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朝圣蓝毗尼

2019-05-13 13:51 作者:似水流年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朝圣蓝毗尼

作者:齐河游记

到达奇特旺的时候,尼泊尔地陪“小王子”就询问第二天的活动有两个选择:一是乘吉普车去国家公园观看野生动物,一是花费来回八小时的车程到蓝毗尼朝圣,二者选一。

说实话,奇特旺国家公园中的野生动物特别是孟加拉虎、白犀牛、野牛令人期待,而佛祖释迦牟尼的诞生地教人想往,既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思衬再三,在动物与人之间、物欲与精神层面,还是选择后者。此生有可能只来尼泊尔一回,何不去触达触达心灵呢?

于是我以这样的理由动员了夫人和赵霞,赵霞又说服了宝坤,加上原本信佛的大芬及一心要去朝圣的邹晓明王慧夫妇、四班长刘玉芳和蔡兰萍,再加上导游一行十人踏上了蓝毗尼之行。

蓝毗尼又译岚毗尼、腊伐尼、林微尼等,为梵语“可”之意。它为释迦牟尼佛的诞生地,是佛教的主要圣地之一,位于尼泊尔西南和印度交界处、鲁潘德希县境内的蓝毗尼镇,距加德满都300公里,离奇特旺180公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些天我们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再从博卡拉到奇特旺,坐车都坐怕了。尼泊尔的景色宜人,笑容迷人,美食诱人,唯有这交通不敢恭维。山路崎岖不说,路窄车多不论,公路包括市内交通主干线破损严重,坑坑洼洼的,有些地方干脆还是沙石路面。所以第一天从首都到第二大城市280公里走了8个多小时,一下给人来了个下马威。团内另一小半人因惧怕长时间坐车,宁愿闲在宾馆房间里睡觉,与佛缘失之交臂。

21号早上九点,在乘独木舟寻觅了鰐鱼之后,我们朝圣的小中巴就出发了。王导说今天的路只有20%是不好的或山路,其余是好的。大家不要着急,中午给你们安排尼泊尔的手抓饭。

从奇特旺到蓝毗尼专区,属于从温度较高的南部平原,路面还算平整,但仍有些堵车。开始是绿油油的稻田,接下来就是木棉与桫椤混交的森林。当翻过一座高山往下走的时候植被略有了变化,水田也变成了旱地,这里的塔鲁族人已开始收割小麦。

大约十一点半,找到一家路边店。店主好像婆媳带了个可爱的小女孩,还有一男子帮工。门口用黄泥盘的灶火烧着碗口粗的木柴,四个灶眼分别坐着蒸锅、炒锅、烧水壶等。婆婆给盘子里装饭配菜,儿媳抱着孩子与那男子送菜。

除我们之外还有两拨人就餐,我欲拍照他们微笑配合,还示范如何手抓饭菜送入口中。一行女士6人有半见状,声明不要“手抓”,泡方便面和吃国内带来的芝麻饼、石子馍、榨菜并请尼泊尔朋友品尝。那四位也不客气,接过就咥,伸出拇指称好。其中有位汉子手捧似矿物质的颗粒让我与宝坤尝试,前几天在往博卡拉的路途饭馆前台见过此物与牙签搁置一起,不知何用?那汉见我疑惑用手捏了一撮仰头放入口中,脖子还转了两两圈。我鹦鹉学舌般学样,放了一撮下咽,说不清是薄荷还是肥皂与檀香的混合味,凉凉的还冲鼻子,不由人用掌煽了煽味。惹得几个尼泊尔人笑个不停,问之说是大麻。导游忙解释,有一点点成分,是用来饭后清除口腔味道的。

正喧闹呢,外边一队吹拉弹唱,穿红着绿,拥簇着一辆卡车的人群路过,导游说那是结婚。我赶去拍照,有几个穿红色纱丽的姑娘对我手舞足蹈起来。我见一老者慈眉长髯,形象气质绝佳,便邀其拍照,老者停下脚步摆了个pas,微笑着满足了我的要求。

这顿尼餐手抓,配有鸡肉、土豆、空心菜、水牛肉、酸菜、咖喱调料和一小碗汤汁,与米饭拌在一起,还是第一次尝试,味道还比较合口。为防闹肚子,就了从家里的大蒜,人家也有,要来与咱们的味道一样。

