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儿时的年味(六):杀年猪

2019-07-18 09:21 作者:梦韵有荷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过去,穷归穷,过年的猪肉是必须准备的。既使一年到头吃不到一丁点肉,每到年关,也要杀一头喂养了一整年的猪过年,这是我们农村的风俗习惯。因为,只有年底杀了年猪,人们才能在过年的时候好好的吃上几顿肉。

杀年猪,不是每家都杀得起的,它不仅仅是过年的需要,也是衡量一个家庭经济是否富裕的重要标志。

腊月里,只要父母提起杀年猪,都会无意地撩动我们这干儿女的那根快乐心弦,不仅仅是因为有可口新鲜的杀猪菜吃,让“草肚子”有一次油荤满肚的机会,也是因为杀年猪代表着年已经临近,它形成的喜气洋洋的气氛远远超过新鲜猪肉的味道。

猪是母亲饲养的,在杀年猪的前,母亲一夜都睡不上一个安稳觉,总有什么扯住她的心似的。毕竟那猪是她从猪仔开始养起,一天又一天,一勺一勺猪食喂养长大的,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内,这个情愫含有不舍之情,是我们无法理解的。而我们,只顾想着明天有新鲜猪肉吃,心里异常地暗自高兴着。

清晨,村里还沉静在乡里,透过东边村头的苦楝树,可以看见大太阳裹着寒气冷缓缓地升起,红红的一团像极了小孩大哭时胀红了的脸,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又破涕为笑的那种感觉。这个时候,早起的父亲在叫来两个伯父后,将东边猪圈房屋通向西边正屋的门关好,打开西边的小门。两个伯父分别站在圈门两旁,父亲卸掉圈上木板后,走近圈内,将肥猪赶出栏,栏内的小猪吓得只往角上躲藏。猪头刚露出圈门,两伯父便迅速抓住猪耳朵往外拖,父亲抓住猪的一条后腿,而杀猪师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带铁钩的木棍钩住猪的下巴。受到惊吓的猪痛得“嗷嗷”直叫,使劲地甩来甩去或挣扎蹦跳着,企图摆脱束缚。母亲手端猪食盆,看到此景,心里非常酸楚,随口“喏喏……”呼喊着。在猪出栏后,赶忙将拦板上上,一边还喊着,一边将猪食倒入猪槽内。

在慌乱中,几个人有序地抓腿的抓退、按头的按头……,使劲地往养猪屋的外面拖,将猪实实地摁在早已摆在屋前晒场的屠登上。杀猪师父手持长长的亮的尖刀,对准猪脖子有动脉的地方猛戳一下,猪再次痛得发出撕心裂肺得惨叫声,吓得鸡狗向四处作兽散,而我也躲的远远的,站在一声不吭,生怕猪一下子跳下来乱窜,将我踢倒。从猪的戳口处,只见红红的猪血飙出,落进早已撒好盐放了点冷水的饭盆里,稍顷凝结成黑红的血块。慢慢地,随着猪血的流出,猪在全身抖动不停地痉挛之后,生命也到了最后的尽头,慢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出气了。杀猪师父麻利地将长尖刀放在猪身上揩了几下,将刀放入他的提篮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杀猪的第二道工序是刨猪毛。大伙先将猪抬入已准备的腰盆后,父亲用水桶将一大锅滚烫的开水担出,倒入腰盆。杀猪师父便用舀瓢将盆里热水往猪身上淋,泛起阵阵雾气,一边浇一边嘘着热气,然后几个人还不时地翻动猪的身子,让猪身在热开水中全部烫一边。烫得差不多了,杀猪师父和伯父们就拿出刨猪毛的刀在猪身上刮着,许多猪毛被刮下来,露出粉白的肉皮,渐渐地半个身子的猪毛都刮净了,便将猪翻了身,刮猪身的另一半。不一会儿,毛被刮的一干二净,猪便被抬上了放在腰盆的大架子上。这时,看到猪白胖胖、光溜溜的,觉得猪超可,我忍不住上前在猪身上“啪啪”拍上几巴掌,猪身上的肉也随着舒坦地抖动了几下。

