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眼中的保姆

2018-09-04 16:07 作者:叶子棠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孩子一生下来,就由我娘帮着照料。后来夫妻关系紧张,就不想让老娘夹在中间为难,我步入了找保姆的行列。

那时的小镇,没有家政公司,只能通过熟人去打听。先后面试了三个,终于找到了理想的保姆。

第一个见到的阿姨,年纪六七十了,身体倒是不错。她是山里人,家里条件差,就在小镇租房住。我想,房租费,生活费,贴补家用费,全在我孩子身上,属于等鸡下蛋的一类,这类人,生活肯定很节俭,不会舍得为我孩子花钱的,我不喜欢。

第二个见到的阿姨要年轻点,五十多岁,她老家在山村里,当时住在镇上的女儿家。她说女儿是做生意的,我想,做生意,挺好的,可以让我女儿从小受点熏陶。问她女儿做什么生意,她说在幼儿园门口摆小摊。这阿姨还有一个比我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外孙女。小孩子大都喜欢吃小摊卖的东西,我担心他会把我买的东西给她外孙女吃,让我女儿吃小摊的东西,或许我是小人之心,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有阿姨说要来我家养孩子,那时孩子父亲在外经商,我要上班,我一个人,中午随便吃一点,他来我家,我还得做饭给他吃,太麻烦了。这不是我想找的阿姨。

我没有当场拒绝,过了几天,我去她女儿那里找他。问路问到一个年轻女人,她说她认识这家,都是同一老家出来的。我说明了来意,这女人推荐另一个阿姐。

此阿姐的丈夫,在小镇骑三轮车载客赚钱。家里有两辆三轮车,单双号分开,每天都可以出门赚钱,儿子上县城读职高,阿姐从老家出来给丈夫洗衣做饭,顺便带个孩子赚点钱补贴家用,感觉不错。这女人就陪我去找阿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是一间古老的平房,木结构,泥土地,前房后灶,中间饭厅,很简陋,甚至有点寒酸,但非常整洁,可谓一尘不染。阿姐才四十出头,应该说,很年轻。我当场决定,就这一家了!

开学在即,第二天我就带孩子上阿姐家。先一起玩一会儿,然后我出去转一会儿,让孩子有个适应的过程。第三天就送孩子上阿姐家,然后我就上班去了。

阿姐阿哥真把我孩子当女儿养。有一天不知什么原因,我没去接,阿哥让我一周岁半左右的孩子,坐在三轮车上悠哉悠哉地送过来,路上行人问做生意吗,阿哥说不做。我女儿就坐在三轮车上,张着她那个不算小的眼睛东张西望。

天冷,有时我上午第一节有课,阿姐就步行半小时来我家(那时阿姐还不会骑单车),等我女儿醒了,才伺候她起床洗漱,然后在街上买点吃的给孩子,再抱着孩子回家。那时我家住着落地四楼,只有一个大门钥匙,给阿姐一把,我家所有的抽屉都不上锁。

有时下班接孩子,阿姐烤好土豆等着我。有一天吃多了烤芋艿子,晚上肚子胀得要命。后来我再也不敢多吃烤芋艿子了。

一次我出远门,晚上不回家,就将孩子托付给了阿姐。到了傍晚,阿姐对孩子说,你妈妈晚上不来接你啦;孩子说,我妈妈会来接我的。看天晚了,妈妈似乎真不来了,孩子就说,嬷嬷,晚上我跟你睡好吗?这就是孩子,知道退而求其次,心里亮堂着呢!

后来,家庭、单位都出了变故,屋漏偏逢连,似乎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惨状。我是个要强的人,事业、家庭是人生的两大支柱,同时轰然倒塌,对我的打击可想而知。家不和被人欺,被人欺家更不和。曾经的亲密人,不仅拿刀捅我,还在我伤口撒盐;没有血缘仅仅雇佣关系的阿姐夫妻,伸出了温暖之手,给我个躲避风浪的港湾。阿姐,胜似我的亲姐。

现在,我偶尔去阿姐家,一般我都提前打电话联系,阿姐总会考好了土豆之类的等我,阿姐不会花言巧语,绝对是个诚实、善良的好女人。邻居都说我找了个好保姆,阿姐是我打着灯笼找来的!

前几天跟同学打电话聊天,他说他家保姆工资八千,年收入跟我一个快退休的光荣的人民教师持平。失落之余,我不禁心生向往,我觉得做保姆挺好的,这些天来我一直做着保姆,不仅仅是那诱人的工资。

我要做保姆,住别墅的保姆。住别墅的,家里大都没几个人,我可以要两个房间,一个卧室,一个工作间。别人花钱买别墅,我不花一分钱也住别墅,就像放烟火,你掏钱,你点引线,但烟火的灿烂,我看到的不比你少一分。大别墅,环境好,没多少灰尘,用不着每天都擦一遍,即使要擦,也随手擦一下就行了,自己花钱买的别墅,我也得打扫啊,还没有钱,现在住别人别墅,还有钱挣,多好哇。也别嫌麻烦,换个角度,打扫卫生,也是一种身体锻炼。做保姆的,就怕东家给你脸色看,这问题其实也不难解决,一者,运用你的脑子选一个好东家,如同我当初选择一个好保姆,良禽择木而栖,我有退休工资,无需饥不择食,二者调整一下心态就行,夫妻之间还有口角之争,自己嘛牙齿还要打架,想明白了,一笑就过去了。你给儿女带孩子,做带薪保姆,儿孙也不见得对你满意,也不会把你当太上皇!

现在保姆不好找,好保姆东家也珍惜。我想做保姆,我想融入到这个家庭中去,成为家的一员,或许我常年一个人居住,心里渴望那份家的温馨。我有缝纫手艺,我高兴给东家的孩子做衣服,只要东家不嫌弃。我喜欢做面点,我会换着花色给全家做好吃的。我还可以教育孩子……我想给东家带去一个老人对儿孙一辈的关爱。

当然我也希望有自己的空间,周末偶尔去野外剪点野菜,采点草药,平常的日子,也有空去游个泳,跳个舞,写写字,看看书,练练瑜伽。说真话,我不善于打扫卫生,最好东家再找个钟点工。嘻嘻!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ttskqf.html

我眼中的保姆的评论 (共 3 条)

  • 淡了红颜
  • 醉死了算球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