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切历史都为当代借鉴

2020-02-09 16:17 作者:文生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六九

一切历史都为当代借鉴

文生

话说老文鼠年节过的无聊,不能出门,每日在手机上看新闻,了解疫情,懒在床上,觉着自己和好多人一样,进入了老鼠试验的最后阶段;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

老婆在电视上看家长里短的节目,这些节目在老文看来,差不多也是神剧,城里的贫民住的是超级大房子,过的是伪富豪生活。的确,现实中,有好多人在城里其实就是一个普通打工的,但是回到家过年,往往一掷千金,到处吹牛,力图口头不上比别人落后。平时吸不超过十块钱的烟,过年时到处撒几十块钱的烟。又比如说,电视剧里的富一代、富二代们谈三角、五角的恋,让人摇头,可是老婆就爱看这样的狗血电视。老文对看戏也没兴趣,看了新闻之后,就看些历史方面的事。

老文觉着这场瘟疫,对付的办法和当年对付非典差不多,最可靠的办法还是全民隔离。但是,他不解,为什么不能及时反应?事情一露头,初诊大夫就觉出异常,并明确指出发源地,在上报的同时,在网上给亲朋好友发微信,结果被官方称为散布谣言而受到追究,最后倒在岗位上。事情已明显扩散,还有专家称“人和人之间不传染”,直到问题变得明显,才宣布封城,全面采取隔离办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文也知道,采取封城和全面隔离的决心不轻易下,过早过迟都会引起人们的心情激化,但怎样做才是适度把控,很难确定。这一次明显有些滞后,引起人们的议论,而且某些专业人士的不专业说法甚至一问三不知,还有官方机构对医疗物资的发放不及时也引起人们的不满,这些,在上一次的瘟疫中存在,这一次还是那样……,现在没门子的人买不到口罩,非常时期,应该对医药及早进行管控呀。

老文于是发微信给老明;都说以史为鉴,为什么事情过了不过十几年,当年的人还在,事情还会这样?

老明说:比起当年来,可以说是借鉴了不少,反应也快了不少,但也存在不少问题,正在解决。

老文说:卫生系统问题多多。

老明说:现在比起当年来,资讯多达多了,但相应管理没有跟上,同时卫生系统的反应也不尽如人意,这里有人的因系,也有体制的原因……

老文听到手机里有歌声,问:你在听啥嘞?

老明说:听戏呢。

老文说:不看历史?

老明说:轻松轻松。

老文说:你别只顾轻松,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俺看到一个说法,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你说说?

老明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当代人写的历史,反映当代人对历史的看法。历史就是历史,认识历史,是为了以史为鉴,用新办法解决问题。历史不能都是当代史。不说了,没时间

老文说;您刚才不是说……

老明说;在网上讲完课,课余听个戏。俺那能和你比?你在网上查吧。

老文说;网上介绍的非常绕口,还有俺一见外国人名就头大。你还是给俺讲一讲吧。

老明说:好吧,过一段时间人俺给你讲讲。那个什么克罗齐,你把他看成老克不就行了?

老文说;咱那能如此对待外国历史学家呢?

老明问:你看了多少材料?

老文说;不少。

老明问;你什么看法?

老文说;有道理。

老明说;看样子你还没有真正理解。

老文说;你发一个板书来让俺看。

老明说:好的,这需要时间。你先查查原文。

老文查;人们的历史认识实际上首先来自于历史学家自己在现实社会生活实践中的感受。历史学家感到自己的现实生活向他提出了有关问题,使他感到有必要从历史上去寻找某种答案,于是他就回忆自己的历史常识,找到有关的问题,于是历史就产生了。

老文想:说白了,人们看的历史书,是历史学家结合自己对现实的感受而写的。遇到现实问题,就想到古人是啥样解决的,然后对历史作重新解释,这和人们写文章引用历史说明自己的观点一样,那能说历史就都成了当代史呢?

