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秋日闲谈

2019-10-27 22:25 作者:文生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五五

秋日闲谈

老文

深秋的一日,天气很好,老文就在路上蹓湾,不觉走的有点远了,看见老支书坐在石头上晒太阳。

老文上前打招呼,说:老支书好。

老支书说:好,就那吧,活一天算一天。来,坐。你读书多,有些事想问问你。(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文说:老支书,在活到老学到老呢,而学习是无涯呀。

老支书说:老了,别变的法儿说什么无涯。现在的世界是年轻人的天下,人家是早上八、九种的太阳。咱们呢,是早上八、九点钟出来晒太阳。

老文说:那,你风风雨的,走的桥比一些年轻人走的路还多。

老支书说:那不一定,现在俺还有些事闹不明白,闹明白了,见马克思这个坎儿也不怕了。

老文说:难的糊涂好。

老支书说:现在天天吃白面了,不再天天喝玉米糊涂了,可这世道的事,不能糊涂看。

老文说:啥事?

老支书说: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该啥说。听我那孙子说,坐公交车时,一见老人就害怕,生怕让座慢了就会被老人打,如果不太累的话,有座也站着。

老文说:这是个别老人,大多数老人还是好的。说的多了,老人的印象也就坏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坐车不多,有人让座俺会说谢谢。

老支书说:可俺儿子说,这些老人年轻时就是那个德性,老了还是那个德性,历史的悲哀,制度的问题。

老文说:是历史的悲哀,但不一定是制度的问题。

老支书说:现在人们,特别是年轻人的戾气很重。

老文说:现在的年轻人,天天抱着手机看。老支书你说的是那儿的事?

老支书说:香港那儿的事。

老文说:不仅香港那儿,现在好多国家也在这样。

老支书说:新闻上说的不多。

老文说:正式媒体上不能多说。网上说的多,还说这是亮丽的一道的风景线。

老支书问:亮丽的风景线?

老文说:一个外国老女人把打、砸、烧的行为称为是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于是许多网民也把类似的事称为亮丽的风景线。

老支书说:这样的风景线还是少些好啊,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吗?

老文说:能好好坐下来谈就不会这样了。

老支书说:打记者、打路人、打警察……,看起来,是我们过去玩过的呀。过去借着革命的名义,今天借着民主、人权的名义……

老文说:老支书,你年轻时呢?

老支书说:我们那会儿,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敢把皇帝拉下马!捆人、批斗、侮辱、抄家、打骂……,人家还得说革命小将做的好。虽然俺也批斗过人,但很快也成了被批斗的对象。

老文说:你儿子大约说的就是这事。

老支书问:人老了,有些事要搞明白。你说,那些行动为什么会发生呢?还打着堂皇的名儿。

老文说:有官方结论。领导错误发动,别有用心人利用。

老支书问:难道大家就没有过错?

老文说:问一下你不听的,你当年是啥想的呢?

老支书说:也没多想,响应号召,认为是革命行为吧。

老文问:说心里话。

老支书说:早就看一些人不顺眼。要么出口恶气,要么取而代之,有快意感。

老文说:是啊,现在到处都是看人不顺眼,学生看老师不顺眼,工人看老板不顺眼,人们看干部不顺眼,没钱的看有钱的不顺眼……,都想做一些出格的事,快速出名、发财……

老支书说:那也不应该这样呀?

老文说:人性有恶的一面,一有机会就会暴露出来。欧洲一些年轻人,白天是顺从的良民,晚上就借游行的机会打、砸、烧……

老支书说:你的意思是说,那年代是人性恶的一面大暴发?

老文说:可以这么说。您说的对,那时是借革命的名义,现在借人权、民主的名义……

老支书说:现在看,可以有话好好说。

老文说:那个年代,没有好好说话的机会,那时的思维,不是对,就是错,没有中间道路……

老支书说:俺当年也被批……

老文说:你不觉着他们批你的说法,也和你们那一代人造反时一样吗?

老支书说:当年觉着冤,现在想来,还真是一样的说法。那时讲,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只要抓住一点就上纲上线,没有调和的余地。

老文说:现在也是,‘一有什么就灵’的说法还在。

老支书说:是啊,现在人一有钱就是大爷,才不管你的钱从那里来的。

老文说:俺觉着这样还没说透事情的本质。

老支书说:是不是,只要俺认为正当的,就可以不择手段?

