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甘南行(2)——白云故乡拉尕山

2018-08-13 10:36 作者:竹影清风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甘南行第二站 ,舟曲拉尕山。

去过拉尕山的朋友告诉我:拉尕山的美,在于天蓝、云白、草绿、花艳。特别是上到山顶,感觉伸手就可以抓到云朵。这后一句话勾起了我的强烈欲望,吃完早饭就催促大伙儿赶快上路。

喜欢天空,喜欢无迹可循的云霓幻化。闲暇之余、尤其在迷惑困顿之时,浩瀚无垠的星空真的是一副最好的解药。

日月星辰亘古不变,总是坚定地悬挂在应该出现的地方。欢快自由的云雾则调皮地游来荡去,它们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调化和鉴分人群,没有历练真的可能就会迷失了方向。

我明知自己不具有泰勒斯、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等思想家的慧根,在没有任何工具可以借助的情况下,凭着仰望星空,去寻找普世真理。但我的抬头望天,为的是身心疲惫的时候,从日月星辰的明暗和轨迹里,获取能够坚定信念、坚守人格的信心;为的是头绪繁复的时候,在风云雷电的变幻和不测中,觅得足以活跃思维、启迪心智的方法。

崎岖狭窄的山路会车都很困难,但是沿途基本上没什么车。诧异间已行至山门,一块白底黑字的公告赫然在目,上面写着自今年5月1日起开始修路等等内容。我一下子紧张起来,辛苦的长途奔袭,不至于让我们徒劳一场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没有设障阻挡,且行且看吧。

路确实太难走,幸好两部车子都是SUV,虽然缓慢但通行没有问题。这样行驶了半小时左右,来到半山腰,见到一片开阔地。这里应该是个村镇,右手边的山洼可以看到错落有致的藏式木屋。广场上摆放着几辆工程机械车,还有三三两两的一些人,于是我们下车分头询问。

我走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跟前打问,他五官棱角分明,肤色稍显粗糙却难掩英俊,一开口便暴露了稚嫩和腼腆,完全没有印象中藏族人的粗犷和憨直。是怜还是好感,促使我和他多聊了几句。

他说这个村寨就叫拉尕村,大约六、七十户人家,是个古老的山寨。原来以种地为主,现在旅游的收入更高一些。好多人家开了家庭旅馆,每人每晚40块钱,旺季的时候生意还不错。我问山顶离这儿还有多远?车能上得去吗?他给我指着前面被挖的坑坑凹凹的坡道说:可以吧!汽车得走二十分钟左右。

村镇因为施工有些凌乱,望向天空的时候心情一下子格外舒坦。碧空如洗、天幕湛蓝、远山青黛、云朵洁白。只在中见到过这样的天景吧!或许我真的迷醉了,脱口又问:这里的阴天能看到蓝天白云吗?小伙子愣怔了一下,旋即绽露出一丝笑意,和站在旁边的同车好友异口同声地反问:阴天哪来的蓝天白云?我也反应了过来,讪笑着自嘲道:没有喝酒就醉了、醉喽!

这时候同行的朋友从施工人员那儿了解到,现在车是能够上的去,但今天施工的路段未必下午以前接的通,接不通意味着今天就回不去。这哪能行!利用周末我只请了半天假,今天再晚也得回去,明天一早得赶去上班。

于是我们商量就在村寨周围转一转,去不了山顶的遗憾只好留待下一次吧。

跟着挖掘机前行,试图超越它。“隆隆”的机器轰鸣声和弥漫的尘土最终让我们放弃了这个打算,路边的崖坎不算高,男人们上去后,把女人一个个拉上来。

有些看似不是路的路,走过了反而有更大的惊喜。上去以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笃定这就是传说中格萨尔王携珠牡王妃取道降魔,在此牧马一月的那个牧马场。但见群峰环伺,蓝天打底、白云低垂,如茵的草地起起伏伏、目所不及。偶尔看到几棵大树像铺开的大伞,大大小小几只牛躲在下面悠闲地纳凉,这么和谐,是一家子吗?各种野花一丛一丛,散漫地扎堆在广阔的草地上。《易传•系辞上》说:“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看来自然状况下的选择顺了四时、合了天理,展现出来的就一定是吉相大美。我想如果我的猜测不错的话,当年格萨尔王看中的也恰在于此。

或许还是路的原因,偌大的草原几乎没有游人。远离修路的挖掘机,就有了难得的与苍穹和花草独处的机缘。世界万物包括人,放归大自然,任何一个个体都是那么的渺小。就像这些小花小草,在广袤的草地上,被人欣赏得靠运气,但是即便无人欣赏,它也不改初衷,依然蓬勃。该艳丽时不萎靡,要芬芳时不吝啬。

生命形态各异,然而价值和意义等同!