接下来便是开膛剖猪肚。杀猪用的刀很多,我叫不上名来。俩人向外各按猪的前后脚,绷紧猪肚皮,杀猪师父右手拿着锋利的刀,从猪屁股的中缝插入肉里,向猪头那端划去。深浅的力度掌握得要好,否则有可能划到猪肠,流出屎来,这是东家最为忌讳的事。随着刀划的方向,白花花的肥肉向左右两边绽去,看起来十分鲜嫩。接着,师父嘴咬住刀,双手在猪肚里不停地翻动掏挖,并用刀割断猪的喉咙,旁边的筛子里就堆起高高的一摊内脏,鲜活地冒着热气。父亲便站在筛子旁边,顺着猪肠剥着,将花油与肠子分离后用脸盆装好,猪心、猪肝、猪肺等割出挂到叉子上去,并将猪肝里猪胆割除扔在一边的地上,早已在一旁等待的狗便迅速地跑过去,叨起来往嘴里送。尔后,父亲用刀割一下猪胃,将胃里剩余的东西倒在晒场旁的树脚边,在腰盆里再慢慢灌猪血水翻剥猪肠,一寸一寸往上捋,倒掉浊物,直到全部捋完,再等猪肉剁完拿到河里去清洗。

杀猪师父用舀瓢将猪肚里剩余的血舀出,倒入另外一个脸盆里,到了晚上,父亲便用此血来做米肠。在用干净的抹布将猪肚里的血抹干净后,剐出靠猪排骨的板油。到此,肚里的东西全部清除干净。

大伙一起将猪抬到屠凳上,杀猪师父先问一下是否要用猪头献土地公公,父亲回道:“我家从来没有献过,随便剁,小一点都可以”。得到父亲的许可,杀猪师父手操最重的屠刀,一刀下去,较小的猪头被剁出,然后用小屠刀剜猪尾巴,再用最重的屠刀剁下四个猪脚。已向父亲约好买肉的人早已在屠凳旁边等着,希望自己能剁到称心的猪。在将猪身分成两半后,按照买肉人的需求,杀猪师父剁着肉,将肉分成块肉或刀肉,并将自己的工钱肉剁好用禾杆绑着挂在一旁,剩下的就是家里的肉。自家养的猪肥肉白皙细腻厚实,油光闪闪,轻轻用手指一按,肉感强弹性好;瘦肉鲜红,肉质较紧,

这时,母亲便叫师父剁一斤来肉给她,用肥肉熬点新鲜油,用瘦肉和大蒜、辣椒做面的浇头。面煮好后,我们便按照父亲的吩咐,将两个伯父家的人叫来吃面。接着,母亲又开始在灶间忙碌起来,择菜、切菜、炒菜……。过了一段时间,堂前的八仙桌上摆满了用新鲜猪肉烹煮的菜肴。中午家里热热闹闹,父辈们喝酒猜拳,酒舀了一碗又一碗,吃得神采飞扬,喝的满面红光。而我们吃到了盼望好久的杀猪菜,碗里的肉在愉快中进了我的胃里,快乐一点一点地从胃里升腾,从神经向全身传导,在身上的每一处弥漫开来。

到了晚上,父亲便开始用猪血拌糯米,灌进猪肠内,然后将肠口放在热锅铁上擦一下,再放进烧开了水的锅中,待肠子泛在水面就成了血米肠。母亲则着手腌制腊肉、腊猪油。将粗盐抹在肉上,然后放进陶缸里,过了半个月左右,用绳子穿起来晒成腊肉;将猪油切成小块,拌上细盐,然后用坛罐子装好,成了明年都可用的腊猪油。

杀年猪,是人们尽情享受一年收获的开始,也是对一年辛勤劳作的回报,更是对来年五谷丰登的企盼。如今,随着物质的丰富,在每天吃得都像过年一样的日子里,外出打工人员的增多,村民们养猪的特少,杀年猪的风俗已经变更,在历史中慢慢淡出,而孩提时杀年猪的场景,也成了在我心中永远抹不掉的记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mppkqf.html

儿时的年味(六):杀年猪的评论 (共 9 条)

  • 执笔画笑颜
  • 雪儿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学习了

    赞(0)回复
  • 诗心云卿

    诗心云卿生产队时期,我们村子杀年猪的除了那些乡村生产队干部就是劳动力多的人家,因为你过年你想杀一头年猪猪就得上交公家一头,有了公家开给你的吊单你才可以杀,而那个年代,一天两饭都没有吃,那来粮食养猪

    赞(0)回复
  • 丫丫

    丫丫好文笔!!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