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乱云润生2020草稿版五十七

2020-07-03 16:55 作者:小牮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乱云润生 五十七

2020草稿版 (试发)

赤诚众 (小牮)著

第九章 女真探秘迂回长白山脉 第五十七

八点半,赤怀忠与我准时来到了讷殷古城大门口,古城大门入口処有烽火台和城门图腾,高耸的城门建筑异常宽阔显眼,规模宏大颇具神圣庄重感。

我们在此摄录留影,通过电子刷证合规免费进入景区。走进讷殷古城大门,首先跃入眼帘是一座弧形建筑,祭祖殿,这里供奉着与东北地域与女真族相关的二十二位名人,从商周至清代,这些英豪仿佛从三千年璀璨历史中,在祭祖殿内伟岸排列一一复活,诉说着讷殷部落之由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祭祖殿中供奉的这些先人,其中满族人有十位,汉族人十一位,另一位是高丽人。讷殷部满族的前身是肃慎族,后经汉武帝、隋炀帝、唐太宗等帝王的统治册封领地,直至1593年,努尔哈赤起兵统一建州女真八部,1616年,讷殷部因被努尔哈赤征服、并被编入了镶白旗。赤怀忠在我全景摄像中插话:2018年7月2日,讷殷古城经历三年建设,把已消失四百多年的满族老部落,重新呈现于世人面前,并以充足史料铭刻长白山、作为满族发祥地辉煌历史文化,系统复原原汁原味讷殷古城,全景展现女真部落的历史、文化、习俗,以及有关长白山神和松花江神的种种传说。

瞻仰罢祭祖殿,赤怀忠与我手持着云台一路摄录缓步进入讷殷古城,眼前豁然开朗,城中石块铺路,沿着城墙边行进,发现好长一段蜂窝状石墙异常显眼。

赤怀忠随之介绍;三千万年前第三纪时,长白山第四次火山喷发,玄武岩浆从地壳喷出,产生玄武岩层,这些玄武蜂窝石被古长白山人就地取材广泛利用,建造出坚固的部落城墙。

漫步于古商业街景区,赤怀忠说,讷殷老染坊是古城内市井民俗特色经典,古朴房舍中展示着各式各样服装,色彩质朴自然和谐,这些采自长白山天然植物作染料印制的服装,以一种流传于讷殷部落传统印染工艺,考证已有五百多年历史。讷殷老染坊,先祖创造、后人传承,纯手工技艺。在天然草木染色工艺基础上,创新开发树叶转印法,把天然树叶纹理印在衣物上、穿于身上,服饰与树叶附着,顿现青活力,这独树一帜开创,此项技术己获国家专利。商业街上商铺林立;酒坊、豆腐坊、小吃店、土特产店,山货庄,纯奶精酿茶作坊门庭若市。

额色赫故居,在老染坊的对面,两代帝师出生于此,额色赫故居,记载着康熙、乾隆两位帝师事迹。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后,在收编讷殷部落子弟中,富察·额色赫因突出的才干与战绩,成为清初的栋梁之臣,他文武双全,先后担任过刑部启心郎、会试正考官、殿试读卷官、议政大臣、保和殿大学士,户部尚书、国史院大学士等职,被尊为康熙的老师。而他那子孙后代皆很出色,最为突出是乾隆的帝师福敏,福敏病逝后,乾隆皇帝专门登府祭拜,撰写碑文,以表彰他的临终葬礼大典,可谓十分尊崇,故居中展示着康熙拜师场景还原。

搜稳府,万物有灵,人神沟通;走进搜稳府祈福堂,白衣仙人端坐,堂内萨满服装展示、动物皮制图等,处处诠释着萨满文化神秘。赤怀忠说;这种古老的民间信仰已流传数千年。如今已濒临失传,即将成为化石一般的文化符号。

搜稳府外有一座石像亭子,记载着搜稳作为讷殷部落最后一任长老,和努尔哈赤之间的故事。搜稳曾被谋士塞克什卜卦说,搜稳会遇到一个脚底有七颗红痣的人,此人将决定搜稳的生死。

