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树烈焰,一树红唇

2018-06-11 22:06 作者:语哲  | 2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年,看了电影《刑场上的婚礼》之后,我就上了木棉花。那是一种红色木棉花,陈铁军和周文雍两位英雄站立于盛开的木棉树下,红艳的木棉花衬托着一对革命英雄情侣,画面是那么壮丽唯美,让无数观众为之热血澎湃。

后来,诗人舒婷的诗歌《致橡树》赋予了木棉花新的爱情元素。她或许也是写的红色木棉花吧。诗中木棉对橡树的那种火一样的爱情,多了一份柔美,木棉花不仅点燃了改革开放初期热血青年的激情,至今依然在善男信女中传颂,堪称经典。彼时我就有了亲眼看看木棉花的强烈愿望。

节过后,我来到了海南岛上的五指山,此时木棉花已经开遍枝头。当地人们把木棉花也叫着英雄花,盖因木棉树躯干高大壮硕,天生一种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或许也有红色木棉花像极了先烈们的鲜血的缘故吧。陈铁军和周文雍两位英雄在盛开的木棉树下从容就义,正是蕴含了英雄与爱情的双重含义。每每看见一株或一片木棉树,我都要驻足凝视许久,想着三毛的文舒婷的诗,心里不禁疑问:要怎样才能配得上俊美的木棉树、绚烂的木棉花?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两棵木棉树身边生长着另一种树,我的视觉和认知顷刻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木棉花开的时候,树枝上还没有长出叶子,而这种树长着硕大的叶子,它的花朵比木棉花更大也更加鲜红热烈,让来自北方的我深切地感知到海南公历二月的热情。

这是比木棉花更为俊朗壮丽的巨型花树。它艳红的花朵还带有金黄的丝边,有繁茂的硕叶衬托,在海南明媚的阳光下,那花朵像火焰那么炽热,远观像树冠上跳动的火苗,让人热血沸腾。我多方问询,才知道这种花树叫火焰木。

火焰木生长在热带,以更红更旺的花朵,以更热的形象和姿态,在火焰木树冠上怒放,让早春的海南似乎有了天的温度。火焰花有毛脉火焰花、金塔火焰花、糙叶火焰花等多种,我看到的海南火焰花是缩序火焰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在海南岛,火焰花也叫着无忧花,它有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只要坐在火焰花树下,任何人都会忘记所有的烦恼,无忧无愁。所以又叫无忧花。在乌干达,也有人叫它情人树,它也是加蓬的国花。有缘千里来相会,因为爱慕,火焰花追随木棉花而来,要在海南岛上竞芳菲。

火焰木为常绿乔木,具大型羽状复叶,洋溢着旺盛的绿色;大型圆锥花序生于枝顶,红色居多,也有橘红色的,花瓣边缘有一圈线状的黄色;树姿宏伟,叶大荫浓,花盛如火,故被称为火焰花。也有人将它比作凤凰,说是火中凤凰,凤凰涅槃;花开满树,情满枝头。

关于树的爱情意象,其实比舒婷更早已有人写了,这个人就是三毛。“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不依靠,不寻找”,而满树绿色的叶子,让树的形象更丰满和生动,充满诗意。《致橡树》与之有着诗意与意象的某种相通之处。

海南二月,气温还不是很热,最早的一朵翘立于树梢的火焰花被木棉花点燃了,它像一粒火种,渐渐的,燃遍一株火焰木的整个树冠;再后来,便燎原于一片火焰木树林之上。更有南海的热风鼓荡着,火焰木就迸发出全部热情,在绿叶护衬下,一簇簇盛开的殷红如火的花朵,向着天空熊熊燃烧。岁岁年年,火焰花就是这样在枝头绽放,向人们展示着花一样的热情;用它的真情感染着周围每一棵树,感动着看见它的每一个人。

黄昏时刻,一轮夕阳下,一片晚霞,南圣河岸上一排排火焰木烧得正旺,如一条火龙,河堤下奔流的南圣河水犹如一河流火。火焰木的激情映红一片云、一座山、一条河、一座城。

此时,我的心被火焰木如火的花朵温暖。我想起陆小曼爱情名句:和最爱的人相忘江湖,和次爱的人相濡以沫。木棉与橡树仅是那种相濡以沫,而火焰木和木棉才真是那种相忘江湖。木棉花的情思,橡树不一定太懂,或许火焰花更为懂得。只有火焰木最配与木棉树站在一起,只有火焰花最配与木棉花并蒂开放。用一份懂得,一份相知相互陪伴;用一腔热血为心爱的人绽开心脏一样的花蕾。花,你先开;叶,我先发,两棵树的心从此再不落寞。一树花开,一世情缘。火焰木如一树烈焰,木棉树如一树红唇,深深地一个吻,让我的热血顷刻燃烧。我本花中火,烈烈笑万卉。盛开的花朵,那是木棉树和火焰木互相表白,敞开了心扉,发出花一样的誓言:爱就爱得像火焰那样,火一样的炫目,火一样的热烈,花开花落真情永在。

火焰花不媚于世,张扬着、抒发着一世真情,朝霞的炫丽,晚霞的灿烂,对木棉花来说,都比不上一树火焰花开。当两株木棉花和火焰花在你面前竞相争艳,互相倾诉着美好,倾诉着恋情,身临其境,就不由得心中热血沸腾。

怒放的花朵,燃烧的爱情,火焰木有缘与木棉树并肩而立;海风吹来,两棵树热烈相拥,而树上的花朵在风中动情相吻。它们傲立山间,君临森林,相思如火,互为感召,将彼此心中的浓情蜜意肆意燃烧。木棉花的端庄,火焰花的绚烂,在海南早春二月天,共同挥洒着中华民族最爱的色彩,象征着吉祥的红色让千百计热带花木顿失颜色。

我祈愿我的爱人是一株木棉树,我一定要长成一株火焰木,幸运地和她生长在一起,远处有高高的山岗,近处有弯弯的小河,身边是青青的草地,我们并肩而立,没有甜言蜜语,就用每一片叶子爱她,就用每一支花朵爱她;一生一世的深情,用烈烈燃烧的花朵表达,我就在这烈火中化身为一只火,飞向木棉树,站立于她的肩膀,离她面颊最近的地方。花可能败,火可能灭,爱你的热血永远不会冷却。

木棉花与火焰花年年盛开,而爱情之火定会世世燃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xxrkqf.html

一树烈焰,一树红唇的评论 (共 2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