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画师应是汉忠臣?

2019-09-07 20:07 作者:古稀老头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画师应是汉忠臣?

我曾写过一篇《昭君有何怨》的短文,最近又读到几首有关王昭君的诗,觉得很有意思,再写出来,供大家一起玩赏。

古人吟咏四大美女的诗文,恐怕要数王昭君的最多,这是因为她有其特殊的历史地位,与其它三个极不相同。首先,汉宫三千嫔妃中数她最靓丽,谁都没有她美,然而以色取人的汉元帝却没有宠幸她,反而远嫁胡虏。其次,当王昭君奉诏来到宫廷,面对胡、汉两帝王时,汉元帝一见到她本人,即为她的美貌所倾倒,他捶胸顿足,后悔莫及。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汉元帝挑选要宠幸的美女是以画册为依据,画册上见到的王昭君像嫫母;匈奴王前来求亲,汉元帝已经答应将王昭君嫁给他,现在不好再改口了。再次,这中间又插入了一个职业道德极为低下的画工毛延寿,这画册就是他的作品。他画美为丑,丑化王昭君,惹恼了汉元帝,事后汉元帝就把他给宰了……这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她跟另外的美女比,有着较多的内涵。历代士子呢,又各有自己的心病和创伤,这些素材正好可以用来慰籍自己的伤口,用来疗疾。所以吟咏王昭君的诗文就特别的多。下面这首诗,不少古人说很有新意,是反弹琵琶的产物。我的看法则大不同。

骊山举火因褒姒,蜀道蒙尘为太真。

能使明妃嫁胡虏,画师应是汉忠臣。

褒姒一笑亡西周,玄宗蒙尘因玉环……祸胎亡国,这是古人的封建观点,自不必说了,没有想到作者在王昭君和画师之间别出心裁,置真忠臣于不顾,反而说“画师应是汉忠臣”,这真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没有心肝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宫廷画师毛延寿知道,宫女那么多,都想得到汉元帝的宠幸,竞争自然十分激烈。要想在残酷的竞争中取得有利地位,必然有求于他,让他画像时妙笔生花,将她们画得漂亮些,以便赢得汉元帝的青睐。于是,毛延寿利用职务之便,勒索宫女,按贿赂的多少,决定美化的程度。王昭君因为家庭贫寒,送不起钱财,于是画师便丑化她。职业道德如此败坏的家伙,竟然成为了汉家忠臣,这是什么话?这是哪家道理?

当然,我们明白诗人的意思,如果画师毛延寿忠于职守,将王昭君的容貌如实地画下来(这是宫廷画工的职责),不丑化王昭君,肯定会得到汉元帝的宠幸,这样一来王昭君就嫁不了胡虏。胡汉和亲不成,匈奴南下骚扰中原王朝,燃起战火,边患起,老百姓的日子就不得安宁了。这里“能使明妃嫁胡虏”的关键是画师,昭君嫁了胡虏和亲成,战争消弭得了和平,因此“画师应是汉忠臣”,也就顺理成章了。将毛延寿这样一个职业道德及其败坏的小人当忠臣,新意是出了,但能说服得了人吗?这是混账逻辑。明明是王昭君的功劳,诗人却让画师贪天之功据为己有,简直不把女人当人看。其实把美女当成“工具”,恐怕历来如此,比如唐朝诗人皮日休就这样写道,“越王大有堪羞处,只把西施赚得吴”,这也是把西施当工具看的。这是对中国妇女的侮辱和作践呀!

当然,正面描写王昭君功绩的也不少,“冶容若使留汉宫,卜年未必盈四百”,这就是说,王昭君若不嫁匈奴王乎罕单于,刘氏江山未必能够凑足四百年,有点过分夸张!我觉得下面两句倒是情真意切,很感人,“妾身虽苦免主忧,犹胜专宠亡国人”,字里行间,表达了王昭君对汉元帝的劝慰,以及为国家为民族利益而宁愿自我牺牲的高贵精神。还有的是讥刺“肉食者”,如“玉颜自昔为身累,肉食何人与国谋”,这是说朝廷上那些脑肥肠满,大腹便便的所谓满腹经纶的肉食者,每当国难当头,他们往往束手无策,“帝家无策及边戎”,只好抛出“和亲”国策,将国家安危,维系在弱女子身上。“汉家多少征西将,泉下相逢也合羞”,这是对武夫说的,你们无能,羞不羞啊,还不及我一个弱女子呢!无能又往往跟无耻相联系,“无情汉月解随人,休向天涯照妾身;闻道将军侯万户,已将功业画麒麟。”那些耀武扬威,专横跋扈的武夫,非但解不了边患,靠着我去和亲,反而还封侯,画麒麟,算什么东西啊!

作为当事人本身的王昭君,她自己有什么话可以说呢?我想她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再说了,的确也无须说了。诗人为她代言,“妾身虽苦免主忧,犹胜专宠亡国人”,既是写实,又是表彰,表现了她识大体顾大局的国主义精神。这句诗还写得不错。不过那个“主”,不能狭隘的理解成汉元帝,而应该理解祖国才好。最后让我也胡诌一首煞尾吧:

巫山明月何皎皎,不幸飞堕落汉宫;

延寿曲写进画册,单于诚求入庐穹。

文人争讼和亲起,骚客吟咏哀怨同;

訩訩不休底何事,草原月情融融。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ivpkqf.html

画师应是汉忠臣?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