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清明

2019-04-03 16:06 作者:长江之水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明《五章》

今天,请让我们敬一次道吧,从文字记忆开始,好像一直都是。

偌大的村庄,只剩下一个让眼泪擦洗。

让无奈带走地老天荒的足音,把魂灵租赁给前世或来生的,织成沉重,一缕一缕的站在风里,把带来的陈酒洒在无言的天地间,双膝跪地、用额骨贴着背影,等你走过。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今天最好别去山里,因为每块被石匠打磨过的石碑心重如瘴,上面雕刻的字的笔画里,都让文字想永久的。

我再次声明,别妄想去拯救失足的记忆,这与心诚不心诚无关。

跪下去,才能听到一块石头、一把泥土与骨头的对话。用烟火重重寄存,不叫每年十月一的断成空。是无论多么厚重的石碑,无法刻下酸楚的沉重。

今天,人们都会沿着思念去走这条小路。

在这里,时间被牵着拽回从前或更前,一脚一脚的声里或跛脚或拐弯,都是通向可幻想的他乡,在长满车前草的路上,都成了痛的原乡,成了泪落脚的地方,不再让心四处逃荒,都在这里了。

曾无数次想象,你们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母亲在一旁娇俏的画面。

只是你们走出了我的距离,我们站成黑白对立,只能让懦弱的时光,撑起抚摸你们的韵律,借雨水再长成我的筋骨。

雨后,大地还在潮湿,记忆,流经过滤的水中,软化成一种温暖或伤悲,在月明星稀中肆意,冷冷的从草丛中穿透。

你们的寝室需焚冥币薰,需要一杯热茶的温度,一支香烟解解困。太阳一定会被拔出来晒晒你们僵硬的身躯,顺便拔去疯长的野草,就不用赶了,他们不会用日晷guǐ,计算天数,待星月爬上枝头,叫月光拾起一片片碎片,摇摆成梦,潮湿起我们走散的足迹,斟满一杯回望离别的烛泪,任凭风雨,生成一截又一截的河流,把水草连接,向岁月深处撤退,在这沉寂的田野中,与这片土地一起 ,为你们疗伤,也疗治我的欠债。

就要离开,不再回头,虽然知道野草的夹道相送里,小麦的叶子垂头不语,满坡的油菜花哭肿了眼睛,花瓣都含着泪痕,我还是把自已交给小路,任其转身起行。

翻不动的是,黄纸在袅袅的火焰中化成的铅云,到处飘满呛人的烟尘,欲走还留思念焚烧灰黯潮湿的心,携云牵风替光阴缝合这个日子,看雨说出,除了,世界都沉默不语。

2019.4.2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pzpkqf.html

清明的评论 (共 10 条)

  • 雨袂独舞
  • 紫色的云
  • 淡了红颜
  • 雪儿
  • 草木白雪
  • 江南风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啊菊
  • 长江之水

    长江之水翻不动的是,黄纸在袅袅的火焰中化成的铅云,到处飘满呛人的烟尘,欲走还留思念焚烧灰黯潮湿的心,携云牵风替光阴缝合这个日子,看雨说出,除了爱,世界都沉默不语。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