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钓鱼之苦

2020-06-16 08:44 作者:闲话少说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钓鱼乐趣多多,故好此者甚众,而尤以有闲无钱者居多。若论钓鱼之乐趣,轻易便可列出若干,如一不留神就打发掉 多得无处可用的时光,无需花钱也不至于过度劳累就锻炼了身体,可象打坐参禅或者练习书法般收敛心神磨练心性,倘喜欢食鱼还可省钱而又频频尝鲜等等,一时也难细数。

凡事有利必有弊,正如人有好坏,物有阴阳,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只有得而无失。钓鱼也是如此。起早贪黑,忍饥挨饿,日晒风吹,长久等鱼上钩的无奈和寂寞就非常人所能坚持和忍受。细思钓鱼之苦,最是无可奈何又贻害尤烈的,恐怕当数日晒。

起早贪黑,乃鱼之性情所定,要想鱼上钩,则非得如此,而其乐也正在于此。至于挨冻受饿,唇焦舌躁,只能说明你段位太低,缺乏经验,深谙此道者行前必有充分准备,绝不至于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而是否耐得住迟迟无鱼上钩的寂寞,则正是识别是否是真正钓者的显著标志。因此,严格说来这些都不是问题。

只有日骄阳暴晒之苦,让人实难忍受,而且不仅自己难受,也让别人难受。比如与我而言,其难受程度就远不如老婆和女儿。

每到夏天钓鱼之后,形貌必然大变。本来就远不能称为白净和细腻的脸皮及双手,经过一缓冲,肤色才刚刚接近常人,又经烈日蒸烤,初似煮熟后变得通红的虾子,两三天后,便成了脱皮的白桦,关键是那脱皮又不步调一致,东一绺西一块,深一坨浅一片,整张脸和两只手臂,便成了一张陈旧的地图,又若患了白皮癣一般,难看至极。

再然后呢,死皮脱尽,则完全变成糙砺而又黯淡的黑。让人远远看来,还以为是刚从井下上来的挖煤人。如若迎面而来的是个非洲人,你不露出一口黑黄的牙齿微笑致意,他肯定会以为在异国他乡遇见了老乡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尤其令人尴尬的是坐在要求统一着工装的会议室里,完全是一幅鸡立鹤群的形象,卓而不群,宛然茫茫原中突兀耸立的一坨黑乎乎的岩石,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以至让人生出此人年龄一定有假的猜疑。

在家中晃荡,则惹得老婆一脸厌憎,每每出言不逊地加以训导:

“大热天的钓个什么鱼?钓到了鱼又不要,一晃一天,来去两手空空,就无聊到了这个程度?纯粹为了混时间也就算了,又把自己晒得象个黑鬼,看着就让人恶心!本来就长得让人可怜和着急,还嫌丑得不够!真是的,自己不怕丑,我还嫌丢人呢!

“同样是钓鱼,为什么别人就不象你?人家就晓得戴帽子,穿长衣长裤,晓得用纱巾遮下脸。只有你,一身短打扮,光着个脑袋打净晒,干净利落啊,清爽啊,黑不溜秋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安逸啊!”

每每此时,我便弱弱地辩解:我带了遮阳伞呢,大热天长衣长裤地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岂不热得慌?蹲在河边,头戴宽檐大帽,脸蒙露眼面纱,岂不象江湖侠客或深山隐士,我既不干打家劫舍的勾当,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蒙哪门子脸?再说,我一半老头子,黑点儿又怎么啦,又不想装成白面书生勾引年青姑娘。还有,晒晒太阳,有什么不得了的,顶多就脱层皮,难道还会死人不成?

对我愚顽不堪点化的辩解,老婆不怒反笑:好好好!带了太阳伞的!可光靠那伞有用吗?米是直接在火上烤熟的?那不还隔着一层铁吗?还有那紫外线,是伞能挡得住的?一通讥笑之后,便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丢给我一乳白色瓶子——既要装洒脱图凉快,下次去时记得擦点防晒霜!

老婆那不伦不类的比方,让我大为折服,同时也为她送我防晒霜的举动心中掠过一丝感激。尽管如此,但我不能接受。因为她的出言不逊和大不敬的方式严重挫伤了我的自尊心。我脸虽老虽黑,但好歹也是张“面子”呀,难道只有年青人才有逆反心理?我脖子一梗,斩钉截铁地说:不要!

女儿在一旁瞟了我一眼,含意不明地咕噜道:老汉儿啊,你这人……真是!完全是一副悲天悯人的腔调。有时还随声附合,煽风点火,危言耸听。说,老汉儿你还别不服气,你那确实是太无聊了!把自己晒成一副丑八怪样子,自己不难受,别人看了难受啊。让别人难受,就是不讲公德。还有,你也别以为就是脱层皮那样简单,太阳晒狠了是要得皮肤病的,严重的还会得皮肤癌呢……

我不服气的说,哪有那么严重,那些象你爷爷一样的农民,大热天的不是照样头顶烈日下地劳动?晒了一辈子,也没听说有几个得了皮肤癌的!

女儿朝我翻了一下白眼,喟然一声长叹:与没文化又不讲道理的固执老头沟通怎么就这么费劲。

多次遭受如此奚落后,便下定决心夏天再不钓鱼了。的确,没有意义。在这个凡事必讲意义的时代,做毫无意义之事只会惹人耻笑。自己遭罪不说,还会引起领导反感,说你闲得无聊,不求上进;老婆孩子厌恶,嫌你又黑又丑丢人。

可是一到周末,钓友一个电话,下定的决心立马动摇。清早醒来,如赴情人约会般急不可耐又轻脚轻手的收拾钓具,既怕耽搁了时间,又怕惊醒熟睡的妻儿惹火烧身,完全如做贼一样。

后来便习惯了,任你冷嘲热讽,我自处之泰然,以苦为乐,痴心不改。那脸也越来越黑越来越厚了。

今年夏天又到了,钓友们的集结号也一如既往的按时吹响。早上起床后,借着窗户透进的曦微晨光,摸摸索索地收拾好行装,正准备出门。刚参加工作的女儿推开房门,揉着惺松睡眼叫住了我。我正惊异总觉得睡不够的她为何这么早就醒来了,莫不是我收拾行装的声音太大惊了她的美,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我忐忑不安地等着她发脾气。出人意料的是她不仅没有生气,而是递给我一双黑亮柔滑类似袖套的东西,说这叫冰袖,戴上可以防止手臂晒伤。我依言戴上后,整个手臂立即被覆盖得严严实实,舒适熨贴,而且还有丝丝凉意。活动活动手肘,收放自如,轻松灵便,若无物一般。

我心里异样的动了一下,想说什么却不知说什么好。接着,她又递给我一副墨镜和一个带喷嘴的样式十分精致的小瓶,象叮嘱小孩子似的说,这墨镜可是用我第一个月工资买的,两三千呢,莫搞丢了;这是防晒霜,记着两小时喷一次,不要弄到眼睛里去。我说你妈给的那瓶还没用呢。她说,用这个,比那个好。她给的那个含有增白剂,一出汗,脸上就会花一道白一道的,难看死了。

戴上墨镜,揣上防晒霜,背着钓具走在钓鱼路上,只觉得浑身上下轻盈通透,一片清凉。 看来,自今而后,钓鱼再无日晒之忧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dubkqf.html

钓鱼之苦的评论 (共 7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 lqd888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美文。钓鱼是不少人的爱好。苦中有乐。文章生活情趣浓,亲情感人。好文。点赞,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闲话少说

    闲话少说感谢豫原老师点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