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出孩子的影子

2018-05-30 23:31 作者:重来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再见!”她伸出手和我道别。

“再见”这是一句再平凡不过的迎送语,几乎我们每天都会说,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场合,可是那天,我怎么听都觉得有点沉重。

她径直向机场安检处走去,步履很慢给我一种感觉,她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站在原地等她转身。

一天想给儿子做碗鱼汤,鱼下锅才发现家里没有一根葱。想起邻居家院子里长满着大大小小的葱,虽说相互还都不认识,毕竟都是中国人,要点葱应该也不是很丢脸的事情,厚着脸皮敲响了她家门。“小葱还是大葱?吃煎饼的话还是圈大葱好吃哦。”一位大姐操着一口浓重的山东口音,大嗓门说道。我们就这样相识了。

这是一位大大咧咧,语速极快,笑声爽朗的大姐,年龄估计过六十了。外表是农民的模样,不过谈吐用词又好像是一个文化人。从那天起,白天我们常在一起。都是来美国看孩子的,唠嗑自然就落在了孩子们的一些琐事上,分居两地对孩子的思念肯定是一个绕不过的话题。我发现每当提起对孩子的念情,她要么回避,要么用含糊的语气一句带过,不愿意和我作深入交流。

但是,她每天挖空心思又在想为女儿做些什么,照她的话说,这样就能给女儿腾出更多的休息时间。在女儿赞扬同事家的墙壁最近换上了奶黄色,第二天女儿的房间也被刷上了这种颜色。我气喘吁吁的坐在飘窗上,她在屋里转着圈圈打量粉刷一新的墙壁,西窗射进来的阳光斜斜地打在墙上,也照在她愉悦的脸上。我被她额头上粘着两块1元硬币大小的涂料逗笑了:“哈哈,涂料都上了你的脸。”她像一个孩子那样乖乖地把头伸过来,叫我为她擦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天她留我吃饭,说孩子加班,也算犒劳我一天的帮忙。主菜是烤三文鱼。她在成片---我看来厚得可以称块---的三文鱼表面抹上盐和黑胡椒,然后给烤盘涂了一点油,把鱼一块一块地排列好,塞进煤气灶下方的烤箱里。一会儿功夫,房间里弥漫起一股烧烤味,她唤我快把女儿房门关上,说,烧烤味融进还未干透的墙面上就不好了。大约15分钟,她带起厚厚的棉手套,从烤箱里取出烤鱼,我完全被她的厨艺惊呆了:烤鱼表面焦黄,鱼肉呈金黄色,似乎还能听见油脂往外溢出的“吱--吱”声音,香味扑鼻。现在想起来,我还有脸红的感觉。我都不认识这就是常常听说的三文鱼,也不知道应该沾一些烧烤酱食用,只是一个劲儿地说,香,好吃,竟然把她女儿的那份也吃光了。

见我食欲大好,她又自我介绍:“烤面包也是我的一手绝活哦,哪天做给你尝尝。”

一位农村老太能把“洋活”做得那般像模像样,有滋有味,我百思不解。第二天,我问她是怎么想起做这些“洋玩意”的。

她说常和女儿视频,闺女吃到美食就会向她汇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三文鱼、黄油、吐司面包就这样走进了一个烧灶头的农家,她像“扫盲”那样捧着菜谱一个字一个字学,买来食料一遍一遍的练,为了有朝一日给女儿亲手做上一道这样的美食。

我想起了外婆,想起了母亲,想起了世界上许多伟大母故事。她们未曾有过自己生活,一生为孩子活着。当孩子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个家庭稳定了,她们的生命也快走到尽头,躺在床上等待苍天叫号,随后鱼贯步入天堂

“走出孩子的影子,活一回自己吧!”她喃喃自语,“多漂亮的一句台词啊!可是母亲做不到。”

那天,她一反常态,告诉我从女儿去美国,她的思念没有停止过,“我把思念告诉星星,告诉月亮,唯独不敢告诉她。视频时我总是给她看家里的母猪,田里的庄家,他老抓到的活蹦乱跳的河鱼,就是不敢与她面对面的视频”。说着说着老泪纵横,也哭酸了我的心。无论天寒地冻,还是赤日炎炎,孩子在母亲心里的温度是永恒不变。这个世界可以造就无数铁汉子,可是抚育不来不疼孩子的母亲。

“今天就要回国啦?”我早早去了她家。屋子里飘逸着一股煎饼的香味。

“是呀,家里的母猪要下小猪崽子了,” 她双手在围裙上蹭来蹭去,一手的面粉,“下次来美国的机票就靠这些小猪仔卖个好价格,所以马虎不得呀。”

一摞一摞煎饼铺满整张圆桌,还是五颜六色的,有原色的,有黄色的,紫色的。

“你在备战备荒?”我问道,“你女儿可以吃上一年啦!”

“煎饼是女儿的最爱……”一阵沉默。

妈妈,好想吃你做的煎饼啊!”因为女儿的这句话,她从山东飞来了加州。一进屋,就下厨为女儿做煎饼,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的样子……“我不明白吃煎饼长大的她为什么偏偏要选择生活在汉堡包的国度里?”平时语速快,音量大的她,今天像变了一个人,低声细语,无限惆怅,眼睛里布满血丝。

“不用难过,女儿都30岁了,能照顾好自己的。”我也变得笨嘴笨舌,找不出更合适的安慰语。

她笑了,但眼睛里却落下了一颗一颗的泪。她骗女儿是晚上的飞机,其实是中午起飞。“我变得越来越脆弱了,我想可能与年龄越来越老有关。”

我怎么劝她,她依然固执的要将谎言进行到底。“在机场和女儿道‘再见’是我这身中受到的最大折磨。每一次说再见,我都会有何时才能再见的恐慌,我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状况。”如果她是一位孩子的话,我一定会把她揽进怀里,告诉她,我也有这样的感受。

她没有回头,走进了机场。我驾车回家。前方湛蓝的天空上出现有一架飞机昂着头朝上方冲去,掐算时间,她一定就坐在这架飞机里。诡异的天气落下了几滴点,打在车窗玻璃上,我使用雨刮器,可是前方的路始终是迷迷糊糊,我眼前晃动着她走进机场给我留下的背影----一身洗得褪成浅色的灰色卡其布外套,脚蹬新的运动鞋,也是灰色的,背着一个与她年龄不甚相符的装不了多少东西的双肩包,腰间束着一个帆布腰包,腰包的颜色倒是大红色,这身搭配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我想笑,用手去捂住嘴的那刻才发现自己早已满脸是泪。一位母亲,竟然脆弱到没有勇气和自己的女儿道声:“再见!”就踏上了回国之路。

雨滴答滴答还在下,我心想,这哪是雨呀,这是一位母亲为这座城市洒下的泪。

微信公众号《重来文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lcrkqf.html

走出孩子的影子的评论 (共 8 条)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雪
  • 倪(蔡美军)
  • 散漫山人
    散漫山人 推荐阅读并说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