努尔哈赤年少时曾因救了搜稳女儿月儿入府协助搜稳打理军务。一天,努尔哈赤服侍搜稳就寝为搜稳打洗脚水,搜稳喜欢烫脚要水再热些。努尔哈赤不小心加过了热水,烫到了搜稳,搜稳一气之下将努尔哈赤一脚踢倒,意外发现了努尔哈赤脚上的七颗红痣,顿时醒了酒,吓出一身冷汗。事实证明,后来努尔哈赤确实统一了建州女真八部,並收纳了讷殷部。

听罢讲解,赤怀忠解释道;关于努尔哈赤脚上七颗痣各地说法不同,当然这些仅是传说。

我们来到树神庙,这棵千年神树,历经三次火山喷发,傲然屹立!满族创世传说载:阿不卡恩都里天神砍下了一棵最粗大的榆树,让女真先人顺着树干来到长白山,后来女真人以榆树为祭坛,顶衣膜拜,以水代酒,绕树三圈祈祷。此千金榆,生于宋金,两人难以合抱,已历千年,更难能可贵的是,历经1597、1668、1702年三次火山喷发,依然傲然屹立,确可称得上是树神!若游人也有心中所祈祷之事,不妨围着神树绕三圈,内心祈祷,深深感受对大自然敬畏之情。

长白山之神像广场,供奉高大庄严的长白山之神。赤老师说,当地人敬长白山神是一种敬畏大自然的表现,唯有对大自然心怀敬畏之心,才能得到天地神明之庇佑。

我怀着虔诚敬畏之心,瞻仰长白山之神进行全景摄录。

随后我俩儿耒到灵应宫;长白山孕育了金、后金两个王朝,是满族文化的发源地,最早被金朝封为“兴国灵应王“,主要供奉长白山之神,故取名”灵应宫“。灵应宫是重要的道教场所,除供奉长白山之神外,还有满族的祖上之神佛库伦女神,长白山是药材的宝库,长白山药王早已受世人尊崇。另外,野生人参驯化之法始祖,长白山老把头孙良也供奉庙内,孙良乃长白山人的财神。

赤怀忠老师一路介绍;长白山灵应宫,由山神洞、三清殿、灵官殿、娘娘殿、龙王殿、配殿、经堂、长白山道教协会、山神广场等建筑组成,构造上依天地自然之势,循道法自然之理而成。山水造化,钟灵秀毓,巧夺天工,洞天福地,静心悟道,修真枢机,仙家洞府,千载难遇。

长白山山神洞,与灵应宫隔江相望,由漫江桥相连接,山神洞建在悬崖内,是关东最大的摩崖神祠,几十米深崖洞中供奉高十米长白山之神、佛库伦女神、长白山药王圣像三尊,供后人敬仰。

游览至此己经两个钟头,走过廊桥,眼前呈现是讷殷博物馆,探索满族早期历史印记正当其时,刷证进入博物馆大门,赤怀忠老师自觉充当讲解,我随之细致摄录,他说;由于近年考古挖掘发现的文物逐渐增多,长白山讷殷古城博物馆于前年五一节正式面向游客开放。展览文化主题为讷殷江曲,增加了长白山石磬、长白山九柱石磙、努尔哈赤及讷殷部长搜稳之女月格格组雕群等内容,使海内外广大游客尽享长白山悠久历史文化的同时,充分感受讷殷部落的神奇与魅力。

在漫长历史长河中,东北地域的原始人类从弱小的群体部族逐渐发展形成各自的民族。其中久居长白山的肃慎人,一直魂系华,扎根关东,情牵不咸,始终在维护着壮美河山。讷殷部作为建州女真的重要组成部分、长白山最为古老的部落,是满族历史之血脉的缩影。满族文化,作为古肃慎族系的后裔,满族及其先民,世代生息繁衍于东北大地上,视长白山为发祥重地,将民族根脉系于长白山。长白山作为满族的发源地,以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造就了独特的民俗文化,同时也见证了这个古老民族的发展历程,当下我国处于中华复兴征程中,这正是弘扬民族文化所需。

