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博客自传】知情不权

2020-01-26 06:45 作者:博客自传第一人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知情不权

这世界都是自私惹的祸! —— 时空具有不可分割性质,没有独立于空之外的时也没有独立于时之外的空,也即没有独立于时空之外的时空因此,干支之像就是时间和空间的表述。(胡乱明的网上视频说八字是时间概念,我就挺不习惯的不相信当然学不会) —— (突然想所谓地球人的概念穷追不舍分“内外”比如宇宙之外是什么?就所谓设计臆想出来平行宇宙的假说但,本质上人对“内外”的概念就是其局限的结果和认知因为人最开始的认知,把地球所看到的一切为有区别而设计出一个固化的概念凡事物都有内外因此,地球外内太阳系内外就一定要知道宇宙内外其实就因为人没有被纠正过 ···)

想当月,那老庄对我说:这月的工资治这病,肯定能余下部分。如今数月过去,不舍得花钱治病还来上班,在家也不得休息,前几日还有破财,今天彻底投降请假。我工作快六个月了。(想当月该是遥想那个月的意思但这病,是指那个失去的功能吗?)

中午十一时十分我赶到区法院,找到胡女士十分钟就办好上诉手续。十块钱的上诉费有两块五毛给省国库,七块五给市财政虽然少,我也是纳税人 ··· 这个王庭长我还不是单纯看扁了他,他就是个首先看不起我们打工仔却要吃我们喝我们的瞎子,你把工作交给第三审判庭胡女士,你不说我怎会知道?还装腔作势说过期不能再上诉,你故意的吧?

今早王庭长又打来电话说要把用圆珠笔写的出勤表证据复印因为,圆珠笔不能作为证据存入档案。这可真是但案子一审完结,证据也在法院存了一段时间如果我不上诉呢?这又充分说明你根本就没看过我的案子卷宗,就是简单照葫芦画瓢复印仲裁的判决书给我不负责任的交待。再说这是你们正常办公事物,难道富丽堂皇高大雄伟百年不过时千年地震不倒的法院,就差这几张A4纸吗?复印机就在你身边,为何非要我再跑一趟?五块钱的复印费是上诉费的一半,是我两顿早餐的开支却不比你们随便扔掉的办公用纸,你们举手之劳却在这里故意刁难我们穷打工仔而且,你们的劳动既没有维持其基本公平公正也没有帮助我多讨要回一分钱的工资和加班费,两年多的时间,你们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缺还要我再去一趟多花五块钱,你是在为法院省钱还是故意看我笑话出气?我看见你偷着鬼笑的鬼脸有点心理平衡但,你们这些精英权贵的聪明却用错了地方。

几千年的现在人类有了电视看,几十年换了有线电视才几年又要换机顶盒。说是好处多多也不过两三年,据说数字电视又来了还有高清超清的跟进而且,现在电视都没有室外天线接入但大铁锅却不准用就是配合电视公司满足私欲胃口。最近十几天它们强力推销数字高清电视信号,就用非常卑鄙又小儿科的手段每次开机的节目先模糊十几秒,这算什么?伤害观众,调戏客户而我们却别无选择。投诉无门,每年的收视费用必须上交但我们却是标清用户。这就是逼我们去高清 ··· 当发展的道理太硬,那些独门被掌握起来的资源就会大肆显示其过硬的蛮横和强权,除去为自己小团体唯利是图以外还想谋财害命的畅快淋漓。在它们心里,每年更换一次才过瘾才刺激。它们恨之又恨电视资源淘汰太慢,它们就想自己手持电视资源就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使用电视的每一个人,它们还憎恨有关部门给他们的权力太少太小更恨平民百姓不买它的账 ··· 我相信用不了太久,它们会利用各种资源逼迫平民看高清数字节目而只有如此,它们才有可能从小康迅速变大康继而大富大贵步入上流社会,还要世世代代而我们平民,赤贫或被抢劫。(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可笑的媒体为了自身利益更为推卸责任,就生硬着滥用创造一个“知情权”给民众而且本来没什么用因为,与平民并无多大关系的全球突发事件有多少平民大众向电视等媒体要过“知情权”?其实它只对你们媒体有用或还是救命稻草因为就依靠这无用的“知情权”你们就变成一支不可或缺的强大力量但,平民大众对资讯并不特定需要更不会对媒体追究责任而你们,仅仅是个媒介的作用更不是“知情权”的责任方因此即使平民的知情权被侵犯,也不会找你们讨说法你又何必跳出来毛遂自荐而且只要你们不两边煽风点火主动看热闹不嫌事大搞事情,谁也不会追究你们“知情不报”的责任因此请不要假借平民大众的胃口抢着掩盖自己趁火打劫的勾当(有感于港客在菲遭遇绑匪事件人质被杀后菲国总统怪罪媒体,大搞现场直播激怒绑匪的作为但媒体就争辩说民众有知情权)。但媒体的权力发展到现在还非常强大而且是上下通吃的力量,强大到可以绑架民众利用知情权这种子虚乌有的权利来谋取自身利益的正当性而且,有关部门也忌惮他们三分但是我不领情。在人质安全与知情权之间我选择前者。0826日。 —— 媒体不是维权机构但千万别高看自己故意抬高自己,“知情权”是个借口还要绑上大众为你的人质。

我在心中感觉这是个很血腥的日子,我会纪念这个日子。这又是一个令我脱胎换骨的日子,我要纪念这个日子。这还是个使我浴火重生的日子,我当纪念这个日子。 ··· 八月三十一日晚一切像往常一样室外在沸腾空气在燃烧,我和女儿在等着疲惫的妻子回家 ··· 三个人怒了火了,网线剪断了,大声吼叫着不绝于耳,内战打响了,晚餐泡汤了 ··· 财神爷还会等着我们家给他过生日吗? ··· 我的家在遭受火的洗礼。 ··· 自以为有道理的我家都走不出去,我还有必要满怀道理在心中吗?我已经放下了身边的世界,何时才能把妻子女儿也放下?放天下,放妻女,放自己。这就是人生三大包袱,都放下吧,不要有任何企图 ··· 经过一夜九月一日,我对女儿最后两个忠告:一是你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你我造成的,二是我你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你而做的。我对女儿说: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两句话,就像交代后事和遗言再以后,我将放弃对你的任何企图,不会再要求强求命令 ··· 我与女儿聊了一天,很多时间说到激动处都是流着热泪有时也会异常平静地说:有机会你读读你父亲写的东西,真的很一般吗?(我基本属于那种很无趣的男人固执偏执还死轴,或许还因为身在经济大潮中眼看着他们起高楼而自己无能为力,就憋足了劲在家里炕头汉子使拙劲因为我在妻子眼里心里就是类似的认同。而对孩子的期许就更是跟不上时代的大偏差距但还感觉不掉队,其实就认了吧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而且本来就生活在紧巴巴的年代且又不会讨巧卖乖,对孩子还希望更高的价值判断再说自己不是肯定自己的为人吗,因此肯定自己就该肯定孩子且又不敢否定自己因此,那天火爆的原因没有记下来详细也无从继续分析 ··· 只是现在看来给女儿最后的两句话还是做不到就是常人的一半力量,不但自己忘记此承诺我想女儿也会忘记我的承诺因为还有 ···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mjbkqf.html

【博客自传】知情不权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