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个他者一条蛇

2020-05-25 16:41 作者:河马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个他者一条蛇

刘子乐 著

这本小册子,作者尝试提出一条时间线索:蛇—先知—他者。时间內视因之得以昭示。这里我愿引用自己的诗:“我的马儿,因为朴素/制造了雾”(《声音》)。朴素与归零,尤使反思成为可能。于是时间进入他者体验。历史之雾成为诗学问题。

——创作手记

最大的他者

时间而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而后

甸园

的甜蜜

血液进入体系

时间的耐心失去

——无题

目录

他者的说唱——代序

街头

他者

偶然

入赘时间

仿赵汀阳

第三方意象

桃花源·特洛伊

天空没有墙壁

秃我穹苍

归零

飘逸

形上威慑

沙漏·门洞·漏斗

读刘小枫《拥慧先驱》

论荷尔德林之“沉沦”

在公交车上读兰波

第俄提玛的孩子

教育的愤怒

性哲诗人

手机诗人

当下的时间

与小虎论写鬼

灵泊命名

凭靠构思

拟作:被摘除脑子

拟作:双重图像

拟作:接骨木

拟作:绳

拟作:刺猬

拟作:杂货店

拟作:澄明之气

拟作:古蛇

拟作:读者

仿尼采

我的没落

诗歌的遗憾

时间的修补术——代跋

附:诗学解释学著作目录

0.他者的说唱

渔夫:

你从山上下来,背后一点薪火都没有啊,晨雾倒是追着你,一路向下,樵夫?

樵夫:

你从江中来,江湖仿佛一个口袋,插入你的手,桨也没有一点水花,渔夫呀?

旁白:

呵,你像瀑布一样雾化了我,哪论什么水花!

合唱:

山环水,水环山。同为山水之友,一个罢了钓竿,一个收了斤斧。林泉下,两个不识字的渔樵士大夫,笑加加。

旁白:

时间不仅需要山水,更需代言。他者,渔樵?他们两个笑加加的谈古论今我喜欢。

2020

1.街头

街上人流、车流匆匆过

上完厕所总要冲一冲

匆匆而过,还有那

解散饱满的泡沫

动词都很虚弱

空洞也是洞

生活的轴

太匆匆

那年

你来不及说:

留下我,留下我!

于是此地空余黄鹤楼

古代的诗人,想象徒步

酬唱不一定要撒酒疯

而今仿佛隔空飞吻

亲热一下要预约

勇气超出节奏

厕所被穿透

2020

2.他者

那摔不死的,噢蛇

在甸园,可能作为先知

把人性环绕于一棵树

神的信念饰以盔甲

时间逃不出內视;

在大地上,蛇有时

就像一条草绳

踩上它身上柔软

像影子会咬人

一个他者

可怕的知识

是內视

2020

3.蛇

古老的敌意,不是来自那蛇

低头摇曳,的树枝,而是来自

他者的內视,光裸再也待不住了

不死,永生的信托,死亡丢掉工作

2020

4.偶然

一个他者

一条蛇

我们认识吗

作为先知

被图腾

属于神话类型;

作为他者

被敌视

可能是基督的意思?

一个他者一条蛇

命运就这样

卷入政治修辞?

2020

5.入赘时间

历史就是现实的年轮。

——赵汀阳

入赘时间,沉默懒得卧底于石头

行动—任凭风搬不走的咳嗽

日落山是否点头?懒汉也

不会移动影子的节奏

飞鸟的眷属走动了

尘土还很沉重—

年轮仿佛

皱眉头:倘使

语言没有让时间复苏

石头可能原封不动

那就让风从内部

弄出一些花纹

馈赠于人

2020

6.仿赵汀阳

就像风必摧之要对得起木秀于林一样,

家具要对得起木材,衣服要对得起棉花

酒要对得起粮食,意象流变就这样——

诗要对得起语言,我们偏偏忘了这一点

哦致敬!思想—问题,敞开多少可能性?

存在尤使变在鉴定完毕,简单而坚定

“生生”之为大德,“富有”之为大地,

观念得以维系,栅栏乃至取缔。

2020

7.第三方意象

渔樵之所以远去而山水为现代收编

因为景观—数字,进入语境就像

一种优势,中断对话,第三方

作为意象,是产业还是忧伤

吸收山水那血液中的血液

一个谁也找不到的中介

2020

附记:

作为人创世,业中有孽。这就是神加之于人的血液—像光裸一样纯洁。倘使我们反思,时间与人,离不开历史之“业”,历史之“孽”。当下的人,活于业—意义,死于孽—问题。而山水—渔樵—社会作为意义链与问题链提出,是赵汀阳的发明。若以內视而论,忧伤作为中介该不是“那血液中的血液”?

