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天地间,一只野猫的游戏

2019-07-24 14:11 作者:湖南-刘文跃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嗖嗖嗖嗖”,一只猫快捷至极地轻盈梭上街头一棵樟树的半腰,蹲在枝杆上和我对视,象熟人一样轻轻“喵喵”两声打着招呼。

天用和煦见证了这只猫的存在,现在已是季的末日。

这只猫长得很丑,本应漂亮光泽的毛皮上布满了枯黄的斑点,我猜测它是否经历过灶膛里的胜利大逃亡?这只猫长的很瘦,全身难找出二两肉,我搜肠括肚也只想出四个字:嶙峋,瘦骨。

谁家的猫能养成这个样子?谁家的猫能养成这个样子!这是一只无主可依的野猫,街头的这座花坛就是它的地盘,它的归宿。

***

2018年12月2日,在沅江市泗湖山镇,34岁的陈女士被人杀死在自家卧室内,身上多处刀伤。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在校学生,吴某康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骂后心生怨恨,于当晚9时许持刀将母亲杀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事实上,独生子女杀害父母的案例早已不是什么新闻,网上搜索彼彼皆是。这几十年,学校教育是失败的,家庭教育是失败的,更别说社会教育了。

我弯下腰去想和猫来一场生存的对话,猫却一蹬我的小腿骨逃出老远。当安逸转换成流浪,心便野了,这只猫已不再温驯,不再萌宠。

***

人到了世上就是为了受苦。认真说起来,这做人啊,还不如做个畜生呢。你看那猪,吃了睡,睡了吃,就是为了年底挨那一刀。

猪挨那一刀就是为了积德,人呢?传说死后投胎都要凭籍功德,人啊,从出世那么小开始,慢慢长大,然后慢慢变老,这得好几十年,换做挨那一刀的猪,早就积攒功德积了好多次。

活着,其实就是这么一辈子,怎么过都是一辈子,想明白了就活得轻松一点,想不明白就活得累一些,如此而已。

眼瞳闪烁着一线垂直的绿光,爪子这边抓抓,那里拨拨,是在寻找食物?还是在寻找玩具?潇洒走红尘,野猫活的自由自在。

***

有同学改非了,有朋友退休了。想想也是,曾经挤破脑袋钻官场,甚至在官场争斗中不择手段谋求迁升,最终的因果是哼唱无言的结局。

与其说一个人野望的长短取决于自己的关系和背景,不如说年龄才是从政者的最大后台,许可政治生命延续。

现在的干部不是终身制,年龄是一个硬杠杠,谁都不可能逾越。有人赞誉,这是改革开放后实施的一个最好的政策,不知是否刻意忘却了建国早期干部队伍是那么的年轻,让现代人充斥羡慕。

这一只野猫让人无语,时儿慢踱四方步,时儿快捷奔跑,尽情嘻玩,在我的脚边,在杂草丛中,在灌木缝隙。

***

大侄子找到了自己的一半,家族下一代唯一的男孩终于结婚,我们这些长辈放下了多年揣着的心绪。

古往今来,男婚女嫁总是一个家庭家族的头等大事,无论贫穷,不分富贵。

权贵联姻,强强联姻……第一位考虑的多是利益,至于儿女是否幸福,那是四个字的结语:自求多福。

门当户对,月老牵绳……普通人家婚嫁,多数考虑的是血脉传承,儿女们无需操心家族的是是非非,努力生活,平稳存续。

我没看到过这只野猫的同伴,那偶尔发出的喵喵鸣咽,是否正奏响自己独特的和声求偶?

***

我兴趣到来时喜欢涂写几个文字,但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文人,绝缘大师、学者。

某些所谓文人、大师哭着喊着要摆脱政治化,要摆脱脸谱化,摆脱“高大全”,比如笔下的农民群体必定是愚昧的,蠢笨的,农村妇女大部分被秋菊,小姑娘都是魏敏芝。结果呢,塑造出来的人物恰恰就是政治化、脸谱化的再版,药没换,汤也没换,只是换了一个网络新名词:“高大上”。

这类文人、大师活生生欺负着普罗大众没有话语权,却依然恬不知耻高声喧嚣:你看我们激情充盈澎湃,你看我们沸腾热血满腔。

我恨透了墙头芦苇,总用自命清高的皮囊遮蔽怀才不遇的软骨,活成了一世黄连,还不如这一只野猫,嘻笑怒骂皆文章,率性纯真,心存浩然正气。

***

街头转角处,有一个不大也不小的花坛,樟树,桂树,桂树,樟树,并不繁茂的四棵树依花坛内弧站成了一张弓。树下怎么寻找也寻找不出一朵花,哪怕是自生自灭的野花,只有几丛稀稀落落的人工绿植为伍茂密的野草灌木。

花坛内外,有一只野猫在蹦上跳下,来来去去。

为佛者云:一念生,一念死,一念又花开。为道者曰:维系生之气息的,就是一股执念。我仿佛听到古人在说:“一念过差,足丧生平之善。”你若相信,你便得到;你若放弃,它不眷恋。

伫花坛旁,我看一只野猫的游戏;立天地间,我看一只野猫的游戏。

(原创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jbpkqf.html

天地间,一只野猫的游戏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