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弱质未必不英雄

2020-05-22 12:50 作者:大生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弱质未必不英雄

当我发现,自己和一棵不期而遇的凌霄完全押韵的时候,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这棵原本埋没在爬山虎中的凌霄,或者,本就在爬山虎中的凌霄,调皮的壁虎们没有发现,是清晨的太阳看出来的,悄悄地告诉了露,悄悄地告诉了大地。于是,大自然开始滋润这棵细细瘦瘦的凌霄,于是,成长开始了奋发的故事

时光,跃动在枝叶上,拨动着匆匆的流韵,太阳在蓝天上柔柔地微笑,点亮着直上重霄九的希望。风儿走了又来,月儿缺了又圆,瘦弱的凌霄终于脱颖而出,摇曳无数朵鲜艳的花朵,向太阳致敬,向雨露致谢,向大地感恩……

花色不冷,艳桔红本就像燃烧的火焰。即便是在晚,灵动的星光照样被染上艳桔红的光晕。

花色不冷,纯正的艳桔红,正在燃旺生命想,即便阴霾遮去了阳光,一簇簇花蕾照样点亮心中的火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花色不冷,高高举着理想和向往,即便向上困难重重,强有力的藤蔓也会拨乱反正,让艳桔红的花朵直奔太阳。

天地为谁而美?那一抹正绿艳桔红芳华扶风。凌霄花含情凝目,怅望苍穹,茕茕孑立于高处,清风一缕,把花儿的雄风捎上云端,于花开叶绿里,演绎一场深情的美仑美奂,似把孤寒饮尽,装点空蒙如画!

凌霄,说你还真不容易。初次与你相遇,是在版纳的热带植物园,只见你死死缠在一棵百年的落叶榕上,三人才能合抱的树身上,布满了你粗粗细细的藤蔓,落叶榕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喘息,而你却青云直上,植物园的讲解员说你是森林中的杀手,虽没看见你盛开的花朵,但“杀手”两个字让我从心底开始厌恶。

游走在热带雨林中,我看见了你的子孙们正缠着枝繁叶茂的大树勃发,想到你并不强健的体质,依倚大树还不顾他人生死拼命上爬的德行,直让我忿忿不平地叫到:“这玩意太可恨,应该采取点措施,让它从森林中灭亡。”

身后传来了一句脆生生的声音,那是一位学林业的傣家姑娘—玉罕,她笑眯眯地说:“阿姨,您别生气。其实你想一想生命循环,生命相依的道理就不会在意了。”我回头善意地望了姑娘一眼,她接着说:“雨林有了凌霄会更繁茂呢。”我疑疑惑惑地点了下头,又摇了下头,脑子里开始翻腾着有限的林业知识,细理之下,恍然大悟,其实百年老树也挺霸道,撑开巨大的树冠,照样剥夺了许多植物生长的阳光,见不着阳光的植物勃发不了生机,日久天长,枯萎了植物的新陈代谢,而独木为林时,诗意的森林开始面目全非。缺少了百木争荣,引不来百合鸣,看不见羊欢兔跃。

如果一种死亡能换来众多生物的欣荣,那制造“死亡”的杀手当是义薄云天,功不可没。“唇亡齿寒”“生命相依”这八个字在版纳的热带雨林中被诠释得清清楚楚。

再见凌霄时,碧绿的凌霄藤蔓像一帘帘绿挂,悬在充满异国情调的鼓浪屿深巷中,一簇簇艳丽的凌霄花骄傲地仰望蓝天,海风轻轻地吹过,叶片儿婆娑,透着喜庆的凌霄花,摇着喇叭似的铃铛,频频向路人叩首致意,与它凝眉,竟发现它的心思是如此地优美,又如此地真纯。

其实,植物与人一样都有梦,有梦的植物必有爱,美好的情愫就在爱中氤氲。忧愁时,抽一枝绿叶,快乐时,放一簇花朵。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总让生命艳艳地美丽。

“人生何曾都如意,弱质未必不凌天。”说起来凌霄花的凌天志无可厚非,人都想往高处走,我想花也一样吧。只是在这个强硬的世界上,以强凌弱司空见惯,以弱胜强常招质疑和打击。所以,凌霄的藤蔓才努力地团结在一起,簇拥成一种气势蓬勃向上。用生命的努力,去绽放艳丽的花朵,手牵手,肩并肩,一层一层向上开,从不落下一朵。凌霄,好一个奋进之名,念起,如感一种精神,迸然血涌。

凌霄,你不会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心爱的理想,就只顾风雨兼程;你也不会想身后是否袭来寒风冷雨,既然钟情于凌天,就不怕陡峭和泥泞。如果太阳能一直微笑着鼓励,你会永远把灿烂的美丽献上!

面对你的繁花,谁也说不清哪一朵更为奥妙和经典。因为你们是一个集体,生死相许。我不知道你向苍穹朝圣了多久?才有了一定要拔地而起的伟愿。也不知道你与风雨博斗了多久?才修饰出了楚楚动人的家园。但我知道,面对六月的阳光,你欣喜若狂,任思绪飘逸,任沧桑滴绿,灵性就植在根里,凌天书写风流!

谁都知道花朵很美,但我深信,花朵背面的含义,需要用心去悟。

我老了,头发白了,这一次我又遇见了你—凌霄,你还是青的模样,还有那孩童般的顽皮……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etbkqf.html

弱质未必不英雄的评论 (共 1 条)

  • 大生

    大生谁都知道花朵很美,但我深信,花朵背面的含义,需要用心去悟。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