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怀念当年的大学食堂

2020-08-23 19:37 作者:独自行走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家刘震云先生在北大国学发展研究院2017毕业典礼上演讲时,回忆起当年上学时的食堂,印象颇深。

他说,当时食堂菜分四等,最差的五分钱一份,有炒土豆丝,炒洋白菜,炒萝卜丝;其次一毛钱一份,有西红柿炒蛋,锅塌豆腐;一毛五一份的开始有肉,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到两毛钱一份的有回锅肉,红烧肉和四喜丸子。他是农村孩子,大学四年,没吃过一毛五以上的菜,和它们不熟。他最喜欢的菜是锅塌豆腐,因为油大,可以浇在米饭里吃。接着用他作家幽默的口吻说,在大学里最幸运的事不是买到锅塌豆腐,而是最后一个买到锅塌豆腐,因为大厨会把汤汤水水都给你。最悲催的事是,轮到你买锅塌豆腐时,恰好卖没了。

这使我一下想到我的大学时代,虽然人家读的是北大,我读的不过是个普通的工科院校,云泥之别,但对那个时代的回忆是相通的。

我们学校是一九七八年由一所中专学校改为本科院校的,隶属一轻厅,地处济南市东北角黄台地区,位置有些偏,附近是农田和村庄,不远处是密集的工厂,远离文化氛围比较浓,大学集中的文化路一带,属于济南市的第三世界,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一到周末便宾客云集,很多外校同学会不请自来,美其名曰找老乡,看同学,其实就是来蹭我们学校的食堂,那时,在驻济高校中,轻院食堂以价廉物美,油水足著称。

通常的情况是这样的,来了一个外校同学,会再约上几个本校老乡,每人去食堂打一种菜,凑个四五样,然后,再去外面小摊上买上几升扎啤,用塑料袋提溜回来,倒在脸盆里,每人用碗或者刷牙的杠子舀着喝,也能喝的醉马刀枪的。

那时菜也便宜,一般的两毛钱一份,诸如油炸花生米,红烧茄子,葱烧豆腐,醋溜土豆丝之类,稍微贵的有熏鱼,鸡腿,四喜丸子等,记得是五角钱一份。那时大学生还是天之骄子,公家负责一切,包括每个月发粮票和菜金,虽然也不富裕,但比刘震云当年强多了,来了同学偶尔也能来份五角钱的肉菜打打牙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然,也要看人下菜碟,如果来的是自己心仪的女同学,那绝对红烧肉,鸡腿啥的可劲造,如果是一般的男同学,弄点醋溜土豆丝,油炸花生米啥的凑合一下算完,最多再加个四喜丸子。好在那时长得好看的女同学,女老乡不多,有一个半个人家也看不上我,所以,能破费的机会少,大都叨陪末座,大学四年下来,居然没和家里要过一分钱生活费。

以现在的眼光看,大学里的食堂能好到哪里去,无非油水大了一些而已,比如刘震云吃的锅塌豆腐是如此,红烧茄子更是如此。茄子吸油,在油里一过,仿佛海绵一般吸饱了油汁,再一红烧,裹了一层酱油,做出来黑乎乎,油汪汪,属于高脂肪,高热量的食物,经常吃肯定不健康,但那时就喜欢这一口,拌在米饭里,油汁浸入到米粒中,一勺饭入口,味蕾能充分体会到饱和脂肪酸的香味。吃得差不多了,往饭盒里倒点热水,一层层油花浮起来,又是一道美味的菜汤。

和红烧茄子类似的还有西红柿炒蛋,这也是我喜欢的一道菜,百吃不厌。因为做起来简单,秋时节,食堂里常有,而且不贵,颜色又鲜亮,红的红,黄的黄,还带着汤汁,适合浇在米饭里吃。

其次,油炸花生米也很喜欢,可以买半份,有小半碗,一粒一粒,饱满匀实,油光放亮,就着馒头,吃起来脆生生的格外香。

天的时候,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辣炒猪肺。在猪下水里,肺是最不受待见的,一是脏,你想,猪整天生活的那个环境,粪水四溢,逼仄又肮脏,整天呼吸这种空气,八戒兄的肺泡里能干净吗。再就是没有营养,据有文化的人说,肺泡都是一些纤维状组织,人体无法吸收。但我就喜欢猪肺那种咬起来咯吱吱的脆生劲,那种不香不臭,不甜不酸,不麻不辣,不浓不淡,说不上来的味道。