8.桃花源·特洛伊

渊明设计桃源。素心就像天地密钥

渔樵不在场,那远去的背影依然

并未停止沧桑之流淌,而海伦

走过特洛伊城墙元老院甚至

被一种美震撼凝固为动荡

山水无恙,聚敛形而上

他者就这样岁月两团

2020

9.天空没有墙壁

火焰来不及模拟,竖琴已经洋溢

天空没有墙壁,插座只是接纳友谊

黑洞作为主人翁,它需要一个好帮手

忧郁的马蹄,输入验证码可显示空灵吗

2020

10.秃我穹苍

司马街边。百年清狂。

老虎斑斓。落点金黄。

风既哑然。无那担纲。

秃我穹苍。失落道场。

2020

11.初夏

此时无别事,一心只采花。

诗赠草药佬,香帅不是我。

2020

附记:

草药佬,辟地种植各色草药。当下木槿花正大尺度开放,纯粹,鲜活,这就是家乡的味道。

12.归零

炮庄方以智,药地熬苦涩。

野老逍遥渡,归零美兹兹。

2020

13.飘逸

砍也无节奏,不成独木舟。

大海被犁过,飞白镂空手。

2020

14.形上威慑

在塞尚《圣维克多山》面前

诗人盲了,被穿透了感官

山是那么单纯而色彩

那么神圣抵近灵魂

形上威慑里尔克

“自摩西之后

再无人

能见一座山

见得如此伟大”

2020

15.沙漏·门洞·漏斗

想象时间,形同门洞。这扇门,这个洞,它的材料,它的吸附,它的逻各斯,它的厄洛斯,只能是时间结构之內视。把自己送上门,作为男人,俗称倒插门。倒插时间之门,这个“倒”字与“逆旅”之“逆”,意思相近,时间该不是被反转?其实时间有点像观音大士,时时处处应机显示。有胡子的,是观音;有刘海的,也是观音。雌雄同体,并非丝滑巧克力,而是行事之便宜—变易。时间因变故而历历在目,仿佛充满沧桑感。孔子一句“述而不作”,这“述”就是语言介入时间之昭示。就像一个人怕别人不知道他怎么怎么,就得拾掇拾掇乃至说道说道吧。孔子虽为圣人,也有无奈。列国君王不按他说的作,退而求其次,“述”也是一种洞察,一种整理,一种创作。更好的时间概念,当然是去—作,不少神话就是创世之作,有创举也不错。作—述之间,各自进入时间的门洞,內视生命的轮廓。诗歌作为抵抗,是语言让时间显现。谁摸同一个门洞?作为物理的时间,只是一个沙漏。地狱—天堂的时间,却设置一个人性的漏斗。人把自己的意志品质送给时间,而变易作为现场,入门的抵抗可能千古流芳而永恒无言?

2020

16.读刘小枫《拥慧先驱》

拥慧—

先驱乎

后驱乎

內视—

不余欺

灵魂颜色

突破人格修辞

2020

17.论荷尔德林之“沉沦”

在我的內心感觉中,时间以铁轨的形式,向上或向下延伸?在时间结构面前,有限的战栗构成深渊之底,谁也不可能占用时间太多的耐心。不朽仿佛是铁轨磨擦的声音。时间若以担架赋形,它的终极性可想而知。这就是昼与夜的碰撞。白色之于透明,意味着死亡或新生。在我有限的阅读里,第俄提玛的孩子—小说《许佩里翁》时间精神的自我生成—自我传承,并不弱于作者荷尔德林以颂歌形式流露出的神—人化的“沉沦”意志。神—人化只是圣混沌的极致本能。而时间本身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或偏离。与其说技术时代来临,不如说审美理性倾向于仰角体操。现代以降,没有哪个诗人如此寂静和疯狂,专注于时间与人之“神交”。这就是神—人化的终极体验。在此意义上,荷尔德林的时间沉沦,先上扬到纯洁的高度,再回落到肥美的大地上,正是这种铁轨般上—下延伸,使诗人承受一切时代来临而自我继承的跳跃—断裂—沉沦之全息挑战。时间盘缠之于创作体验,乃至阅读体验,就像盘丝洞或纺织女神,把时间这张大网作为“软卧”馈赠于寂寞的旅途。

2020

18.在公交车上读兰波

作为诗人,他只是吟出童心之歌。

作为通灵者,他终于取得形式突破。

终极体验,模糊穿透,尤如意态结构。

兰波,适合我—在公交上随意破译什么!

