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出国记(三)

2019-11-21 14:46 作者:西里不糊涂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今中午吃好饭,把两只沉甸甸的,二十六寸的行李箱,放置在自家车后备箱,由侄女婿送往省府禄口机场T2航站楼,国际出发厅。

是激动还是紧张,里没有睡好,几乎在半醒半中,且梦接着梦地捱到天明时。

飞呀飞呀飞呀,我坐在飞机里不知飞了多长时间,就是没有着陆的迹象,正如电视里常见的神舟飞船绕着地球,一圈,两圈,三圈…一百零一圈,一百零八圈,还在继续绕着飞。原先的新鲜感与兴奋,在越过百圈后,心好似堵在喉咙里,伏在飞机小窗口,望着漆黑的一片,忽然见到远处似乎与飞机在一平面上的圆圆的月亮,多了几分寒光,又多了几丝凉意,更多的是不解及疑惑。是飞向月亮去?糟了,飞机起落架失灵了,那轮子打不开了。我汗毛直竖,从惊恐中醒来,枕头上留下大块汗斑。

请把你外套脱了!那边检的警察,面无表情,如冷血动物。

把你手臂伸平!那边检人员,是命令式地,手里拿着安检仪器,从脚下,往上扫动,特别在胯下多停留了一会,才向上至你脖子,停止机械的侍候。紧接着,另一穿制服的人,紧锁着眉毛,瞪着双眼,如狼样的凶光,从眼洞里射出,并用手捏捏你屁股口袋,摸摸你胸口口袋,拍拍你的背,一言不发地进行着一系列地骚扰动作。然后熟练地右手向前一伸,意思让你走人,去进那x光的门框,从那里面而过后,当你站定了,那门框没有鸣叫,你终于在中国的土地上入关了。这就是过关。

这也是我们在书中常读到的,山海关,嘉峪关,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了,而我们截然不同,南出国门见亲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登机时间一改再改,听烦了机场播音员那南京腔的普通话了,要是在公交车上,早就大声厉斥并高喉咙大嗓子地骂人了,最少也得喋喋不休地议论起来。

眼下的每个出国者看上去素质挺高的,半点怨言没说,半点怨气没发泄。真如同被驯服了两三个月后的幼稚园里的一群小朋友一样,只得面面相觑,哑然一笑。各自玩各自的手机;各自摆各自的姿势,拍上一张照片,忙发朋友圈;更有甚者,老女人竞然扭动臀部,跳起广场舞来,让对面银发老男人,拍上了一段抖音而来。

我也忍着,但心里就是急,会不会取消此航班?这可是我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国。怒火在胸中燃烧时,想起儿子在前两天发来微信告知的出国行动指南。平静啊平静,静,忍住,静心!咱不能丢中国人脸。出国门了,到他国了,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切记!

飞机还好吧,延迟了四十分钟。我们此航班有二百来人,是空客787宽体大飞机。

上了飞机,一看这航班就不是中国的飞机,那空姐不是一个模式选出来的,高高低低,参差不齐,胖胖瘦瘦的,黑黑白白的,个性化突出。居然有一位黑肤色的小伙子,有损伤我之眼力,本想来看美女的,空姐,美人啊,个个貌美如花啊。可今亲眼所见,颠覆了我五十年来的固定的理念。

还好,几个个性非凡的空姐,中英文表达能力极强。我只能听得懂的国语,在她们嘴巴里出来,不输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持人。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刺耳,飞机不再平衡了,感觉到飞机前部分昂扬起来,接着耳膜有震疼之感。

机场跑道上的指示灯远远抛在后面了,南京城就在脚下了。我此时此刻的心立即又悬挂起来。飞机最危险的时间就在起飞与降落这阶段。

我正好坐在机翼前方,紧靠窗口。我望着翅膀下那巨大的发动机,很吃力地,驮着机身,往上一寸一尺一米地爬。一会儿机翼颤抖了一两下,机身随即倾倒一边,只见机翅膀猛地往地面下坠。糟了,危险。我不敢出声,把想叫出来的这四字深深埋心底,闭起眼睛,听天由命吧。

几分钟后,机舱里灯光突然明亮起来。那不好看的空姐,用那好听声音告知旅客们:飞机进入平流层。

飞机安全了,飞机正常了,接下来将是近五小时的空中飞行行程。

期待着《出国记》(四)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nibkqf.html

出国记(三)的评论 (共 8 条)

  • 清淡如水
  • 心静如水
  • 从余东风
  • 格列美湼
  • 残影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生如夏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