老文继续查;历史正是以当前的现实生活作为其参照系,意味着过去只有和当前的视域相重合的时候,才为人所理解。不仅我们的思想是当前的,我们所谓的历史也只存在于我们的当前;所谓“当代”,是指它构成我们当前的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历史是精神活动,而精神活动永远是当前的,决不是死去了的过去。

老文想:原来克罗齐认为历史是精神的产物。

……

老文想;太欧化了,很绕口,难理解……

过了两天,老文接到老明的微信:

过去发生的事,就是历史。人们看到的历史,是前人记录下来的历史,并不是历史的全部。记录下来历史,都是局部的,可以说都是人为的。既然是人为,那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历史。其中的细节,有赖于后来人补充。

我们对历史细节补充,需要;一是当时的材料,二是文物的修正,三是合理的推演。但无论那一种,都要有一定的取舍。

既然历史是人为记录的,是人精神活动的产物,老克据此认为不必按新发现的材料、文物的制约,只要按自己的精神活动写就可以了。每代人写的历史,其实是那一代人的精神写的历史,不是原本的历史。因此老克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老文说;这不是在写小说么?

老明说;对历史的理解,和时代紧密相联,不同的时代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有的可能和真实的历史不是一回事了。举一个例子,我们常说古代搞过禅让制,禅让制是最高权力的和平更迭,实际上权力更迭是血腥的,但是为了反对现实中的权力血腥更迭,于是美化上古,把上古的权力更迭说成是文明的。君主靠继承产生,这样并不能产生合格的领导人,于是思想家们就说古代的领导人要经过长期的考验才能被选上。时间长了,我们把古代选贤举能及禅让当成信史,而相关材料也实在太少,也只能当代信史。在这个意义上讲,历史就是当代人写的历史。

老文说:俺还是不明白。历史是当代人写的历史,并不等于历史就是当代史。

老明说;俺再说一下。对秦始皇,千古一帝是盛誉。但一直以来,他是以暴君面目出现的。但是现在看来,他的行为是可以理解的,他不那样,能书同文、车同轨、量同衡么?国家初定,一邦方士每天说八道,甚至多次骗他,你说啥办?

老文问;那,秦始皇的作为,为何后代人不为之辩解呢?

老明说;儒家讲仁义,自然不能说坑方士那一套做的对,还要趁机把自己打扮成受害者。史学家只能看破不说破,现在也是这样,甚至还用传统的说法。说到底,其实也是不赞成用杀人的办法解决问题,但又不能违背历史事实。

老文说;能不能再解释解释?

老明说:三代以来,都是地方坐大取代中央。刘邦打下了天下之后,不能不考虑到这个历史,于是大杀功君。站在大历史的角度上,可以说是防患于未然。后来的事实是,同姓王都反了,何况异姓王?史书的角度是站在不能“飞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角度上写的。

老文问:刘邦为什么在用武力解决,而不行推恩令?为什么不搞杯酒释兵权?为什么不搞定期轮换?

老明说;你一口气提了那么多,很简单:当时没那个条件。汉武帝借鉴高、文、景的经验,武的不行,就来文的。宋太祖也是来文的。这方面,明太祖做的就不好,没借鉴前人经验。

老文说;在课堂上这样讲?

老明说:讲课时按课本上讲。有些话,如对始皇作为的评价,还只能私下讲。

老文问:明白了。如果一个现代人的到古代,能改变什么么?

老明说:你看看穿越剧好了,那里面不少演后来人穿越到前朝,观念虽然先进,但并不能改变历史结果……

老文说:这倒比那些神剧合理。

老明说;俺辛辛苦苦的讲了半天,你倒自由自在的看神剧?

老文说:你弟妹看的么。

老明问;啥节目?

老文说;不知道,反正是一家生活在底层的人们住在超大楼房里闹腾。你说,后来人要是看了,咱们要是在他们面前忆苦思甜,他们信么?

老明说;不信,反而还说我们过的比现在好。

老文说;说一说。

老明说;我给孩子们说,小时候吃不上白面馒,吃的是黑红薯馒、黄玉米面馒,还常吃野菜……,你猜孩子们啥说?

老文说:是不是说咱们那时过的是绿色生活?

老明说;对呀?你也遇到过?

老文说:还有人说现在面对瘟疫,做的还没有当年做的好呢。

老明说;今不如昔,也算是一种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吧。

说了这么多,老文还是懵懵懂懂,也明白了为什么资料上写着那么绕口,只怕那些介绍者也不明白。但有一点是明白了,老克不是客观的对待历史。仿古人的说法就是;我心却历史。

老文认为;正确的说法是;一切历史都可为当代借鉴,认识和解决当代问题。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2月9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xabkqf.html

一切历史都为当代借鉴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