2020

19.第俄提玛的孩子

共同体作为意象,异乡人浮现

第俄提玛,谁与之对话,抽象光,

集中思想,人人都一样,经由教诲

黑暗,迷狂,膨胀,取得时间,岁月

两团,是否复苏一个他者,噢孤独

诗乃法度,赞助第俄提玛的孩子

2020

附记:

第俄提玛的孩子。从诗学意义上,有两种背景指引:1.品达—荷尔德林—尼采;2.顾城—海子—东荡子。前者具有古典学修辞背景,后者仿佛把语言当作神来献祭。至于第俄提玛的教诲,怎么聆听,将决定诗人的回应与发音!

20.教育的愤怒

终需朝拜。骨灰盒没有华丽的修辞

为了,也为了受苦,他的灵魂

因为朴实,曾经使教育的愤怒

如扁担直射,感谢我的唐突

话语顶撞他的决策,留下细节

回忆像落日落魄,某次冲突,

他与朋友会饮,被我蔑视

我诅咒美的陶醉—喝马尿

我一生中最肮脏的比喻

像绷带,绷紧马蹄铁

决战软实力?噢父亲

赞扬我的过失,我肯定

对商机敏感却厌于跑马圈地

至死仿佛握手言和,藐予小子!

2020

21.性哲诗人

“性哲”仿佛精灵—他者的结合?

——题记

性哲诗人何所指?性者,非狭义所谓之食色乃性也,它指向生存可能,涵括天性—神性—人性;哲者,时间精神之译制—依止—繁殖。性哲堪称自创语词。这源于一个朋友对我的批评或定位。我倒是无所谓,倘若其来有自,并非空穴来风。那么,怎么接受和揭示,才有价值?就像上述的指引,又难免引出新的问题——自我理解与自我反思。是的,性乃生存依据,也不极限于个体—人际,应扩张到整个大地,尤如柏拉图之爱欲,没有性的世界还是世界吗?哲乃时间精神之创世教育,哲人就是智者,标志性是形上之诉求?汉语组合特别丰富,也不乏弦外之音!如此性哲,反过来便是哲性!但我不是哲人,处于性哲关联域,充其量只是一个行者—思考者。反观—返回自己,诗学解释学仿佛把性哲结合得本能本体而已。这让我想到另一个问题—可溯源。是啊,当下我们身处险境,就是因为每天包围着我们的东西,它不仅不可溯源,更有不少隐匿者—非译制者存在。于是我们摸不到环保结构或难于抵近安全岛?噢,他者,倘使结合,性哲不分,妙手回。以灵的名义,我愿承认,作为性哲诗人?

2020

22.手机诗人

伟大没有自己,结构只是凑巧而已

什么山盟与海誓,并无神圣洋溢

不懂高科技,诗怎么显示自己

作为载体,手机要高于天机

手来不及忧郁,苍白抒情!

2020

23.当下的时间

当下

的时间

就像一张网

谁补过这张网

梅尔维尔的白鲸

在足够容纳两个大国

的蓝色婚床上

撕咬也是一种嚣张

诗人北岛呢

以一个苍白意象

存在本身怎么

与时间对抗

独词成篇

雾一样普遍

和抽象

2020

24.与小虎论写鬼

鬼可能是现代最神秘之隐者

——题记

不怕破碎,只要结构涌跃出现代张力。蒲松龄的鬼,就是小虎的鬼。背景音乐当然是山水,而当代视域固然是城际。可以借鉴顾城—鬼进城的构思。让诸多美丽的女鬼,尝试进入城市,进入人群。就像雾里的花染上了时间精神,也不乏市井豪门之人际密码。系列的鬼,构思系列化。类型化。个性化。构思之伟大,意态之写法,入境之层次足以打动苍白的读者吗?于是呼唤鬼之正义—鬼之胜利—鬼之退隐。如是我闻,细节充盈整体。张力充盈虚拟。小虎借助聊斋跃升想象,鬼就是面具,鬼就是容器,鬼就是冥冥中容忍最后的创世。由此看来,小虎语言之壳仍需时日—打磨,也就是说,一朝语言之壳并入语言之核,一切皆有灵芬,活脱脱就是女巫与山鬼之复合,传统与现代之反讽。诚如是,鬼就比较阳光,鬼就比较高贵。小虎既有志气,千万不要以专栏决定销路疲于板块收割。一个人的写作,尝试是唯一的选择。真理是唯一的自足。余者何足道哉!真理是朴素的,人性神圣,鬼也神圣。

2020

25.灵泊命名

赫西俄德说:首先存在的是混沌,

“然后宽胸的大地,一切事物的

永恒的安稳基础,随之而起,

随后是爱神。”视漂泊为命运,

继混沌而生的还是大地和爱神吗

漂泊或许很年轻,它本人草创甚至

操持了沧桑韵律?更透明的,该不是

灵泊命名,复苏他者尤如自我创世

2020

26.凭靠构思

凭靠构思,材料作主

哇塞,诗歌;

时间之缝,死也塞不住

那缝神一样卖弄

是否俘获一条孤独

而岁月哗变

永恒到处流淌

2020

27.拟作:被摘除脑子

过度昏迷,影子

被摘除脑子,

我就在你深处,

与你打赌

万物

在场,空无

(策兰《暗蚀》,孟明译)

28.双重图像

 

被施舍的骨头,不可名状

谁还敢说,

你一路孤独?

