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儿时的记忆—上学的路

2020-05-15 16:13 作者:梦韵有荷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时候读书的情景早已忘却,读的第一本书是什么也无从记起,只知我的小学一、二、三年级是在本村小学上的,四、五年级是到邻村倪家村小学上的。

在村里读书时,早晨要将家里的牛先赶到村里后山上,再回到家里吃早饭上学,中午又要帮妈妈带弟弟或妹妹,整天除了人坐在教室里外,玩伴多了不少,书却没有读到多少,考起试来分数少的可怜,且在读书方面没有天资,整个人就是放牛娃的料。到了倪家小学读书后,才有了正常的读书时间,学习成绩才有了一丁点儿提高,勉强考起了界首中学,在学校寄宿,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寄宿生。

界首中学离我们方家村有八里路,在村的西南面。这路,都是田野上弯弯曲曲的小路。每个星期天的下午三四点钟左右,提着母亲装满了黄头或小鱼等菜的玻璃罐到学校过,到了星期三下午放学提着吃空了的菜罐又回到家里,星期四的早晨又提着装满了菜的玻璃罐早早地回到学校。就这样,三年青时光在界首中学苦读中渡过。

1987年秋天的一个清晨,天还没有放亮,儿却早早地站在屋旁的树上迎晨叽叽喳喳欢跃地叫着,在晨里留下一页欢跃的诗篇。还在读初二的我,在父亲的催促下,便与二姐早早地起床,在昏暗的灯光里囫囵吞枣似的吃过用热水瓶煮好的白稀饭后,便背起好不容易买的绿色帆布做的书包,手里拎着昨日母亲做好要吃三天的菜罐,与村里几个伙伴一同踏着熟悉的幽深村巷青石路径,在狗叫声、公鸡叫声相互映衬中趟着令人生怯的黑夜,顶着瑟里带有十足寒意的秋风,向着界首中学的方向走去。

家里到学校,要经过三个村庄三个田畈两个树林,必须赶早起床才能赶得上早读课。既是那时不知求学路上的漫长,也不知读好书考上大学就能改变自己生命运的意义,却知道上学必须遵守学校纪律,迟到了就要被老师罚站的这一“规矩”,只有提前到达,才不会让老师带到教室外去询问迟到的原因,然后说教一番,才放你进去。

在黑夜里的田野,总是显得那么静谧、那么幽暗,那么惊惧。寂静的能听到离村不远的小河里咕咕的水流声,天黑的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路像黑暗的小沟渠似的向前方沿伸,无法看清哪里是路心哪里是路边,到了宽一点的地方才感到路确实的存在。沿着熟悉的田间小路向前走去,脚踩到有点软绵感觉的就是草儿,硬梆的就是光光的路,不时地感到大腿旁的裤管挨到了稻穗和稻叶上的水分,被印湿了,匍匐在路边小草叶上秋露打湿了裤脚和布鞋鞋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时的家穷的连手电筒都买不起,有书读的人家还算是好的光景。没有手电筒的光照着,只能靠自己对路况熟悉的程度向前摸着走去,要切记哪里有放水的缺口,哪里有用一块石头铺的小桥,不能踏错一步,更不能偏离路心跨着一步。不然,一脚踩下去,要么踩到稀泥,要么摔倒在沟里。踩到稀泥还不能回家,只能继续前行,接下来的几天便是脏兮兮的,脚还跟着得受冻。摔倒在沟里只得回家重换衣服,再次从家里出发,等着我们的就老师的训话。

在深旷幽静的田野小路上走着,天黑得心里有点惊恐发怵,怕一只蛇从田里窜出咬我一口,怕过桥时桥旁亭子里有鬼魅伸出无形的手将我捉去,偶尔还有鸟的叫声将我惊得神魂不定,还怕路边躲着一群人突然跳出害我们……。在经过第二个村庄时,天才开始泛起朝色。颤抖的心才跟着天放亮的进度慢慢趋于平静,而二姐一直跟她的伙伴们说个不停。到达学校时,身上的衣服都是湿软软的,头发也被雾濡得湿漉漉的。到达学校,将菜罐放到自己家拖去的竹床下面的地上,赶快拿起书包,小跑到教室,有嘴无心地对着书大声读着,奏成农村里那独有的动人乐章。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itbkqf.html

儿时的记忆—上学的路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32123212323232321
  • 清眸流盼
  • 浪子狐
  • 魏兵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