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陌生的文人

2020-07-24 19:31 作者:村雨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人,一个熟悉而遥远的称谓。我们心中的文人,是李太白心中对“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情壮志,是范仲淹登岳阳楼之后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伟大政治抱负,也是苏东坡在“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任平生”中的坦然而超脱。

他们在整个中华历史长河中保全了自己,更将自己对红尘的情感铭刻于每个人的心中!

但是在《世说新语》中的那些文人,让我们陌生,让我们唏嘘,让我们沉思。魏晋文人与前后时代相比,不仅其自我意识为前后所不及,而且在个体活动上也表现出自己的卓然之处。

魏晋文人个性活动的表现之一是狂放的举止。在前后的历史上,不缺乏“狂士”,但他们大多是在文字坦露“狂态”,而且这种态度往往伴随着自己的志愿表达,如苏轼的“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要不就是一狂态为进谏手段,达到使道统与势统更加融洽和谐的目的。而魏晋文人的狂则完全是脱离功利目的的志愿表达的约束的自由之狂。在《世说新语·任诞》中,刘伶是个纵酒放达的酒徒,有时甚至在屋里脱光了衣服。别人看他不惯,讥讽他,他说:“我把天地作为房屋,房屋作为衣服,你们为什么要钻进我的裤裆呢?”这番说的狂妄至极,旁人哑口无言。其实这种狂,不过是人性的一种流露,将外界的所有虚伪都通通脱下,长呼一口气,杂念全无。这种态度,像极了“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的豪放洒脱。文人,从雅与静,变得我们太过陌生,又太过可

魏晋时期,文人们的怪癖和奇异行为在历史上大放异彩。西汉以来,人们思想到行为,都几乎没有自己的选择的余地,只能听从于军权与社会,所以人们在这两方面的相同点远远超过不同点。人们曾以“标新立异”来形容支遁对《庄子·逍遥游》的解释,其实这个成语正是魏晋文人思想和行为的高度概括。在东汉时戴良的母亲喜欢听驴叫,戴良为了使母亲高兴,便常常为母亲学驴叫,竟得到了子的美名。但同是学驴叫,魏晋人已经没有这种功利目的。王粲喜欢学驴叫,他死后,曹丕临丧,想起他这一嗜好,便让大家以学驴叫的方式来纪念王粲。这里无论是王粲本人的癖好,还是众人独特的纪念方式,都具有与众不同的怪异色彩。当时人们的另一癖好是长啸,也就是打口哨。也许是因为口哨即无语言,也无旋律,因而符合玄学家“言不尽意”、“以无为本”的思想。人们把它作为语言和歌曲无法表达的抒情手段。在《世说新语·栖逸》中,阮籍在一味真人的长啸中悟出了人生真谛,并写下《大人先生传》来表达思想的飞跃。从此以后,啸便成了士人自由地抒发情感。谢安出海泛游,面对巨浪长啸,王徽之见到自己喜爱的竹园,也要“讽啸良久”。他们就是这样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缝隙去表露自己的个性。当然,也不能说这些狂放和怪癖的个性是积极地。可是以历史的眼光来看,那个世界留给他们的个性天地实在是太狭隘了。但他们仍不放弃在这样的天地中争取个性,这种精神值得肯定,也值得我们去反思。

魏晋文人另一个让我们陌生的地方便是他们的率真之举。真是奇怪,率真之举为什么是陌生的呢?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太过恶劣,人们用尽一切去伪装自己,不是活的太累,而是活的太恐惧。那时候,人的本性太少太少。就像是马克思所说的:“专制制度唯一的原则就是轻视人类,使人不能称其为人。”而《世说新语》讲述的就是那时候人性的觉醒。在这方面,王述给人的印象最深。他的性情十分直率急躁,一次吃鸡蛋,用筷子去插,因鸡蛋打滑没成功,立即怒发冲冠,拿起鸡蛋摔倒地上。鸡蛋在地上旋转未止,他又急不可耐地拾起来扔进嘴里用牙咬碎再吐掉,方可解恨。王羲之听了此事后哈哈大笑,说:“这件事即使发生在他父亲身上,也不值一提,更何况他呢?”为什么王述这一率真的举动得不到王羲之的肯定呢?原来,在追求风度气质和“雅量”的一部分名士看来,人要善于控制感情,喜怒不形于色。谢安听到谢玄淝水大捷的消息,不动声色,继续与人弈棋;顾雍中年丧子,闻讯后虽“以爪掐掌,血流沾褥”,但仍然神色自若。与他们相比,人们故而不取王述的率真举动。但这更凸显了文人率真或是当时人性的陌生。试想,对于王述和谢安的故事,哪者更令我们感同身受呢?其实我们在生活中更接近一个“俗人”,而不是“雅客”,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努力的,用尽全力的收敛自己的率真呢?其实顾雍当时内心也很悲伤吧,像是心中开了一树的花,可是恍然间千年已过,久的连花都倦了,树都老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世说新语》对于人的觉醒的揭露,很平常的一些小事也让人沉迷其中。到有点像西方的人文主义了。只是我们在走马观花的匆匆阅读中,将这些文人陌生的形象记入脑海中,连同他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说到底,我们为什么会觉得那些文人很陌生,就是我们生活中太缺少这些东西了。每个人都带着厚厚的面具,连孩子都变得不像孩子了。我们常说释放自己,感慨“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对自己和他人彬彬有礼又小心翼翼。那种曾经武士般的决意,一把刀,一块立足之地,不退半步就是道的决意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陌生的不是历史长河中的文人,不是那些被制度压制的文化,也不是将要泯灭的悠久文化,而是我们自身罢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vsbkqf.html

陌生的文人的评论 (共 8 条)

  • 诗心云卿
  • 神龙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老夫子(熊自洲)
  • wuli小仙女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水墨残荷
    水墨残荷 推荐阅读并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