再次上路,小王子导说:差不多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给大家讲开佛祖乔达摩-悉达多即释迦牟尼诞生的故事:公元前565年的一天,迦毗罗卫国的玛雅·黛维王后回娘家的途中,路过兰毗尼花园,被花团锦簇的美景吸引,就住在那里。第二天正值正月十五,入后圆月当空,银色的月光撒满大地。王后在水池沐浴后,扶着园中的娑罗双树,从腋下生出了王子悉达多。现在还保存有佛陀生下时留下的脚印、小时洗澡的水池和那棵神树。后人在释迦牟尼出生处建造了这座别具一格的玛雅黛维女神庙,也叫摩诃摩耶夫人庙。

我知早在1500多年前(公元403年),中国高僧晋代的法显就取道新疆,渡流沙,越葱岭,经印度来到蓝毗尼,成为访尼外国人士中有真实记载的第一人。他先于唐代名僧玄奘两百多年来此瞻礼取经,对这里就有描述。二百多年后的玄奘,公元636年到了蓝毗尼朝圣礼佛,在《大唐西域记》中详细记录了他看到阿育王柱及菩提树、浴池的情况。这段历史也见证了中尼间的文化交流和民间友好。

 差不多还有四五十分钟的路程,路过正在修建的蓝毗尼国际机场时,路况出了问题。可能是建机场的原因,路基已好,但还设有铺敷沥青,路面疙里疙瘩,来往车辆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10多米就模糊了视线。“王子”说机场再两个月就能开放,来的人就不用辛苦了。说着遇到向西的一条叉路,“王子”讲那里通往印度,七八公里就能到边境。大家嚷着一会儿拐回来去看看,议论当年唐僧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走到蓝毗尼用了六、七年的时间,咱们这点路,这点苦能算什么。

下午一点多到达圣地花园,朝拜者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嗯,门口两侧摆满了卖吃喝、玩具、工艺纪念品的摊位,还有游走卖冰淇淋、金刚菩提手串和木雕琴的小贩,热闹得像国内农村那种庙会。进园走了约十分钟,路边盛开着红色的杜鹃,紫色、白色的三角梅与黄色的夹竹桃,不时从树丛中窜出仨仨俩俩的猴子。先拜谒了尼泊尔寺庙,庙门前厅和草坪上聚集了不少朝圣者休息,其中像似一家人席地而坐,围在一起正给个婴儿剃度。

至摩诃摩耶夫人庙及花园前,还要脱了鞋子,进行安检。

朝圣者赤脚进入,踩在红砖或石板铺砌的道路上还有些烫脚。大家鱼贯而行,观瞻两层白房子内佛祖留下的脚印,还有女神右手攀把娑罗双树干、新生的婴儿端立莲台中的石雕像。屋内禁止照相,有军警看护,光线也比较昏暗,用木板搭建栈桥供游客行走,以保护文物古迹。

走出神庙便看到一篮球场大小、长方形水池和那棵娑罗双树。人们恭敬地焚香朝拜这棵巨大的菩提,一些尼泊尔人、印度人和包括我们的外国人亲吻这棵2500多年前的神树,许下自己美好的愿望。大芬团友与佛有缘,不知她怎样与树下的两位僧人沟通并为我与老谢讨要了金刚绳系上左腕赐福。导游小王子示意我用池中水洗洗眼睛能够明目,我蹲下笨拙的身子,掬起一捧圣水擦试了双目,顿觉清爽了一分。

王导这几天不辞辛苦陪我们,已与大家熟悉。他也信佛为释迦族人,曾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学植物学,也到中国学习过中文。对佛教的起源和传播颇有研究,所以对来自大唐长安的客人特别敬重。瞧我近视,特别善意地关照于我,让人感动

释迦牟尼29岁放弃尊贵的身份证和优越的生活,寻求人生哲理,创立佛教,与中国的孔子相处同一个时代,与孔圣创立儒教的经历有许多相似,这也许是佛儒能够相通,相互学习借鉴的原因。

我们几个正在菩提树下合影留念,有位尼泊尔小伙几番请我们与他和他的家人拍照。这样逗留了一个半小时,因还要去看尼印边境,还有近四小时的回程,大家又看了一眼,印度君主阿育王于公元前250年在此立下的那高6米的石柱,就告别了此生最少应该来一次的蓝毗尼。

(2019.4.24于西安文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ahpkqf.html

朝圣蓝毗尼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