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地狱与天堂

2019-04-21 10:06 作者:偏隅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生不逢时,我的学生时代是在极度的苦难中度过。父亲是个不尽责任、没有担当的工作狂,儿女对于他来说无异于负赘,也因而从不管顾妻儿死活,家只是他下榻的驿站。即便如此,可在母亲勤奋劳作茹苦含辛的强力罩护下,我的儿童时代可以说基本上没怎么遭受苦难。

可是自从母亲因肺病过早逝世后,护佑我的天堂从此彻底坍塌,我的学生时代陷进了地狱般磨难,饱受着无边痛苦指望父亲给钱绝不可能,即便十一岁才读书也是因为母亲才有的,以至于后来还想将我送予他人,只因自己强力反对才作罢。只是偶尔给添件新衣,穿上了就再也脱不下。远离家乡上完小,很少带午餐,一天两顿成常态。有时早餐也难吃饱,中午自然无饭可带。有天作业做完天就黑了,饿着肚子在返回的路上实在找不到可以充饥的植物,疲惫不堪,心慌一阵阵发作,难过极了。高一脚低一脚地走着走着,身子不由的开始飘浮,脑子一片空白,糊里糊涂的感觉在飞。时而清醒的意识中,逢岸跳岸逢田过田逢水淌水逢地走地。失忆的我走到哪儿,以后又怎样,全是盲点。直到第二天,父亲问我怎么躺在离家偏远的马家垅?原来,我被他们从野山坡上找了回来。若掉水里跌悬崖,我命休矣。

我以优异成绩考入县一中,靠挖药材、砍柴禾,还有偷转粮油户口的那点钱进校。一天两顿成奢望,常常饿得我眼放黑光,身软如棉。这说的是吃饭,还有穿衣、治病、睡觉就更困难。天没蚊帐,用母亲遗留下黑乎乎的破蚊帐,纸片粘上破损挡蚊,可是百孔千疮实无法缀补。最难的是天。一身单薄破衣服,瑟瑟发抖,周身寒彻,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晚最难熬,将母亲破棉衣棉裤剪开,再用破被里缝合御寒。经常肚子痛,一痛起来直不起腰,直冒冷汗,青筋暴起。饥寒交迫,度日如年。第二年文化大革命开始,酷读书的我,从此结束了苦难生涯。即未开始文化大革命,失去资金来源,断也无法再读。

离开学校,被定为征兵对象,参军是我的唯一;临时工干起,一步一个脚印,同学的介绍和自己的“努力”转为全民制工人文字优势帮了忙,以工代干厂政工股长、房产管理、共青团副书记、民兵连长,获转干考试资格,成国家干部;独自编辑《轻纺工业志》,获省行业志先进工作者称号,调至县政府机关;外侨办期间,走马灯换领导之后任职,旅游开发、部门工业、维权诉讼各项齐头并进,面貌彻底改观,同年升擢主任,后兼任旅游局局长;退居二线,直至退休。几十年来,我带着使命在克难奋进中一路走来。

实话说,过往生活的几十年,一直处在温饱线以下。即便任职的十几年间,由于利益分配不公,我又远离权力核心,分灶吃饭的弊端使得有的单位撑个死,而我们则没有任何公权力,只能靠体制外创收维持运转,因而就连正当工资都难保无虞。

真正大幅度提高工资,生活得到显著改善,则是在退休以后的“习、李”体制期间。也是自此,才得以过上甘甜如饴的生活,以至于就像跨入天堂般晃若隔世。也是自那以后,作为退休干部,充分享受国家好政策的普泽,几年来每每享受免费体检的优渥待遇。(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免费体检前,对于自身体质,自然概莫能知。没体检不打紧,可是一检查就发现各种毛病。向来清瘦的我自身体发福后,突然惊悚血糖偏高、血压偏高。不由的让人觉得,“天堂”居然不幸福

究其原因,许是丰富食物的食前方丈,大块朵颐,一味追求口福之快,除供应自身消耗,还有过剩养分堵塞在血管等部位;许是环境污染的食物、空气、水分和生活用品的伤害;许是忽略了生命在于运动的浅显道理,放松了身体锻炼;导致体质明显下降。

警讯引起警觉,为了增强体质,消耗多余养分,消除可能的疾患,坚持练气功,劳动(种菜),散步,以至于在高低不平的山脊上长跑十多年。此后,感觉良好,便乐观地以为疾患根除,体质最佳,是故停止了长跑,不再种菜,散步也减少许多,以至于疏于体检。可是,当返英再次体检时,发现血糖、血压又一次偏高,还有胃病、早搏重现,忌可等闲视之?有针对性地健身。减少食量,练气功,散步,再就是恢复中断六年的长跑。

其实,更有甚者众。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压患者不在少数,还有闻未听闻的肝癌、胃癌、肠癌、血癌、乳腺癌、胰腺癌等,成为危害健康的头号隐形杀手。多少人,就因管不住嘴巴,好酒好肉好胃口,最终走上了黄泉绝路。

从这个意义上讲,只有正确把握生活要律,浓淡相宜,合理膳食,适度运动,才能更好地享受幸福生活。否则“天堂”反倒成为通向地狱,以至死亡的便捷路径!

作者:陶家宗

2019.3.15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kwpkqf.html

地狱与天堂的评论 (共 6 条)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雪儿
  • 草木白雪
  • 王东强
  • 东来西往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