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痛快淋漓的克节郎反击战

2019-02-19 22:34 作者:古稀老头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痛快淋漓的克节郎反击战

时间:1962年10月20日星期六

(农历9月22日)

地点:克节朗河谷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宽怀待人,和为贵,这是我大中华优秀传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别以为我软弱可欺!无论什么时候,犯我天威者,终将进行清算——既然你打响了第一枪,那就容不得我再打让你开第二枪了!

早晨七点半,天空降下三发红色信号弹,新仇旧恨伴随着愤怒炮弹飞出炮膛,15分钟的炮火急袭,那炮弹狠狠地砸在印军阵地上,痛快淋漓地发泄了我们心中的积愤!

我们155团既是攻坚主力,正面就是印军部署重点,两个多营的兵力布置在背山面水,前重后轻,宽正面,浅纵深,状似短腿“丁”字的防线上。他们分别是枪等、卡龙、绒不丢、扯东四个重要据点。印军第七旅入侵克节朗地区仅20多天,就完成了各据点的防御工事。择绕桥西,一之间即架设了一道40余米长、纵深约1米的鹿砦。工事主要以地堡群为主,辅之以简单的野战工事,并有铁丝网、鹿砦、竹签和地雷等副防御设施。地堡多系土木和木石结构,有时利用大石或石缝构建,数量众多。1个连的地堡约在50个以上,有的连甚至超过100个。地堡之间以交通壕、堑壕相连接,每个地堡可容纳3~5人,核心堡可容纳10~15人,既能战斗,也便于生活。地堡射孔多开在正面(有1~3个枪眼),视界、射界较窄,射孔死角较大。但是隐蔽在丛林中,伪装较好,不易发现。

枪等,是入侵克节朗河谷地区印军左翼的一个重要侵略据点。驻有印军两个连另1个排,约270人。其部署分为东西两个据点,相距约500米,第一个据点位枪等西南侧,由拉加普特联队第二营第三连(加强重机枪2挺)驻守;第二个据点由旁遮普联队第九营第四连驻守;第二个据点以西约1000米处,设有警戒阵地,由阿萨姆步兵第五营1个加强排驻守。印军东西两个据点的正面与纵深各为200余米,共修有地堡104个(第一个据点56个,第二个据点48个),地堡之间以浅窄堑壕和交通壕相连接。轻重机枪多配置在前沿或纵深便于发扬火力的位置上。工事前设有鹿砦等障碍物并有拉发地雷场。

刘广桐团长命令第二营并指挥第八连在炮兵火力支援下,首先歼灭枪等印军,尔后向扯、绒不丢发展进攻。10月20日4时,二营开始接敌运动,5时40分进至克节朗河北岸。6时30分,第六连主力在第二个据点西北侧桥西,隐蔽地徒涉克节朗河,进到指定位置。同时,该连第一排在河北岸展开。第二营主力(第四、第五、第八连)在火力急袭(7点半)开始后涉过克节朗河,沿枪等东侧运动,仅14分钟,基本上达成了对枪等印军的包围……

枪等攻坚战斗经过3小时激烈战斗,二营干脆利落地全歼入侵枪等印军两个步兵连共270人(其中毙228人,俘42人),攻克地堡112座。自己牺牲21人,负伤34人。

卡龙是印军左翼的又一个重要战略据点。刘团长命令一营攻歼。三营作为团预备队,随时准备投人战斗。

卡龙位于克节朗河南岸,是一块林间牧场。东南约1000米为绒不丢牧场,东约800余米为扯冬牧场,与河北岸几儿等边防点隔河相望。背山面水,南高北低,地形起伏,周围为松杉密林,并杂以灌木草丛。有一条乡村路,东至扯冬,西通枪等。卡龙是克节朗印军的一个重要侵略据点,驻有拉加普待联队第二营的指挥中心及第四连(加强81迫击炮4门,重机枪2挺)共140余人,该据点配置在卡龙牧场的西北侧,正面宽约250米,纵深约150米。筑有土木质结构地堡64座,大部地堡以浅窄堑壕、交通壕相连接。20日7时30分,在炮火急袭的同时,第一营第二、第三连迅速徒涉克节朗河,直扑卡龙。因草深林密,地形复杂,视野狭窄,不便判别方位,加之卡龙、扯冬、绒不丢阵地相距不远,致使第三连在向卡龙东南侧穿插时插到了扯冬,向印军发起攻击……

