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烈日》

2018-07-13 20:14 作者:倪(蔡美军)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烈日》

下了几点甘露,夜变得好清凉。伴着凉风,一觉睡到天亮。还在熟睡的我,突感发热,睁开眼就看到一束强光照在我床上。原来是昨晚贪图凉快,没关窗。在盛夏,早晨的太阳也顽劣,劣日翻过窗口, 晒得我全身发热。

“好热,好热”我不停一地唠叨,拉上窗帘关上窗。

看看手机,才六点。打开空调,又想睡。思绪却回到了遥远的远方。

孩子们起床了,起床了”父亲逐一叫着我们的名字催着我们起床。”趁着天凉,上山不热”

”才二点”我很不乐意地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割完黄豆,早点回,中午的太阳很毒的“母亲说道。”快点“母亲又催着我们。

我很不情愿起得那么早。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家人一起去割黄豆。以前总是父母带着哥哥姐姐们到山顶割豆子。他们每次回来,总是热得满脸通红,衣服全被汗水湿透,鞋底都能倒出汗来。那时我还小,不懂事。也不知道给他们倒杯水。哥哥姐姐们都坐在地上不想动。

”不要坐下,走动几下。不要喝水,等汗干了再喝“父亲喘着粗气叫道。

那时候家里没有电扇,他们就拿着破草帽,扇着。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拿着一块破布铺在地上,或找块青石板,睡在上面。而我那时,只知道从他们担回来的黄豆捆中,找甘蔗,找菜瓜吃。找到美食,我带着战利品到处炫耀。但每到一家,成人们都躺在地上,或青石板上休息。只有那些和我一样不知世事的孩子,在吃甘蔗,吃菜瓜。那时候,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妈妈和那些婶婶婆婆们在择豆时的讨论。

”我家孩子,那天割黄豆回来,累得要死了“东家一句。

“是呀,我家的也一样,看着我心痛”西家一句

“今后跟嘴商个量,再也不吃豆腐了”她们齐声道。

那时我真搞不懂,大人们为什么口是心非。说不上山顶种黄豆了,为什么来年又上山种。我更搞不懂不在山下种,为什么要那么辛苦上山顶种。

我第一次上山顶割黄豆的情形,我至今记忆犹新。現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为了生活,是生与死的较量。现在我真的懂得了”跟嘴商量一下,再也不吃豆腐了”妈妈婶婆们的心思。

那天,在父母的催促下,我们都起床了。带着几个熟红薯,镰刀,枪担,电筒出了门。

”快点,你二叔,三叔家早就出发了,快要到山顶了”父催着。

“等等我们”黑暗中传来邻家一个叔公的声音。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我们两家摸黑在山下的平路上前行。在路上我们也碰到邻湾彭来的几家人,后来路上的人越来越多了。摸到山脚下,我们开始上山。山路确实不好走,大人们就点燃了火把,打开电筒。我们在山路上艰难地前行。约莫1个多小时,我们才爬到山顶。那时候的太阳才露点白,东方才显露一线白光。

由于山路奇曲,路边草叶上的露水和汗水把我们通身湿透。刚到山顶,一股冰冷的山风迎面而来,冻得我们直打寒颤。路边上的青茅和刺藤无情地在我们的脸上,手上,脚上划下一道道伤痕。我们顾不上冷,顾不上痛必须在烈日升起前割完黄豆。到了地头,我们就拼命地割豆。

我们根本没有留意日出,更没有心情留意山顶的风景。只是觉察到天越来越亮,越来越热。身上的衣服干了又湿,汗迹在我们每个人的背上画了一个不规则的地图。

割完豆子,我们就找个荫凉的地方吃过早,让太阳把豆棋上的露水晒干。因为山上的野猪,山鼠较多。必须连豆棋一起挑回去,免得让它们祸害了。这个时候的太阳就开始火辣了。晒得皮肤发痛,四周热浪一波赶着一波。即使是在树荫下,也是汗如下。一些牛蜂,闻着汗味而来,蛰得你难受。

待豆棋上的露水晒干,我们就迅速捆豆子。要不然太阳会越来越火热。还没下山,我就热成红虾。汗水不断地从毛孔往外冒。

那天我也挑了一小担豆棋下山。刚开始觉得还能应付,可后来就像千斤重挑压得我难以前行。

在下山的路上,我十分艰难地走着。汗水湿透了身上的每个角落。每走到路边有一丁点荫凉处,我都会扔下担了,等身上的汗干了,心跳平稳了再走。可哥姐和父母们拼命向山下走,很快我就落得很远。他们每到一处休息的地方二姐和父亲就轮换着返回来接我。在一个叫斗笠顶的地方我们一家人都放下担子,在一块大石下躲荫。早上一起上山的人们也在这儿休息,大人们都笑着问我”甘䉀,菜瓜好吃不?“

“再也不吃,打嘴也不吃了“我也学着大人们说着。好在斗笠顶这个地方有一个小池水。我们都排着队去喝水。这时我不光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前后左右的人的心跳我都能听得到。没有杯子,我们都是趴在地上,把头伸到水池里喝。一池水很快就被喝干了,后面的人必须等一会儿,等水浸满了再喝。

喝完水大家再次担着豆棋往回赶。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肩膀都压红了,皮都破了,出血了。大家都走了,我还是贪图石头下的那处荫凉。可太阳并没有同情我,一会儿那处荫凉,越缩越小,阳光晒得头皮发麻发痛。我不得不咬紧牙,挑起担了往山下走。刚走几步,脚就像弹棉花一样抖动,但还是不得不往下走。总盼前方有树荫,就可以休息一会儿。可这时候的树荫也越来越少,站在烈日下休息更难受。汗珠不停地下滴,鞋底都是汗水。一不小心就会摔跤。

第一次上山顶割黄豆,我就体会到了生话的艰辛。总盼着二姐和父亲的身影。走到一个叫公众山的地方,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好想扔下担子,空手走回去。好在这儿有一块树荫,我扔下担子,坐在那里。讨厌的小蚂蚁,闻着汗味而来,咬得我全身发痒。这时我听到山下二姐的叫喊声,我知道是她又来接应我了。

回到家里,一家人拿着草帽,硬书纸扇着风。父亲又在指挥着”走动走动,不要急着喝水”

等凉得差不多了,心跳平稳了。我一口气喝了一瓢水。找了一块石板地睡着了。火热的身体贴在冰凉的石板上真的好舒服。

乡里,我睡在空调房里。一觉醒来,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实。现在再回想起过去岁月,不由心酸,我的眼角不由泛起了泪花。

随着年龄的增大,我也理解了那段艰苦峥嵘的岁月。为了建设蔡贤水库,我们献出了家园和良田。再加上人口多,几亩薄田根本改决不了我们的口粮问题。我们哪有闲地种黄豆吃豆腐。那时候的我们想吃块豆腐可真难,可以说是拿命去摶。所以我们就选择这种早熟的小黄豆到山顶去种,收割时正是农历六七月的农闲时节。可此时也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烈日当空,终究没能挡住库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看看这一库醉人的清水,既是我们无私的负出,也是我们永恒的骄傲。所以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那里的故事处处洋溢着我们对生活旳追求和热。(正在修改创作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pnskqf.html

《烈日》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