都说我们学校食堂菜好吃,那也只是井底之蛙,隙中窥月,有一年去南京实习,住在了海河大学,大开眼界,人家的食堂才是真的好。

记得当时是住在一个临山的学生宿舍,五层,我们住一二楼,黑人留学生住其余几层,一二层侧面被山挡住,仿佛是住在地下室,白天也需要开灯,南京的天,三月份经常下,房间里潮乎乎的,衣服洗了半天干不了,买了一本席慕蓉的诗,放在床下箱子里,等拿出来看时,已浸透得能攥出水来。

住的不行,但吃的却很好。吃饭时和老黑在一个食堂,沾外籍友人的光,饭菜的质量远比我们学校的要好,米饭白雪白,堆在一个超大的不锈钢容器里,热气腾腾,闻着就香。菜不像我们学校那么油腻,但清清爽爽,美味可口。记得当时还有炒竹笋,新鲜的竹笋,和肉片一块炒,肉是五花肉,肥的多,瘦的少,油亮亮的,吃一口能溢出油来,伴着竹笋的清香,仿佛能闻到一股天的味道,阳光的味道。

那会老黑们一般要一份米饭,一份菜也就够了,我们得吃两份米饭,打饭的师傅一开始有些惊讶,后来也就习惯了,大概觉得我们来自北方,北方人皮糙肉厚,能吃。

南京还有名吃咸水鸭,可以买整只,也可以切开卖,但无论是整只还是大卸八块,我都吃不起,那会的穷是真的穷,除了每个月的菜票,兜里几乎没零花钱。好在新街口那边有卖炸鹌鹑的,两块钱一个,便和同学坐车去,合伙买一个,劈开了对半分,倒也能解解馋。

前几年又去南京,买了咸水鸭,也没觉得有多好吃,想吃炸鹌鹑,满大街转,却没看到有卖的,怅然,得不到的,大概总是好的。

现在想来,人在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是食欲最旺盛的时候,也是最能吃的时候,吃米饭可以吃两碗,食堂里的馒头二两一个,暄腾腾的,一顿饭能吃三四个,每天上午第三节课的时候准饿,到第四节课就有些心不在焉,一遍遍看钟表,盼着老师赶紧下课,下了课一溜烟回宿舍拿饭碗去打饭,要是哪个老师不知趣拖堂了,别提有多讨厌他了。

要说我们班最能吃的,我觉得还得属老开,老开姓“开”,济宁人,中等个,偏瘦,头发浓密,眼窝深陷,上下颚一撮小胡子,人稳重而讲义气。“开”这个姓在百家姓里不知道有没有,反正不常见,根据老“开”的姓氏和长相,估计他祖上是胡人,很可能是西晋五胡乱华时或者明朝大迁徙时来到山东的。

老开每顿饭的标准配置是六个馒头,去食堂打饭时,用一根筷子串起来,一边走一边吃,等回到宿舍,一半馒头进去了,剩下的再就着菜细嚼慢咽。老开和我都是班里篮球队的,我们俩那时整天厮混在篮球场上,属于水平不行,热情很高的那种。老开的特长是抢篮板,抢到后一只手紧紧搂在怀里,头高高昂起,睥睨四方,踌躇满志,仿佛怀里抱的不是篮球,是他心爱的女人,凛然不可侵犯,这么些年过去了,老开这个形象一直在我心中,不知他现在还能打篮球否。

到了新年这一天,学校会组织班里包饺子,食堂里的师傅们提前将馅调好,将面和出来,将案板和擀面杖等准备好,我们派人去领回来,然后在教室里一块动手。我们是工科院校,班里只有六个女生,这六个女生便负责擀面皮,剩下会包的不会包的都下手。估计真正会包的有,滥竽充数的更多,反正要的是那种其乐融融的气氛,是那种欢天喜地的过程,至于饺子的卖相如何,是否破了皮都在其次。

可惜那时还没学会喝酒,吃个饺子也就心满意足了,要是搁现在,怎么不弄瓶牛栏山二锅头,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嘛。

昨天晚上十点多,临淄的同学循亮兄在大学同学群里发感慨,说想念班里的同学了,尤其想念女同学。莞尔,估计循亮兄想念的不光是女同学,还有我们那时的食堂,食堂里的饭菜,还有我们一块经过的日日夜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abbkqf.html

怀念当年的大学食堂的评论 (共 5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水墨残荷
  • 老夫子(熊自洲)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