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美食

2020-07-15 01:17 作者:建梁洲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的美食

什么是美食?答,美食就是精美的食品 。从词义上去解释一点错也没有,词典的定义即如此,谁也不敢否定。但在现实社会中,在日常生活中,问一百个人就会有一百二十个答案。只因为地域不同、社会职业不同、年龄不同,追求不同,口味不同,诸如此类的不同,所以造成了美食的复杂多样化。

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一句话,美食就是自己最想吃的东西。小时候,奶奶说,要想解馋,辣子咸盐。妈妈说,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我举手抢答,我的美食是油饼大麻花。千万别笑话我,这是一个山村少年当时说的心里话,也是发自肺腑的大实话。

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正是我的少年时期,对于美食这个词根本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因为填饱肚子才是硬道理。当时,文革正在掀起高潮,斗批改轰轰烈烈。我,少年壮志不言愁。形势怎么大好,口号喊得再响,肚子一饿,眼睛就发花,浑身真没劲。这就是我的真实感受。少年不知愁滋味,可肚子饿的真真叫唤,怎么能够不言愁呢?土豆烧熟了,再加点牛肉。土豆我们老家没有,牛肉没吃着,只是天天看见队里的几头老黄牛。看见了生产队每天分给的八两粮食,红薯占了一多半,剩下几两在我的小肚里?美,美不堪言;食,食不果腹。

那天下了学,午饭就两块白薯下肚,再喝一碗白菜稀汤,根本就不饱。一个人坐在大门口的石台上发呆,傻愣愣的想,此时要是再来一块红薯该多好呀。红薯就是当时的美食,只可惜不管饱。冥思苦想,苦想冥思也绝不会想天上会掉馅饼。因为生产队没种麦子,白面哪里有?妈妈说的饺子、烙饼、白面条,还在天的三伏吃,说的好听点儿叫天方谭,用一句成语概括,画饼充饥。

俗话说,人不该死有救星。正是那年天,我得了一场感冒,高烧三十九度不退,赤脚医生给打了两天针服了几包药也不管用,吓得妈妈抱着我的头痛哭,一边用凉毛巾给我冷敷小脑门,一边问我想吃什么,半昏半醒之中咂着嘴说,我最想吃油饼,有大麻花也成。烧成这样,也没忘吃点美食。自己幼小的心灵明白,说出来也是痴心妄想,只不过动动嘴儿罢了。没想到妈妈抹把眼泪点头痛快地答应了。他喊了一声我的父亲,让他到平谷县城给我去买。只听父亲嘟囔道,只有国营饭店有卖油饼的,这会儿骑车赶到那儿,人家饭店职工肯定都下班了,明天起早再去买吧,再说家里也没有粮票呀。平谷县城离我们村有二十五里路,走着去打一来回需四五个小时。那时家里没有自行车,借辆车跑半个村也许借不到,家家穷,净光净,谁也别笑话谁。昏迷之中心里那个盼呀,盼星星,盼月亮,就盼油饼来到我嘴旁。一抹嘴,嘴唇都是火烧火燎的水泡,水泡钻心疼,油饼心中想。此时,冥冥之中有人叫我的小名,睁开眼眯缝着看,啊,我奶奶来到我身旁,双手颤微微地递过一张油饼,菜盘子大小,油黄油黄的诱人眼帘,喷香的味道催我挣扎坐起。奶奶慈祥地笑着把一块油饼送到我嘴边,说,好孙子吃吧,是你三大爷从平谷赶集回来给我买的,听说你病了,我就给你送过来了。吃吧,多吃病就好了。一张油饼,就一张油饼是怎么狼吞虎咽的也记不清了,反正是一张油饼吃好了我的病,后来琢磨,是打针吃药管事了还是油饼馋的不得而知。自此落下一个病根儿,感冒发烧吃张油饼就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个礼拜天,父亲问我想吃油饼吗,我斩钉截铁地说 非常想。父亲也不含糊,爷俩这就走。一个走字了得!一小推车白菜有二百多斤,父亲吃力地推着,一根纤绳勒在我稚嫩的肩上,爷俩起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初冬的天气,大雾漫漫,细小的粒儿飘飞,高低不平的砂石路费了我们爷俩九牛二虎之力,本来两个多小时就能到平谷县城,当我们呼哧烂喘赶到集市时,赶集的人们都开始散集了。刚开始问价的人还不少,可买的人却没有。好不容易来个买主,一棵白菜五斤,应该给钱一毛五,人家也不客气,扔了一毛钱拿菜就走。哎,货到街头死,总归开张了,卖一毛是一毛吧。父亲手里攥着这一毛钱像是攥着千斤石一样 ,眼巴巴的瞧着,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我知道,爷俩身上就这一毛钱,别的蹦子皆无。

