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心是远方的风在“峰”中飘

2019-07-23 17:55 作者:瘦马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是远方的风,扶摇野花一片,

你是山的女儿,蝶舞翩跹,

我们翻过一万座山,就许下一万个心愿。

……

每每伫立峰巅,便觉心是那远方的风,在“峰”中飘。

兴义是享誉海内外的山地玩都,声名赫赫的大山很多,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奇山更是数不胜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五年的兴义旅居,我多与山为伴。大隐隐于市的巴谷山、一览众山小的抱木山、傲视群峰的白龙山以及一些喊不出名字的奇山,我都一一拜谒攀登过,但最心仪的唯有奇冠诸峰的月亮山。

山不在高 有“月”则名

从兴义市区出发,听着宋胖子的民谣一路向南,在万峰田园里自由穿行。约莫20公里车程后,心向往之的月亮山终于跃然眼前。

月亮山犹如一块天外飞来的巨型玉璧,直插于茫茫的磅礴峰林之中,独秀于拔地而起犹如笋般的诸峰之列,雄踞于若似桃源秘境的田园之畔,与巍巍的抱木山遥相呼应,与高高的黔西“蓝”相映成辉,在气势磅礴的万峰之中独成一景。

可能直插大地时用力过猛,玉璧的顶端摔去了一块,两端上凸成小峰,中间下凹成微谷。在微谷之下,有一个圆形的大孔,透闪着穿山而来的亮光。在夕阳余晖的透射下,这个圆孔更是明亮非常,犹如一轮高悬于长空的中秋之月。

月亮山虽算不上名山,但足以堪称奇山。

“那是夫妻山,一南一北,一公一母。”看到我们相机、手机一起上,一个认真劲儿地拍月亮山,一位五六十岁大叔忍不住走过来推介起了月亮山。

大叔姓岳,系岳家凼子村民,对月亮山可谓了如指掌。

“月亮山有两座?还分公母!”大家十分好奇,纷纷收起装备,围着岳大叔坐在寨前的大石上,听他讲月亮山的三生三世。

“跟你们说,那不叫月亮山,叫‘屁股山’。”为了给月亮山正名,岳大叔猛站起来,指着远处的月亮山振振有词地说:“你们看!那像不像撅起的屁股?”诧异之际,大家纷纷转过头来直愣着岳大叔,旁边的几位阿姨一脸不屑。不过,经岳大叔这么一“点拨”,月亮山还真有几分江南佳丽的妖娆。见大家貌似信服,岳大叔转过身指着寨前的另一座大山说那就是“公”的山。

在兴义当地,月亮山又称天门山,还流传着一个美丽传说。据说,很久很久以前,久居天宫的仙女们厌倦了天上的生活,听说在九天之下有个叫万峰林的地方其秀美可媲美天庭后花园,于是就偷偷下凡来到了万峰林。在这凡间圣境,仙女们或峰间飞舞,或田园漫步,或河边戏水,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好不惬意。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就被玉帝发现了。玉帝大发雷霆,千里传诏众仙女速返天庭。在众仙女接诏返回时,一位仙女还在陌上花开处方便,耽误了时辰被留在了人间。传诏天神向玉帝禀报建议,让这位仙女留在人间为天庭建设“天庭后花园”,保一方百姓平安。玉帝大悦,于是赦免了这位仙女。经过仙女的努力,在万峰林建成了一座“天庭后花园”,而且这一带年年风调雨顺。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

听完岳大叔的叙述天色已黄昏,我们只好暂别月亮山。

山有洞天 巧遇营寨

我和月亮山有三顾之缘,因此我们算是老朋友

新近一次登月亮山,是和我的好友娟子。我第一次赏游万峰林就是她的导游,能与月亮山相识她算半个牵线人。

娟子是一位饶为佛系而极具个性的女孩,户外运动都要讲求个早,越早越好,最好是日出之前。

这一天,天刚破晓,我们就来到了山脚。

登山的路是一条石板铺就的步道,饱经沧桑石板变得光滑透亮,像一块块撒落地上的翡翠。“以前上面的土地还没有退耕还林的时候,这条路时常人来人往,那可热闹了。”罗阿姨讲,以前寨里的人就是循着这条路上山耕种的,一上一下就得个把小时,每每背起东西来都累得汗流浃背。

“在一片幽静的柏树林,一条古老的石板路蜿蜒延伸若有若无……好幽静!好脱俗!”踏着石板路拾级而上,我们很快来到一片柏树林,娟子一边端详着幽深路径,一边用手机拍摄着美图,嘴里唠嗑着一些诗情话语。

翻过柏树林,登山又见洞天。

在月亮山东南山腰处,有一个奇特的天坑。坑口近似一个大圆盘,周围长满了树木和杂草。透过深邃的坑口,洞壁上奇石悬坠,藤蔓攀生,总觉深不可测。据罗阿姨讲,寨里的年轻人曾用绳子吊着下去过,说里面洞中有洞,洞洞相连,相当的绮丽幻美。“很少有人进去,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从天坑开始,步道成“之”字迂回而上,先折向南再折回北,最后转西从“月亮”中穿过。

我们走进“月亮”时,太阳刚刚露出含羞的脸蛋。

站在月亮山的西侧,透过“月亮”朝东望去,茫茫峰林之间,云雾飘飘渺渺,峰巅若隐若现。“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见此美景,娟子又激动起来。

月亮山除了奇特的自然风光,人文景观也别有韵味。

从月亮山西侧向北出发,翻过一段沿崖而走的险道,一道天然的大石门就矗立眼前。石门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凿就,由一米多高的巨石组成,雄踞于孙家大山与月亮山之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快看!快看!上面还有一道石门,门梁都还在。”

攀过第一道石门,第二道石门跃然眼前。石门由人工开凿的石块垒砌而成,虽陈旧破败、杂草丛生,但依旧神采奕奕、雄立不倒,尤其是那块跨越岁月时光的石梁,竟然还稳稳当当。

在石门的背后,是一座废弃的古营寨。古营寨雄踞于悬崖之上,扼守着月亮山的通顶必经要道。寨内石块横列、草木丛生,四周的残墙还清晰可见。透过古旧的石墙望去,古营寨就像一位历经岁月沧桑的老爷爷,坐在悬崖边抽着叶子烟,深凹的眼睛炯炯有神,嘴边似有很多故事欲说还休。

按岳大叔的讲述,这是一座明朝的古营寨。据说,曾有一位孔姓的明朝将军带兵在这里上演过“滚石大战”。“山下的那些乱石就是他们砸击敌人留下的武器。”

月亮山下,那些乱石像疲惫的士兵静静地坐着,像在等人,又像在遗忘……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nbpkqf.html

心是远方的风在“峰”中飘的评论 (共 12 条)

  • 心静如水
  • 绿荫
  • 黄薛生
  • 诗心云卿
  • 风残炫舞
  • 淡了红颜
  • 肖洁
  • ★一生有你★
  • 天际の那抹浮云【拒闲聊】
  • 聆听烟雨
  • 雀雀雀雀跃
  • 格列美湼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