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甘南行(1)——大气阳刚扎尕那

2018-08-13 10:34 作者:竹影清风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扎尕那,被朋友们推荐了很多次,始终未能成行。周末,被再次鼓动后难抑向往之情,于是请了半天假,开始了两天半的甘南之行。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过去的蜀道,没有体验过。近年来去过几次四川,铁路、公路都走过,感觉并不十分艰险。然而这一次的甘南之行,却让我们感受了“陇路”的艰难。

我们一行八人分乘两辆车于中午出发,原定进“兰海”、过“兰郎”高速,之后再经213国道抵达迭部。但因朋友们好久不见,上车之后相谈甚欢,打头的我竟然懵懵懂懂地错过了进入“兰郎高速”的路口,一口气跑到了临洮。

“没事,这边可能路况差些,但是风光还是不错。”老周明显是在安慰我,但有什么办法,只好将错就错。

从会川下高速转入212国道,路就没那么好走了。今年甘肃水较往年要多,正是汛期,山上不时有滚石滑落。在原来就不宽敞的山路上择路而行,一是慢,二也提心吊胆。有那么一会儿,车内静悄悄,只听见发动机的“隆隆”声。

汽车在岷山上蜿蜒穿行,为了缓解疲劳,也为了减轻朋友们的紧张情绪,我应景唱起了毛主席的《七律 长征》,朋友们随即附和。凭窗远望,虽然“千里”踪迹皆无,但是车外风光和车内歌声,也足以让我们“尽开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山路弯弯,逶迤盘旋。走着走着好像被突兀的山峰挡住,似乎无路可走,只有到了跟前,才看到两山之间劈出的狭窄通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常常被用来形容面临问题而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的时候,鼓足勇气去面对,说不定就迎刃而解了。前人总结生活经验,总是隐含着深刻的道理。

途经腊子口战役纪念馆路口,路面宽阔了些。长时间的山路行驶,我也有点疲累,于是招呼同行的另一辆车靠边休息。

腊子口很多人不陌生,当年红军长征途径此地,通过正面强攻与攀崖迂回包剿的战术,经过两天的浴血奋战,以少胜多,出奇制胜,全面攻克腊子口天险,奠定了长征的胜利。

曾经的天险旌旗猎猎、杀声震天,血与火淬炼出红军长征的英雄诗篇。如今的山崖层林滴翠、流水潺潺,风和雨浇筑了锦绣河山的世外桃源。除了腊子口战役纪念馆,铁尺梁景区、老龙沟景区都是游人休闲纳凉的好去处。

我们的计划没有安排此处逗留的时间,虽然风光宜人,却也不敢迷恋。稍事休息调整,便又匆匆上路了。接下来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听着似乎不太多了,但因全是崎岖的山路,还得提防随时滚落的山石。这段路跑的很辛苦,用了将近四个小时。

当晚抵达迭部已经不早了,吃过晚饭后没有其它活动的时间。想到明天要去拜见魂牵绕的扎尕那,还是赶快歇息吧!

翌日一早,继续一段坎坷难行的山路行进,首先撞入眼帘的是“纳加石门”。路边石碑的后面,一座虽不高耸但很雄壮的山峰矗立眼前。裸露的山脊,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俨然铁骨铮铮的硬汉……

走访过许多名山,峥嵘崔巍、峰秀峦叠、磅礴凌险、气贯长虹等等不一而足。但是一看到扎尕那的山,还是感受到不一样的气质。刚中有柔,柔中带刚,坦荡荡,气冲冲。

钻出山峦抵近景区,半山处被跃入眼帘的画面吸引。顾不得碎石路面尘土飞扬,甚至来不及和同车的朋友打声招呼,靠边停车后迅速拿着手机下车,拍下了这幅画面——山上白云缥缈,山脚村寨房屋铺排有序。是哪位山水大师的杰作?不,真真切切,这就是迭部县益哇乡东哇村,它正活灵活现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天,蓝的澄澈;云,白的刺眼。天气过于晴好,一丝微风都没有。巨大的天幕汰洗了所有的杂色,只剩下了边际分明的天蓝云白。没有了风的扰动,云朵则专注于自我的选择——或驰骋的骏马、或静卧的玉兔。不经意的往右一瞥,只见一对恋人手拉着手,拥吻在山的两侧,久久不肯离分……

