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凯恩斯、美联储与中国崛起(16)

2019-01-05 16:53 作者:梦中人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993年第四季度的经济报告指出:美国经济出现了高速增长的势头,年增长率6%,此时格林又端出美联储的老规矩,警惕通货膨涨再袭美国经济,打算再度提高利率。克林顿闻之立即怒不可遏,但格林斯潘只对美国经济负责,只听从基本的经济定律,不屈从任何权贵。

格林开始“收紧钱袋”,连续加息五次,克林顿政府生怕加息会把刚浮出水面的美国经济再一手摁下去,甚至会影响到克林顿连任,舆论导向也偏向对克林顿的支持与同情,各家报纸纷纷认为格林是在与“臆想中的敌人作战”,格林却坚持认为等通涨来时再动手就晚了。其实在1992年格林就曾在书信中抒发了对克林顿的不满:“总统先生,我只负责通货膨胀的高级官员们给自己提薪的力度远超过通货膨胀本身,这不能不令人感到讽刺。”

1995年格林任期届满,此时克林顿也真想撤换这个不听话的美联储主席,格林也不失时机的做出调整,宣告美联储将不再“踩刹车”,而改为“踩一脚油门”,美联储将银行贷款利率迅速下调至4.75%。这一政策使投资者争先恐后奔向股市,华尔街气势如虹,1995年突破4000点大关,至1996年经济各项指标都达到了最好的妆态,美国经济增长强劲。格林斯潘终于缔造了魅以求的梦幻组合,即低通涨和稳步持续的高增长,这也使美参院在1996年批准格林第三次出任美联储主席。

1996年3月克林顿开始了他的又一次总统任期,格林给他的大礼是从不上涨的通货膨涨,永远牛气冲天的股票市场,低利率和高就业率。这一次格林真正让美国的经济安全“软着陆”,而不是象1988年般导致了经济大萧条,格林也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央行行长,当格林最后几次在国会现身时,竟得到了犹如金融救世主般的热烈欢迎。

东南亚地区先后出现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四小龙”和泰国、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四小虎”,这些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在很短时间内经济突飞猛进一跃成为了亚洲富裕国家,让整个世界赞叹和艳羡。

然而“太平盛世”掩盖的各种弊端却一一暴露出来,这些国家靠大肆举债建造的摩天大楼、大型商场、高尔夫球场等致各国经济更热,大量美元涌入上述国家使危机凸显,许多美国共同基金经理及海外投资人开始动摇,耽心他们的投资不能达到预期收益。自1997年初开始纷纷从各国抽出资金。这时大洋彼岸的索罗斯嗅到机会,这些资本投机商开始对泰铢发动攻击,结果泰铢、印尼盾、马来西亚元、菲律宾比索与美元的兑换汇价狂跌不止,到后来连新加坡、韩国、日本、台湾、香港汇率市场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们先是对泰铢彻底失去信心,紧随其后的是马来西亚元,后是菲律宾比索,印尼盾更是贬值到历史最低点,而且很快新加坡、台湾也不得不放弃汇率防线,仅有港币在做最后的抵抗。许多投资商纷纷打压港币,危机很快漫延到整个亚州,这引起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

格林对这种“亚州传染病”颇以为然,因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根本就不是危言耸听,格林虽实在不想扼杀自己好不容易培育起的“美国繁荣”,他这一犹豫却另亚州金融危机更如困兽冲破牢笼,变得疯狂无比,印尼总统因此结束了长达32年的主政史,香港指数也开始暴跌。 1997年10月21日香港股市下跌了765.33点,跌至1200点,港股跌幅竟达10.4%。10月27日东京股市开盘即暴跌800点,次日香港恒生指数又狂泻1400多点,下跌点数创历史之最,金融市场已是哀鸿遍野。为此香港特别行政区财长曾荫权特发表声明,说香港经济因素良好,股市下跌是外部因素和投机影响,投资者大可不必惊慌,随即他动用庞大的外汇储备吸纳港元,其次调高利益抽紧银根,与此同时大批中国内地资金入市,紧接着大陆降低利率也等于给了港股上扬的因素,令恒生指数迅速反弹,港元汇价复又稳定,“港元保卫战”遂告一段落。

美国一直在做壁上观,并未采取任何行动,曾经不可一世的韩国经济在1997年之后也遭到一系列致命打击,东南亚这股金融“祸水”当然不会放过韩国这只“病太极虎”,尽管韩国央行拼尽全力干预,以图终止韩元疯狂下跌的局面,可几轮下来韩国外汇储备竟被掏走200多亿美金,此时1998年的1100亿的外债也在等着还,韩国政府几乎面临绝境。美国人终于坐不住了,一旦韩国破产美国就难以独善其身,格林与各国央行行长们交换意见,希望他们尽力说服本国的银行延长对韩国的贷款期限。这次危机后格林斯潘与美联储才越来越接近美国与世界经济、金融体系的中心。

1997年10月27日美国的“黑色幽灵”也如期而至,投资者疯狂抛售手中的股票,恐慌开始在美国股市漫延,几天之内股指持续下跌6.8%,仅一天股市就蒸发掉6000亿美金,“亚州传染病”美国也被感染,欧州也难幸免,德国、巴黎卖单蜂涌而至,雅加达、曼古、新加坡、吉隆坡也都再劫难逃。格林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说:“美国良好的商业运行基础依然是稳固的,美国的经济形势仍明显好于其它国家。”他的发言对恢复市场信心起了决定作用,美道琼斯指数几周后翩翩归位,美国的繁荣还是在持续的势头。

1998年格林正全力与经济危机搏斗,不料本国的一家对冲基金却惹事生非,这家公司在债卷市场投资失利,半年损失45亿美元。对冲基金有个最大的特点,即它可以不受监督和管制,随意开展一些复杂的投资计划。赌徒本色就是这类公司的突出标志,他们往往靠嗅觉生存,利用他们这模式找出不同投资之间的差价。可一家公司倒闭又能对美国经济造成什么影响呢?格林斯潘却认为:在金融市场一片动荡的情况下,这家公司会网罗一大批下借注的人突然对之清盘,没人能说出究竟有多少人,从而会导致全球范围内的金融错位,这会殃及许多国家,自然也会包括美国。

1998年9月23日美联储召集17家金融机构开会,包括美林、摩根等大财团,希望众家银行联手施救,不要对脆弱的美国股市再次给予多米诺骨牌般的轻轻一击。因为美国股市的成功止跌并不等于“亚洲传染病”已被彻底治愈,日本已陷入危机,呆帐达440亿美元,其对应国泰国、印尼、韩国等东南亚国家都根本无力偿还借贷,已将日本拖入绝境。美国自然可不想步日本的后尘,因为美国也同样是亚州诸国的“输血者”。

格林开始酝酿是否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定了,如果这场危机从美国消失,那最直接的后果是导致美国的通货膨涨,繁荣的经济形势也会戛然而止。美联储最终没有降息,格林斯潘认为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输血,但此时危机已持续漫延到整个亚州,许多学者开始置疑格林处理这次危机的能力和手段。令人更加担忧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没钱了,需要美国“放下救生艇”了,但国会依然反对格林的这一提议。时隔不久俄罗斯向所有债主宣布已无力偿还所欠的部分国债,随之南美州的巴西、阿根廷经济也纷纷告急,至此亚州金融危机已演变成一次全球的经济危机。

2019年1月5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uipkqf.html

凯恩斯、美联储与中国崛起(16)的评论 (共 5 条)

  • 淡了红颜
  • 诗心云卿
  • 倚东风
  • 中国之声
  • 草木白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