经过半天的激战,几乎是一对一的兵力,一营全歼卡龙、扯冬、绒不丢印军3个连和1个营部共360余人。俘虏第二拉加普特营营长瑞克中校和第四师通信团长泰瓦利中校,为全歼克节朗地区印军做出了重要贡献。一营反击战中,面对密密麻麻的地堡,印军顽固反抗,我们逐堡强攻,攻坚战打得十分艰苦,全营共伤亡138人(亡59人,伤79人)。特别是六班,他们前仆后继,英勇战斗,最后只剩下新战士刘汉斌1人,又主动加入第五班继续战斗。第六班在第五班配合下,攻克地堡27座,歼灭印军55人,缴获火炮2门、轻重机枪4挺、90火箭筒2具、各种枪55支。战后,被国防部授予“阳廷安班”的光荣称号。向树敬用56式半自动步枪12发子弹击毙11名印军(其中一发子弹是补的),获得神枪手称号。

现在好了,当年跟随八国联军血洗北京的这支阿三军队,百年后,被我们419部队155团从地球上抹掉了!419部队大头兵,要奉劝一切国内外反华势力,切莫执迷不悟,凡是对我大中华犯下罪行的,必须悔过罪行,革新洗面,天下朋友是一家嘛;否则,休怪我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刀下不留人!

张国华将军决心不惜代价(准备牺牲1500人),力争在3日内,彻底歼灭侵入“麦克马洪线”以北,克节朗地区的印军;不到一天,竟然让我们干净利落地歼灭了印军主力,将印军王牌对王牌第七旅全歼了,大大出乎张国华将军的意料之外。据说中央军委发来了嘉奖令,后又撤销了,大家不得其解的时候,再次发来,多了一句:中央军委及其高兴!据说这是毛主席特意加上去的。

中间红箭就是担当主攻的155团

克节朗地区担负对印军右翼的攻击任务是154团,他们集中团主力攻歼沙则、仲昆桥印军,以部分兵力攻占克宁乃桥。得手后以一部兵力控制仲昆桥,主力攻歼邦冈丁、扯果布地区印军。团长周仲山决心以第三营担任主攻,第二营协同歼灭入侵沙则地区印军。第一营负责歼灭克宁乃地区印军并攻占克宁乃桥。

战至11时40分,八连歼灭了沙则第三个地堡群的印军。战后,荣立集体三等功。沙则战斗胜利结束。歼敌162人(得芒边防队歼13人),缴获大量武器军事物资。在第三营攻击沙则时,一营(欠第三连)进至克宁乃地区,并逼近克宁乃桥,但因指挥员顾虑较多,动作迟缓,未迅速展开进攻,直至20时印军己逃窜才占领该桥,失去了歼灭该地印军的机会。值得一提的是张映鑫为了保证作战的胜利,把最后一颗手榴弹投入地堡后,挺身扑在地堡上,用双腿堵住枪眼,消灭了堡内印军,为全歼沙则印军做出了重要贡献。张映鑫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而牺牲,战后被追记一等功,授予战斗英雄称号。是黄继光式的英雄。

157团的任务是迂回章多,切断印军的退路。章多位“麦克马洪线”北侧,距克节朗河约6公里,是群山环抱中的一个盆形台地,海拔4800米,比高1900余米,坡度70度左右,南高北低,地势险要。设有空投场。章多地区印军在第157团第一营边打边争取下,陆续投降。60炮手发现印军40余名被围,1发炮弹毙伤其7人,其余经喊话争取,全部投降。二连在搜索中发现印军50余名企图逃跑,即让被俘的第九廓尔喀联队第一营营长阿鲁瓦里亚喊话,印军便放下了武器。战斗胜利结束,战斗中缴获美制贝尔直升机1架,击伤直升机1架。