几个朋友大呼小叫地跑过来:什么意思?这么好的景色,不和大家在一起,一个人窝在这里。我连忙道歉,起身跟随前往他们探知的“拉尕山民俗风情园”。

这是一家颇具规模、很有些情调的“农家乐”。木质的亭房掩映在松柏树木之中,庭院里花繁叶茂,曲径幽深。与其它基础设施相比,明显先行了一步。

老周已经在点菜,李大姐前后张罗,竟然给我们“通联”出一个惊喜。她和老板协调,说如果我们愿意上山,愿意帮我们租车,每人20元。真是天遂人愿,趁着刚刚宰杀的大公鸡才入锅,我们八人挤在了一辆七座车上,向山顶进发。

天气晴好,空气透丽,远天近山树木花草,像刚刚完成的一幅涉色山水画长卷,清新明丽地划过眼前。二十分钟后抵达山顶,迫不及待的下了车,首先进入视线的是叫做“拉尕天堂”的山庄。虽有一些人工痕迹,却也似有“天庭花园”的味道。几座楼阁,三两亭榭,一池碧水。低垂的白云穿行其间,一会儿溢出楼阁,一会儿悬停水榭,好像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游来荡去的招呼着我们的到来。

“我来了——”。一声嘶吼从胸腔顶出,远山稍为滞后的予以回应。这声呐喊,是对热情的白云的响应,也是我们“登天”的宣示。

与白云的近距离接触,感受到了它的有形无形。远观时,它可以是牛马鹰犬,走近它时,却若有若无。但不管怎么说,它是友善的。接下来的时间,朋友们追逐着它,并与之亲密的合影,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我静坐池边,竟然可以低头望天。天地本来是有界限的,但此刻天地呼应,天既是地、地既是天。平日里,为了工作生活,很多事情力求泾渭分明,是非清晰。如果浑沌不清、本末未明则一定愁苦烦闷、心神不宁。然而浑沌与本末的基点总是那么的扑朔迷离,让一大堆的愁情烦绪难解甚至无解。

不错,我们是芸芸众生,生于大众再囿于大众,或循规蹈矩、墨守成规,则难免平凡的愁苦;或锱铢必较、争权夺利,则饱尝倾轧的艰难。只有把自己融入大自然,或许你就是蓝天白云,投身其中终可一展恢弘大气;或许你是野花小草,应时荣枯也绝不自轻菲薄。“小我”到“大我”,是心灵解放的过程。心自由了,不论哪种形态,生命才如这飘逸的白云,超脱自在。苦难,仅存于“小我”,之于“大我”,那只是时间的一瞬。

人生风霜,给每个跋涉其中的人,愿不愿意的都裹上了薄厚不一的尘垢铠甲,渴望和呐喊自由的人们,孰不知真正的羁绊实际上源自于自己的内心。

拉尕山,藏语意思是“神仙喜欢的地方”。我则固执地认为,拉尕山是白云的故乡。这里让白云洒脱飘逸,自在无羁,快乐卷舒的同时,扮靓了蓝天、愉悦了山峰草地。靠近它,有一种被叩击的震撼!

来吧!哪怕积尘蒙蔽的铠甲只是敲开了一条缝隙,也能够使你蹒跚的艰难行进减少些负累的荷载。只要你愿意,拉尕山完全可以胜任你的导师,让你在荆棘满布的前行路上——轻松、快乐!

真是,从拉尕山返回兰州,颠簸的路上连续行驶9个小时,依我的年龄、体能简直不可思议,然而在无人替换的情况下,我载着朋友们安全抵达。

感谢拉尕山!是它,给我的生命蓄积了能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qeskqf.html

甘南行(2)——白云故乡拉尕山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