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走谷雨

2019-04-22 21:37 作者:闺中月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走,喝茶挖笋去,好吧,反正闲,八九个人约定从方山山麓走起,选择谷时节出发,也算应个旧俗吧。有机会离家三里之外走走就很不错了,对于一个都准备向生命缴械的人来说更是如此,临离家时我徘徊了两趟,忘记带水杯了,又忘记带登山杖了,老不是一日而就的,是不知不觉渗透进来的。以前我妈挽个小竹篮进一回城,起码徘徊两三趟,我一旁不耐烦地嘟嚷:”哦吆,你进一趟城,抵到上一回大上海了”现在轮到自己了,不免自嘲一番。

我所生活的这座小城,向西二十公里的样子会有许多高矮不一的山体,暮的山上树木叠翠,修竹清幽,最主要的是这些山顶上铺满了一垄垄的茶树,“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在此充分彰显。这次我们要登的是方山,原名四平山,意思山顶上四方平整,海拔为308米,开车可以沿着一条平整的山道自山麓直达山顶,我们宁愿穿过杂树开花、竹枝清俊、顽石巉岏的崎岖山道徒步抵达,纵是一路上趔趄滚爬,当那高山上一泓可以与九寨沟的海子以假乱真的湖水出现时,所有的累便都值了,来,放大你的视线去搜寻,两只小小小小水,一会凌空掠湖,一会又在澄澈碧透的水中漫然游弋,好一对不受尘世惊扰的神仙眷侣。

空翠湿人衣,野花冷香萦,留下身后的山涧小溪,也留下拱土而出的竹笋,在我们准备悬树荡枝登上山顶的那一刻,忽闻丝丝缕缕的女声参差入耳,急登几步抵达,豁然大片大片的茶垄呈现,一个个身背小篾篓头戴花布帽的女子正在躬身采茶呢,站在高高的山岗观望之,像盛开在万绿丛中的花朵,又像撒落在碧湖里的珍珠,我有心混在其中过一把采茶瘾,倒真的不为装什么。由于这些茶树长在云雾袅绕的山顶,所以称之方山云雾茶,又因山顶的茶树起源于二百多年前的方山古寺,也称佛茶。谷雨时节采制的茶叫谷雨茶也叫雨前茶,大多茶客通常追捧谷雨茶,因此时的雨水丰沛,茶芽肥硕,泡开的茶汤自然是滋味鲜活,清冽香怡了,最要紧的是比明前茶便宜而口感又不比明前茶逊色。光听茶名就觉得有意思,更不要说去品茶了,如:一芽一嫩叶的泡在水里像展开旌旗的古代的枪,就叫它旗枪;一芽两嫩叶的泡在水里就像鸣啭啼叫时的鸟雀的舌头,叫雀舌,当然还有叫青峰的,余不一一,以前我曾写过一篇《喝茶去》的小文,不再赘述了。

领队的说:我带你们去看草原去!于是,几个人又从山顶的一个坡面处七拐八绕,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探下去,还真出现了一片”草色遥看近却无”的草地,我问:“你们都去过草原吗?”同声回答:“没去过!”,还真是难为这群没见过草原的可怜人了,敢称这块足球场般大小的地儿为草原。草地的东面是一道气势逼人的巨大“石壁墙”,这名字是我自以为是起的,靠山吃山,以前来这代见有不少家的轧石场的,炸山开山在所难免,有一天政府禁令不再允许炸山开山了,眼前这道石壁便定格成墙,为“草原”的天然屏障,许多旅人和车友队逢闲暇日就聚在这里支起帐篷,烧烤狂欢,我们那天遇见了,也不知他们是否会把这片草地梳理得如他们来时的模样再走呢。飞墙走壁没长那本事,不必伫立观望,”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我们从另一个侧面攀登到原来的山顶。

山顶有茶有竹有树有山羊,也有鸡鸣花径绿篱茶人家。一群山羊的突兀出现,惊喜不少,一只两只不稀奇,一群就难得又难得了,这些羊张着抖擞的耳朵自在地啃草皮或吃嫩草撩树叶,别动!摆个pose,这大耳朵的羊停下撩叶的舌头,愣愣地定在镜头里,这一刻与羊暗通款曲了。但,在它们的眼里,人似乎总暗藏着侵略性,随即便逃开我们的视线了。纵横的茶道长长长长的绵延起伏到远方,人走在上面,小如蝼蚁,生命的意义也小到尘埃去了。沿着这条茶道向东一直走到尽头,是一道旧旧的围墙门,门楣上蒙络摇缀的藤蔓衬得四周几许颓败,进得门内,拾阶而下,陈旧的气息直逼鼻翼,风蚀雨剥过的几间残亘断壁,外壁内安着两三个”大锅“信号接收器,这里原来是一个BB机中转站,由兴盛走向衰败在日新月异发展中的时代又需短短几年呢?山上的羊群依然自顾自地吃着嫩草,世事变幻又关它们几何,它们只要尘世简单的快乐,不要天上的星星。

午后的濛濛细雨,使得茶园笼在山岚缥缈中,我们三个女的雨中漫步,顺道拔些蒲公英或野蒜,多数采茶女停下茶活去山间挖些带根须的野小蒜(说她们那里没有,带回家乡种植),或死劲拽着槐树枝摘得许多槐花蒸馍吃,但仍旧有三两个留在茶田冒雨采茶,我和她们随意聊着,她们是河南人,每年的清明前就会抵达这片茶场为茶庄采茶,前后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吧,茶事了,她们就又赶回河南,候鸟一般,一天最多可采十斤茶,那么细细的嫩芽儿,容易采到十斤?看她们展开的食指拇指,个个皴裂深口,手背与脸的肤色像断层带,我们信手抓上一把茶泡了喝了倒了,背后却藏着她们的努力与辛劳,与蚕妇没啥区别。(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沿这条茶道由东返西一直走,就会遇见一个几排房屋围成的大院,院外矗立着一个高高的钢铁结构的信号接受塔,这里是以前的一个老气象站,如今为私人收购成山庄,并聘请了我们同事的父母在此养养鸡放放羊,顺带看屋守院护竹林,这儿有餐厅,茶舍和厨房,样样齐全,庄主若在城市呆累了,就约上三五个朋友来山庄休闲喝茶,茶舍的一套根雕的茶道桌凳非常古拙典雅,其中有一张树根凳与我家老父亲曾雕过的十分神似,我搬了搬,没我家的沉,没我家的古朴,以前曾写过我父亲喜欢选树根雕花几,砧板和凳子,我坐在那张凳子上走神了,没人知晓我心里的微妙变化。

丰盛的菜肴也好,香气怡人的谷雨茶也好,手里握着的节节春生的竹笋也罢,...........寥寥几笔岂能道尽同事的真诚款待?而这张根凳更使我心里多了一次万千伏笔的归来。

原创——闺中月于4月22日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wwpkqf.html

走谷雨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