几个赠送的语词

墙后的金属嗓音,尽皆凋亡

为了所有通向自尊的

难行的岸

敷上双重的图像

(策兰《暗蚀》,孟明译)

29.拟作:接骨木

 在通往最敏锐听觉的路上,

我摸到了

自己皮下的光明老茧;

接骨木后面

分裂思想乐章

一道烟雾缭绕的

源泉。

(策兰《暗蚀》,孟明译)

30.拟作:绳

 

也用你的手,去抓

那永恒的外面

就要歌唱了

我比你多一次死亡

(策兰《暗蚀》,孟明译)

31.刺猬

“多一点光明吧,黑暗之物!”

美会把人遮蔽,

除非你是一只刺猬

海向我们呕吐,

在自己的汁液里

孤独

(尼采《狄俄尼索斯颂歌》,孟明译)

32.拟作:杂货店

浩浩凉风来了,

不要问:为什么!

杂货店旁必有酒垆

把你心上那团火给我!

这共有的深渊,跃入每一种偶然

(尼采《狄俄尼索斯颂歌》,孟明译)

33.拟作:澄明之气

在澄明之气里

嗅遍每一座原始森林

在毛色斑驳的猛兽中间

但愿我已被逐出

一切真理!

悠哉讽世,悠哉鬼雄,悠哉喝血,

投入自己的深渊……

你这疯子,你这诗人!

你在人身上撕碎上帝

如同在人身上撕碎羔羊

(尼采《狄俄尼索斯颂歌》,孟明译)

34.拟作:古蛇

把自己引到那古蛇的天堂

这把梯子想上来吗,

你盘坐在你的不幸之上?

所有祝福者皆目光朝下

这块铜板—名声

用来付账

(尼采《狄俄尼索斯颂歌》,孟明译)

35.拟作:读者

充当读者

当心哦,

他的

伟大思想

全都出自内心。

(尼采《狄俄尼索斯颂歌》,孟明译)

36.仿尼采

倘使岁月两团,

一条孤独如何担当,

进入自身—盘入自身?

尤如伙伴?不安?碰撞?

噢,杯弓蛇影,未来而已!

一个人的杯底,时间溃不成军。

2020

37.我的没落

风刮过

我的没落

秃是唯一的战争

杀死那黄昏

夜视镜

悬壶

或被捕

就像自来水

不洁唯有

漂白粉

更深的击入

2020

38.诗歌的遗憾

诗歌的遗憾是否突破他者的震撼

就像永恒打断,节奏居间—畸变

作为整体创世之概念,飘飘然

是结构使然?与虚无去较量

2020

39.时间的修补术——代跋

唯一的网只能是时间。

唯一的关联只能是时间。

唯一的先知也只能是时间。

谁能挣脱或撕破时间这张网?

当下,今天?网本身有眼有言。

观看与言说,技艺加上传说!

古老的动作。在模仿中成熟。

历史的节奏。动作的结构。

时不时,冲破这张大网。

破了

漏了

怎么办?

一个字:补。

反思就像匠作?谁补过

时间这张网,于我

仿佛一种召唤。

有时我想,人类发明修辞术,

仍需发明一门手艺—像补天一样。

2020

附:诗学解释学著作目录

环保诗学九部曲+五部曲

诗学三部曲

何为独声,孤即文字

是圣混沌,是光裸者。

——鸣谢

一、九部曲

 

 第一部:《圣坛:灵的写作》

 第二部:《应感集:诗歌及其工作》

 第三部:《混沌:我的情本体》

 第四部:《感恩集:别人的自己》

第五部:《重音集:出品人之歌》

第六部:《缘起集:乡愁与记忆

第七部:《月台集:液压与抒情》

第八部:《光裸集:创造与命名》

第九部:《心动•说唱》

二、+五部曲

第一部:《小随笔:我的诗学博弈》

第二部:《混沌全称:批评的诞生》

第三部:《虚拟阅读:我的命名方式》

第四部:《天机集:我的文学方剂》

第五部:《诗母集:批评性创作》

三、诗学三部曲

第一部:《诗学:线索与路径》

第二部:《母本:时间与修辞》

第三部:《一个人的诗学》(已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ttbkqf.html

一个他者一条蛇的评论 (共 2 条)

  • 浪子狐
  • 倚石老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