静悄悄,市场上就我们父子俩,赶集的人们都散去了。碰上一位戴手表的人一打听,时间已经下午一点了,再不吃点东西国营饭店就该下班了,那个年月没有个体卖吃喝的。父亲不愧见过世面,手里只有一毛钱也挺大气的,说,爸带你上饭店,吃什么自己点。平谷的国营饭店在我眼里很阔气,红五星门上高高挂起,弹簧门一推还会自己关上。进了门是一溜玻璃橱窗,橱窗里摆着各种熟食,我眼睛盯的是一摞新炸的油饼,一大盘麻花,至于猪头肉、羊耳,牛肝牛肚,就只能眼馋肚饱了。父亲跟柜台售货员说买张油饼,售货员伸手要钱,还挺不耐烦地甩出一句话,一毛钱二两粮票。父亲傻了,一毛钱掏出来了,狗日的粮票在哪那?父亲急中生智,来两根麻花,再盛两碗高汤。还好,麻花三分钱一根,高汤二分一碗。回过头一看,若大的餐厅食客已散。爷俩大大方方坐下,麻花两根挺扎眼,高汤两碗真稀奇。高汤对我挺有诱惑力,心里猜想,鸡蛋汤?麻辣汤?疙瘩汤?高汤肯定是高,汤好,味浓,好喝!饿狼一样的盯着高汤细看,傻了,原来高汤就是一碗白开水再放几片葱花。父亲让我吃麻花,说白菜卖了一定让我吃上油饼。懂事的我只吃一根麻花,喝了一碗一生难忘的高汤。对了,餐桌上的酱油醋不要钱没少放,抹抹嘴跑出去照看白菜车。回到车旁回味,要是天天能吃上油饼麻花该多好呀!

赶一趟集,一根麻花吃在嘴里,一张油饼留在心中。

几十年过去了,酸甜苦辣自己品尝,心中美食念念不忘。

美食呀,我的美食!

2020年7月14日改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jsbkqf.html

我的美食的评论 (共 8 条)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心中所寄的美好、珍贵和难得等等,均是美食!记得本站管理员有篇文字好像叫做:深夜发文的人最深情。但,一旦投入进去,特别是深夜,无尽的深情思念,会更有可能损心神。老师古稀高龄,身体我知又不是太好,凌晨一点多还在写字呢。喜欢、钟情文字是雅事、兴致,可,也要注意健康啊!慎重哟!荐读平淡点滴心白,点赞,问好祝福!
  • 建梁洲

    建梁洲由衷感谢浪子狐老师!知我者,老师也。散文网有这样关心支持作者的老师,是我们新老作者的幸福!人活世上,草木一秋,趁我能写几个文字,就想以我手写我心。说句心里话,从去年写“柿子在流泪”后到今天,寥寥几篇小文都是在病中完成的。向浪子狐老师问好,多多保重。向散文网的老师们致敬!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拜读!力荐!问好!

    赞(0)回复
  • 建梁洲

    建梁洲回复@胡侃瞎周 :谢谢老友赏读力荐!多谢长期关注支持。一路走来,有仁兄相伴很幸福!遥握,问好!

    赞(0)回复
  • 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欣赏,问候好友,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建梁洲

    建梁洲谢谢老朋友赏读推荐!遥握,祝夏怡。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