池南区所在的头道松花江流域,满语称“讷殷江”,明建州女真八大部落之一“讷殷部”部都城即设于此。讷殷部及其后人在民族发展、融合、演变的过程中,保持着一定的民族性,从而形成独特的民族文化和传统民俗。满族民俗文化是满族几千年的基因、文脉和民族整体形象的载体,反映出这一民族共同的心理素质和共同的价值取向。在参观博物馆的过程中,赤老师一路讲解。

来到长白山石磬”展柜前,赤老师说,这是讷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石磬于2016年在讷殷古城附近被发现。当时为一块穿孔石器,表面有磨制痕迹,应是人工所为,很有可能是古代时期的石器。经过对古城周边地区的寻找调查,终于在长白山池南区讷殷古城内发现大量石碓,并在这里采集到了2号至5号“长白山石磬”。经反复讨论评鉴,专家一致将长白山穿孔石器命名为“长白山石磬”。长白山石磬1号,从结构、形态到音色,符合石磬的形态和敲击产生悦耳共鸣的基本特征,应是长白山早期人类击打乐器。长白山石磬2号、3号、4号、5号,推测为“长白山石磬”的早期形态,可能用于在祭祀、乐舞活动中击打节奏,也不排除其他功用。

长白山石磬的发现,为研究长白山历史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见证。长白山石磬和女真祖源之地讷殷古城的发现,共同成为古代长白山历史文化的重要遗存,丰富了人们古代长白山祭祀活动的想象。对挖掘、研究长白山历史文化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所以,稍有空闲,我就会来讷殷古城各処转转,尤其山坡河谷密林曾有人烟出没之地,说不定隐秘遗迹文物。

我俩儿一边浏览珍贵文物一边即兴交流兴致愈浓,很快来到另一镇馆之宝:长白山手斧,的展柜前,赤怀忠老师介绍说,手斧是欧洲、非洲旧石器时代早期“阿舍利石器工业”的标志性器物。20世纪初,西方考古学家在法国北部一个名为阿舍利的地方发现了距今五十万年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典型遗物为手斧。手斧需双面加工,左右对称,器形规整,制作技术要求较高,工艺精湛,因而被一些专家认为是远古人类聪明智慧的象征。

长白山手斧的发现,在我国尚属首例。它彻底否定了西方考古界的‘莫维斯线’假说,对于认识东亚地区旧石器工业面貌,以及东西方旧石器文化比较研究意义重大;对于探究旧石器时代中国东北地区与邻接地区的文化交流,具有极其重要的学术价值。

从石器时代长白山手斧,到锦江河口遗迹展柜展出各种石物,从努尔哈赤与月儿的定情信物黄玉,到薩满文化系统展示,从祭拜的各路山神,到世居于此的满族民俗风情,讷殷博物馆中皆有丰富多彩陈列展示。赤老师对着镜头感言;

海内外游客,来讷殷古城、讷殷博物馆参观吧;如你想更多的了解探索满族的历史和文化,这里陈列的珍贵历史文物,满旗服饰与配饰,真实还原历史活灵活现。讷殷博物馆中系统充分展示了有关满族的历史人文,从先古到现在的发展,从民俗到服饰等多方位详尽介绍。赤老师在多个珍贵文物遗迹前停留许久,拍摄、记录,非常认真考证,全程摄影中,吾对赤怀忠老师对满旗赤诚,对远古满族先祖肃慎溯源競競业业考古敬业风范由衷敬佩,走出博物馆他还依依不舍。

最后观赏景区,头道松花江上有一条跨河新建的玻璃栈桥,站在桥上凝情滔滔江水,感受三江交汇之处魅力所在。在这里远景摄录辽阔深邃、气势磅礴。

不知不觉已三个半小时,时针指向十二点,我俩儿系统游览瞻仰、领略感悟了讷殷古城,在自助餐厅吃过午餐,这一次我没有录像,美美品尝了一百五十道当年先祖饮食菜肴。

午后一点半,我俩儿按计划退房,而后驱車直奔660公里之遥的密山,预计八小时行程。

(侍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rrbkqf.html

乱云润生2020草稿版五十七的评论 (共 5 条)

  • 残影
  • 淡了红颜
  • 雪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