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闭门闲读书

2019-02-10 17:57 作者:维扬之水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无大,年后连着几日阴冷,初六上午飘起小雪星儿,墙角花丛偶有薄薄的一层,落到路面的,转瞬即化,湿了一小块儿地。气息清新,如杏花,星星点点,轻柔而魅惑,谁能抓住这精灵似的春之舞呢?

遥忆初中毕业那年,“干冬湿年下。”初五路上雪深半尺多厚,急着去学校补课,发愁不通公交,没法出行。凑巧有一家人办白事,开个拖拉机到市里采买白布,赶紧跟人家打招呼,蹭个顺风车。

那雪大的哟!京广路上踩实的雪辙脏兮兮,沟沟坎坎,拖拉机“泼、泼、泼”硌绊绊地开着,四野莽莽,天辽地阔,树木、农田、村庄粉妆玉琢白成一片。坐在车上,幸福的像一只飞出绿竹林的白鹭,因为搭的是买白布的车,需要极力掩饰住心里的快活感觉,一声不响闷头看风景。

想起那时读书求学的不易,眼眶湿湿,鼻子酸酸的,辛苦读那么多年书,为的是什么呢?难道为混饭吗?难道为取悦讨好迎合某些群体吗?难道为摧眉低头折腰换取荣耀吗?

说来说去,还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即便成功地混到庙堂之上,也如乾隆说纪晓岚,“养你们这些文人,就当养唱戏的和妓女娼优,供领导们取乐罢了。”

六朝《雪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梁王不悦,游于兔园。

乃置旨酒,命宾友。

召邹生,延枚叟。

相如末至,居客之右。”

开篇明义,写文就是个玩意儿,几个文人凑一起,欣欣然去权贵家里,各抒才思,逗梁王开心。酒酣耳热,男人的履在桌下偷偷蹭过歌女的红舞鞋,顺便写几行字,诗词歌赋,配上音乐,歌女舞姬持檀板,翩翩号曰:凭诗祝舜尧。正所谓“我不是我,你不是你,何曾片刻由自己?”雪,闭门闲读书

“七月流火是伏天,有人忙来有人闲。”闲了,有的文人就到大户人家去做门客啥的。如《儒林外史》和《红楼》都有关于门客的描写。骗人钱财的如张铁臂,弄个猪头装做人头;做园林的如山子野,调度花木,配置园林,搞出个接待贵妃省亲的大观园。帮闲么,做小了,如西门庆热结的那十兄弟,陪吃混喝,插科打浑,牵线做中人,赚几个钱贴补家用,连做媒的都能混个“打驴的”钱,省了自己在大街上顶着大太阳行走,踩一绣鞋的尘泥。

帮闲做大,如南唐的词人冯延已,“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借闺词拍马屁,两次换得宰相位子。再如《水浒》里的高俅从一个人见人嫌的破落户子弟,借着帮闲踢球,居然官至殿帅府太尉。这丫可是历史上有真人的,非纯属虚构人物。

所谓文人,寻章摘句,无非这些老雕虫。最哲理的要数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孤篇盖全唐,“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冷月悬空,天人互感。一丝淡淡的悲伤与哀愁里,包含人对宇宙初探的自我意识,包含对自然美景的珍视,对自身的有限性和宇宙的浩渺无可奈何的感伤!但也仅局限于感伤而已!

文人们浸泡在自己调制的礼仪之邦的酸菜汤里,大嚼统治者赏赐的冷猪肉,封建农业的土黄色文明,没有产生孟德斯鸠这样伟大哲学家的条件。

“什么政体需要监察官?以美德为原则的共和政体需要监察官。败坏美德的不仅是罪恶,还有疏忽、失职......这些东西并不触犯法律,但戏弄法律;并不摧毁法律,但损害法律。所有这一切都应有监察官加以纠正。”孟德斯鸠认为,君主政体不需要监察官,在君主政体下,监察官会被应由他们监察的人拉下水。所以监察官对于腐败无能为力,因为反对他们的腐败势力太强大了。

默默在心里致敬这位伟大的哲人。他是在用理性思考,没有掺杂半分个人的离愁别绪。

雪,似乎停了。

(插图来自网络,非常感谢美图)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vlpkqf.html

雪,闭门闲读书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