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梦萦健人沟

2020-05-08 02:12 作者:TANUKI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天,石油大学的刘教授微信说,他又到了南疆健人沟。离开新疆之后,几回回想再回到当年青无悔的地方,总是世事缠身,无法付诸行程。前些时候,某市举办“地质勘察工作中人和事”征文比赛,同事前来问我道,“你不打算参赛吗?宣传一下我们身边的典型。”。我想,醲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神奇卓异非至人,至人只是常,典型没有什么特别,平平淡淡的每一天,身边都充满着典型,不必刻意执着追求, 随喜随缘隋性生活,大概也是一种平凡的典型。同事点了点头说,“我们身边是不缺乏典型,有时候往往缺少了发现,把你的感动写出来告诉大家,身边的典型不就更加典型吗?”。内心的缱绻,一下子按捺不住,思绪的野马狂奔起来,我对地质专业不很熟悉,对地质人的奉献精神却一直很敬佩。萦健人沟,回到了当年,那时虽然还不在地质行业。

那年在塔里木油田,石油大学年轻的海归教授刘教授来轮南油田,刘教授是石油地质的专家,晚上陪刘教授住在轮南,刘教授说,想第二天去依奇克里克油田,去健人沟进行新勘察再勘察,顺便祭奠一下在那里的二位同行先辈。健人沟的故事,自从大学毕业到塔里木油田就一直听说,西北大学地质专业毕业的两位前辈戴健和李越人于1958年8月在南疆塔里木盆地地质勘察时候突遇山洪暴,戴健时年24岁,李越人仅20岁。人们为了纪念两位年轻的地质科学工作者,把戴健、李越人牺牲的山沟命名为“健人沟”。

健人沟不是很深的山沟,两岸泥石山峰,山体倒是被水冲刷的笔直,形状各异,沟壑林立,河床堆满鹅卵石,乱石穿空,南疆地形差不多都那样,一旦山洪暴发,水势却很凶猛,惊涛拍岸,卷起千堆。我们去到时候是6月末,刚好是新疆桑葚成熟的季节,山沟沟里的野桑葚如同黑黝黝的玛瑙,很清甜可口,沁人心扉。依奇克里克,维吾尔语意为“野山羊”,不过,因为人类活动频繁,依奇克里克已经很难于见到 “野山羊”了。那天到健人沟,事先约好了地质大学的另外一组勘察师生,地质大学的科考队伍有两位女硕士,大家气氛活跃,刘教授为人活泼,开玩笑给一位四川籍的赵同学说,“小赵,我们新疆好吧,看我们小李怎么样,跟我们小李留在新疆,不要回去了吧?”,小赵咯咯笑着落落大方地说,“不好,不好,不能够一家子在一起,有女不嫁地质郎,一年到晚守空房。”,虽然是玩笑话,某种意义上却说出了地质行业人的艰辛。那天也真领教了健人沟的炎热和气候变化,新疆奇特的山体地貌,山里天气,说变就变,虽然天,却敢突然下冰雹。与健人沟戴健情况很相近,同样的事迹,曾经有一出歌剧《大漠女儿》,写的是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杨拯陆, 1958年9月,杨拯陆在新疆吐哈三塘湖盆地做地质普查时,遭遇暴风雪强寒流袭击,杨拯陆和队友张广智不幸遇难。而二年前(2018年)的暑假,西南某大学一博士三硕士,一男三女四名师生在南疆野外地质考察时也不幸遭遇泥石流地质灾害遇难。健人沟,不仅仅是一条简单的地质山沟,而是地质人的牺牲奉献精神,一代一代地质人孜孜不倦的地质梦。

梦萦健人沟。心之旅程,遇见的场所,回忆的风景。逝者如斯,日子一点一点流过,每一次选择或许都是带着或多或少遗憾的“别无选择”,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但行好事,不问平凡还是典型,于天地间活的是一个率性。窗外夏虫唧唧鸣成一片,一声一声的把我带回到南疆健人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uhbkqf.html

梦萦健人沟的评论 (共 4 条)

  • 周健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浪子狐
  • 巴吾其仁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