11时40分,印军在克节朗地区之西、东两翼,分别被155、154团全歼,入侵克节朗地区印军全面动摇。张国华为防止印军余部逃窜,力争当日解决战斗,令第157团攻占章多后,控制吉山口、嘎波山口,防止印军南逃,团主力即展开由南向北攻击,155团迅速向色兄朗沟发展进攻,两团合力聚歼部署在色兄朗沟的印军。157团占领章多后,便主动在章多附近搜歼残余印军,至20日19时战斗结束。共歼第九廓尔喀联队第一营营部及两个连和第七旅后方机关及炮兵、勤务分队各一部,击毙第四师通信团副团长拉姆•辛格少校以下68人,俘营长阿鲁瓦里亚中校以下492人,缴获各种火炮14门,火箭筒4具,轻重机枪19挺,长短枪180支,电台14部和其它大量军用物资。

山南军分区第二团在择绕、几儿等、白采一线发起反攻,积极配合主攻部队作战,并于20日下午渡过克节朗河,协同11师32团2营向扯果布、邦冈丁方向攻击,歼印军一部。32团2二营于20日上午进至扯冬东侧,在山南军分区第二团择绕分队的协同下,向扯果布印军展开攻击,至11时50分歼灭了该地印军,并随即向邦冈丁方向攻击前进。

中午大概1点左右,接到了向前转移阵地,火力支援步兵的命令,我们的饭还没有煮好就倒掉了。一路上印军尸体横七竖八,还有乱七八糟的印军军用物资漫山遍野,还有一串串被俘的胡子兵……

在一个临时集结地,我们的伤员坐在那里,还来不及后撤,我看到了在新兵连时的排长,头肿得大大的,扎着绷带。他也看到了我,我们互相点了点头。任务紧急,来不及对话,我们继续前进。

作为预备队的三营于下午四点投入战斗,我们连配合他们追歼残敌,向色兄朗沟发展进攻。先后攻占勒龙、吉普,随即进入色兄朗沟,又攻占了色尔盖等据点,并向桑采拉方向前进。据说翻过桑采拉山口就越过麦克玛洪线了。我们连夜进发,路出奇的艰难——不,根本就是没有路,开始乔木地带还好走一些,上到半山腰,密密麻麻低矮的杜鹃树挡住了前进的道路,手拉着杜鹃树、踏着杜鹃树前进,无奈负重太重,3发炮弹,一支半自动步枪,随身带的粮食水壶皮大衣,足有七十多斤,加上自己体质柔弱,渐渐地跟不上,掉队了。胡班长留下来陪着我(一个班配备2个班长)……半夜,到达山顶,部队休息时,我们终于赶上归队。大约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在两块大石头中间,较平缓的地里,我躺下睡觉,醒来时,双腿失去知觉,慢慢的才缓过来,差点把脚冻坏了。

这一天,克节朗地区印军大部被歼,残部溃散山林。154团主力于当日20时进至克宁乃桥,与11师32团第二营会合,随即向哈东拉山口方向追击。21日拂晓攻占哈东拉山口,歼灭近卫联队第四营一部。

印军第四师战术司令部在吉米塘指挥。战斗开始的炮火集速射已经全部摧毁了印军的通讯设备,师长成了哑巴聋子,失去了与第七旅的联系。只有准备向达旺逃跑。

为了配合克节朗地区的反击作战,昌都、林芝、山南军分区部队对当面印军积极实施了佯攻和前推哨卡的行动。

克节朗战役由我们419部队初战印军,本来预计三天的任务,仅仅大半天就基本结束,作为预备队的11师基本没有用上,大大出乎西藏军区前指司令员张国华将军的意料之外。这支曾经给英国当小喽啰的阿三部队当年参加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最近又趁我不打第一枪打死打伤我战友的部队,哈哈哈,终于在我们这一代军人手中,寿终正寝了!正可谓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vjpkqf.html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痛快淋漓的克节郎反击战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