今年年初二,大姨母病逝,大先生陪着母回乡吊唁,说问过我父亲过世时表兄丧礼额,说我没回,前天忽然看到我当时抄录的数额,是四百,但那次二姨家表兄和大先生商量的是二百。

我抄纸上清清楚楚记着,他俩都是四百元。

我说我不记得母亲问过我,如果问,我定会查账,很顺手就可以查的。

母说罢了,再去时候再说吧。

嗯嗯,母亲说的随意,现在有了大先生,母亲回家,很简单。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心向往之?

其实没。

母亲问起说有日跟我微信视频,我没接。

我说电脑应该是没开,就不知道。

其实过后看到了,但没料到有事——有事总是直接打电话的,就像今天——而且我也错认为是那天我在家时候教母亲怎样开视频的消息。

其实当时是顺手点回了的,但没等叫通我点放弃挂断了。

不习惯没事的寒暄问候,即使是母亲;如果觉得几日没去了,就直接去。

其实对母亲而言,每天去,才是对的。

班,中班,早班。

桌上的菜,学习强国,自己的作业。

长者赐不敢辞,是不敢啊,是不能啊。

因为,我们是泱泱中华,文明礼仪,我们是好孩子

终究,父亲辞世,母亲老去,能陪伴我们、能让我们陪伴的岁月越来越少,珍惜自己还是个孩子吧。

珍惜还拥有一个大家。

母亲问知我还有一个夜班,让我回了。

忍不住,写此文字,记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wepkqf.html

长者赐,不敢辞的评论 (共 7 条)

  • 亓方文
  • 似水流年
  • 草木白雪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漫舞洛城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