老文说:对,对,一个是观念绝对,非白即黑、强词夺理。一个是人性恶暴发、没有理性、不择手段。

老支书说:还有一件事,就是集体主义。俺拿过去一个电影上的一个情节说事。在抗洪期间,需要柴草,前线上的柴草不够用,正好砖窑有柴草。可是烧砖窑的不许挪用柴草,理由是集体的柴草不能作它用,但是大队支书强行把柴草拿过来,事后还清查烧窑的,原来是深藏的坏蛋。现在想,你说烧砖不也是社会主义么?就是要挪作他用,难道不能有话好好说?非要把人家打成坏蛋?

老文说:这是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反映。没有法治。

老支书说:你说在那种情况下,砖窑的柴火,应该不应该用于抗洪?

老文说:应该,绝对应该。您当干部多年,难道这样的事没有提前做好准备?难道是事到临头才抓瞎?

老支书说:当然会提前做准备的,可事情也超过原来设想的,准备的材料不够用呀。

老文说:问题在于,砖窑这样做了,损失谁赔?

老支书说:都是集体的。赔啥?调过去就是。

老文问:您在台上呢?

老支书说:调别人的可以,调咱村的,心里不愿意。

老文说:哈哈。和台下的人想法一样。

老支书说:可真要调也没办法。

老文说:所以你就要挨批。

老支书苦笑。

老文说:集体的帐也要算清。亲兄弟,还要明算帐呢。

老支书问:现在还有吗?

老文说:有。现在到处讲产权,就是国有的单位,也不能想合就合,想分就分,得把帐算清楚。

老支书说:这样好,过去吃了不少平调的亏。

老文说:要是洪水没抗好,砖也因为没及烧柴废了,这帐算谁的?这样,不论如何,人家是坏蛋就确定了。这电影我还有点印象,别说是深藏的,就是打成现行的,也符合当时的观念。这样呀,拧吧,很多事情没办法解决。

老支书说:你说现在应该咋看?

老文说:不管啥做,都把人打成坏蛋是不对的。但心里没有大观念也不对的。毕竟抗洪是大事,砖窑相对来说是小事。俺问你,如果那个砖窑是个人的昵?

老支书说:这个……,你说呢?

老文说:现在国家有法律规定,可以先征用,事后进行补偿。我看到一个节目,为了堵住洪水的大口子,国家征用了好多装江石头的大汽车,开到口子里堵口子。当然,车开到口子前,人是提前下了车的,车自动往口子上开。所以,得赔人家。

老支书说:咋赔?

老文说:按市场价商量吧。

老支书说:车主要是不同意呢?

老文说:继续商量。绝大部分人会同意的,毕竟家国感情绝大部分中国人有。再说,现在汽车众多,你不让用,有的是车。也不会强迫你。

老支书说:可你要知道,有的人说什么也说不通。比如咱们这里修新铁路时的个别人。

老文说:这是少数人,实在不行,申请法院强使执行。

老支书说:现在有人拿“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说事。

老文说:没有错呀,不经主人允许,天王老子也不行。不过人家常用说这个产权,产权是不能动。老文想,这话也真的流传广。

老支书说:那当然。现在分给俺的地,受法律保护,不经过俺的同意,你就不能种。

老文说:要是敌人在进来呢?

老支书说:这当然更是拼命抵抗了。

老文问:能抵抗住么?

老支书说:个人当然不行。这时就需要国王的军队进来了。

老文说:根据那个说法,国王的军队是不能进的。

老支书说:特殊情况么?

老文说:所以说,正确的说法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一般情况下不能进。凡事就怕绝对。深层的观念改变不容易。

老支书说:好些事俺明白了。

老文说:好多事,现在成问题,都是以前的事没说清。

老支书说:是的。

老文说:累了吗?俺扶你回家。

老支书说:不用。再晒晒太阳。现在是新时代。现在不搞运动了,思想不走极端了,遇事按规则办了。早就不交农业税了,种地还有补助,老了还有些养老金,虽然都不多,但总比没有强,比过去要好多了。年轻人看不到这一点,总以为……

老文说:咱们经历的是不断的运动、大集体生产,后来才一心一意发展经济。俺和你儿子也经历了这一面,但观念也有不同。年轻人看到的起点和咱们不一样,起码是分田单干后兴起的打工潮了吧?

老支书说:说来还是历史教育不到位呀。

老文说:那是。

秋日闲谈,老文认为收获很多。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19年10月27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yqbkqf.html

秋日闲谈的评论 (共 8 条)

  • 残影
  • 心静如水
  • 雪
  • 紫色的云
  • 淡了红颜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