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空和树

2019-02-19 11:22 作者:允中执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城在长大。曾经的郊区,现在高楼林立,曾经偏远的乡村,现在紧贴着城市,成了人们乐于休闲散步的去处,那其实也已经成了城市的一部分了。

车道的那边是田野,这边是已经树好了的楼房和开辟出来准备在上面树楼的荒地。这条宽阔的车道我是来过的,那时有时候我们是两个人,悠闲地走着。路的两边栽种着花草树木,有樱花,正灿烂地开着,像小孩的笑脸,甜美可。有密集的树林,里面藏着在叽叽喳喳地叫着的小,热闹,其实也是宁静。许多时候热闹和宁静是相反相成的,我们往往会在热闹中感觉到宁静,也常常地在宁静中又发现了热闹。

此次再去时,靠着乡村农田那边路旁的绿化带在进行改造,小型的挖掘机在上面掏出了一个长长的坑道,刨挖起来的树木随意地放在路边,因为连续几天的阴,旁边的柏油路面被弄得泥泞难行。

一切都在发展变化中。改变是常态,是活力的体现,无论是人还是物,当停止了改变,也就意味着已经僵死。孩子们总是在不断地求新求异,或者像大人们所说的那样,喜欢跟风,喜欢花样百出,因为孩子们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他们在成长

阴天,没有风,没风的阴天在户外走走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路那边的农田一片寂寥。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我曾经在那边田间的乡村公路上走过。记得那天是个晴天,路边枝叶繁茂的常青树像是穿得很臃肿的样子,在天懒洋洋的阳光下,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反倒是那些掉光了树叶的枯树,枝干在天空中直直地丫叉着,精神抖擞,威风凛凛,让人一眼望去就知道它们才是冬天的主人。傲霜傲的松柏,千古以来一直有人在称颂,“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然而,那些冬天里绿叶落尽的树木,又何尝不体现出了一种强干而挺拔的精神呢。存在总是合理,不同的存在昭示着不同的合理。存在需要去发现,认识需要从发现中获得。结论有时候难免会带上一些感情色彩,以自以为是的主观判断,先入为主,总是掺杂了一些武断和蛮横的情绪化的因素,这不是认识世界的好方法。和“六经注我,我注六经”的争论比起来,“述而不作”也许是更智慧的选择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运土车“嗵嗵嗵”地从身边开过。土是运往路的末端用来填充路基的,脚下的路将从那个方向一直延伸下去。那端连着田野,有树,密而杂生,不是规划种植的,是田野或者被拆迁了的村庄里的遗留。这样的一丛树是村庄和农田的记忆,它们伸张着村野之气。然而它们终将被刨去,会从那里铺设一条路来,路的两旁将种上整齐而名贵的树木,比如樱花。平坦的路是人所喜欢的,整齐而名贵的树和树上开放着的鲜花,更是人所喜欢的。然而在人们享受着平坦的路和观赏着好看的树景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想起曾经的田野和村庄来,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为了记忆。记忆把人拉向过去。记忆里的都是一些过时的东西。说起来有些奇怪,过去的和过时的,好像总是比现实让人看着更顺眼,也更容易激起一些或者是感伤的、或者是愉悦的情感来。感伤和愉悦,当它们从淡淡的记忆青雾中走来的时候,就全都成了审美的对象,带来的是满满的审美快乐。然而这其实也并不奇怪,因为产生这种效果的原因并不是别的,而是因为记忆是搭着时间的顺风车向我们走来的。我们生活在时间里,时间通过记忆让过去不断地在我们的眼前晃悠,让我们在记忆中流连忘返的时候抚平着我们的创伤;又在我们沉迷于既往成功喜悦中的时候,提醒我们会在“俱往矣”的感叹中醒悟。时间还会让未来向我们抛送着媚眼,让我们在向往之中心神不宁,血脉贲张,以至于摩拳擦掌、枕戈待旦。时间在不停地抚摸着我们,催促着我们,改造着我们。我们在心甘情愿地受着时间的驱使,做着时间的奴隶。这世界上还有什么能比时间更公平的吗?时间永远不会亏待了什么人,不论你是国王还是乞丐,是智者还是愚夫,是公主还是娼妓。——在时间里做悠远的遐想,就像在风中做妙曼的舞蹈,有痴狂的喜悦。若此,离庄子“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那般超然的自在还有多少距离?

天空中灰色的云并不是铁板一块,有白光从云的罅隙间泄出,灰色的天空因此倒显得有些生动起来了。最亮的那一片是太阳所在的位置。无论是阴雨雾雪,太阳永远都是存在的,它就在我们的头顶,不能用光照射着我们的时候,它就在看着我们,用它带光的眼神,因此,我们在太阳底下是没有什么可以隐藏得住的,也因此我们对太阳应该取无限敬畏的态度。敬畏太阳就是敬畏光明。我们往往只是对光明充满着向往,只是想着去拥抱光明,却从没有对光明充满敬畏之心。因为不敬畏,所以难有珍惜,因为不珍惜,所以我们常常会失掉一颗光明的心。对一个人来说,在阳光中沐浴并不意味着就拥有了光明。人的光明存在于他的内心。心存光明,在黑中潜行,也会阳光灿烂。心中有阳光,“君子坦荡荡”;心理阴暗,“小人常戚戚”。

路边有老大一片土堆,土是新翻出的。那新翻出的泥土正散发着新鲜的气息,而那气息仿佛是能够看得见的。隔着泥土那边是林立的楼房,要不了几年的时间,这片泥土上当然也将树起一栋栋的楼房来。走在泥土边,心里会有一种亲切而又温暖的感觉,总想着要去在那山里印出自己的一行脚印来,而走在高耸入云的楼房之间,总是会感觉到自己非常地渺小,会生出一种压抑来。把自己变得渺小和压抑感觉的产生,正是来我们自己的创造。人建造了伟大的工程,发展了伟大的科学,研发了伟大的劳动工具,以为把自己伺候得越来越周到,越来越细致入微,自己也因此越来越舒服了,然而却不知道舒服和懒惰正在同床而眠,而懒惰正在不停地向着僵死投怀送抱。人其实不知道,在自己永不停息的伟大的创造面前,人不仅变得越来越渺小和压抑,而且正在作茧自缚,并且终究有一天会在窒息中死亡。

然而我还是要向着城里走去,那里是我生活的地方,那里有网络有电视,可以更方便地去上高速公路和高铁。我已经别无选择。我问身边的人,明年你还来吗?身边的人支支吾吾,一时说不清楚。一个人六神无主,对后面的日子一片茫然的时候,是会有这样的表现的。

明年,我还会来这里走走吗?如果再来,我又将会看到些什么?我心里是不是也是一片茫然呢?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djpkqf.html

天空和树的评论 (共 7 条)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草木白雪
  • 雪儿
  • 漫舞洛城
  • 王东强
  • 紫色的云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