太阳避开云朵的时候,灿烂的光投射到了所有可以照耀到的地方。此时的山峰煜煜生辉,草木葱茏,赭色岩石侧峰壁立,直冲云端,似要把天地相连。别说,当天地辉映,展现出的才叫恢弘大气。

傍山的村寨错落有致,静谧安详。三三两两的牛无人牵领,散漫地游荡。我们的车子在指引下停在了临时修建的砂石地面的空地,刚一下车,就有一个身着藏袍的男人走过来,晃动着手中的图片,热情地招呼:“要住宿吗?一晚150,包吃饭。”他指着村寨的方向:“就在上面,小木屋,干净卫生。”我看了他手中的图片,房间有浓郁的藏族风格,整洁清爽。如果不是安排了下一站的行程,真有心体验一下有如仙境的藏族村寨。“下次吧!”我礼貌地、同时也不无遗憾地谢绝了他的邀请,和朋友们走向景区大门。

天祥地和,给了我们一个好心境。从景区门口到一线天,可以选择乘坐电瓶车,也可选择步行上山。起初澎湃的心潮促使我坚持走路,想一览无余地领略扎尕那的美,但是没有朋友们的普遍响应,加之伏天烈焰的炙烤,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

山道是用水泥浇筑的,窄窄的只能一辆电瓶车通行,大约每一公里处有一个会车点,上下车辆的交会只能在此进行。驾驶电瓶车的全是东洼村的村民,原先它们的生活不知道是否富足,现在,因为这山,得到改善是毫无疑问的。

山道崎岖,走走停停,倒给了我们细细品味的机会。扎尕那的山并不十分高大,却极富个性的张力,林林总总铺列开来,像放大的石林,对应每一座山峰,应该都有它们的经典。景区没有导游,也没有编纂故事,原生态给游人提供了广阔的想象空间,你可以调动知识积累和生活阅历,去体会它们的喻示。

北方的山水河川,通常的印象是粗犷豪放。扎尕那不缺骨骼的健壮,同时兼具了秀丽柔美。峻峭的崖壁容得下一些花草树木,依然沧桑,更显峥嵘。包容是一切人和事物相对完善的前提,正所谓: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钢,不可谓不硬。较之于铁,它的优势是具有韧劲。我的眼中,扎尕那无疑是一块好钢。在这里,只要用心,我想是可以吸取到它的一些精髓的。

所有的山都是在挤压的过程中形成的,一旦矗立,流年经久,任凭风霜雪雨、沧海桑田,轻易不会改变。所以说品德如山。称之为品德二字,绝不是一时一事。顺畅时得意,逆境时萎靡,权贵当面谦恭,弱小近前嚣张,或许就锦衣玉食了,但永远不会与山为伍。

下了电瓶车,就只能走“马路”了。我们蹒跚而行,一步一景。女人们大呼小叫,招呼同伴分享自己“美”的发现,催促男人为她们揿动快门,希望把自己融入这诗画般的景致,定格美的瞬间。

耳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由远而近。循声望去,一个壮汉随着节律,晃动着壮硕的身体,悠哉游哉的走下来。我侧立路边,不想打搅到他,目送远去的身影,仍然沉浸在笛声、水声、以及马蹄声交汇而成的浑然天韵之中,如痴如醉……

迷了眼、醉了耳,更重要的,洗涤了蒙尘的心!

伴随“马路“的,是一条清冽的溪流。

正午已过,我们拿出自带的食物。昨天赶路太累了吧,忘记了把肉食卤蛋等打开放到阴凉处,这会儿只能摆在草地上让给流浪的猫狗吃了。然而大饼夹着“老干妈“,伴着潺潺水声、蝉鸣喧,我们竟然也能吃的风生水起。

奇怪!一样的东西,换一个环境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毋庸置疑,扎尕那以山闻名。当你置身其中,被雄伟壮丽深深折服的时候,蓦然瞥见穿行于山川间的水溪,才发觉千姿百态的山峰因为欢腾的水流,具有了神韵的灵动。

山水相依,云峰互动是扎尕那最为出彩的独到之处。虽然烈日炎炎,虽然步履维艰,但是这山、这水、这天、这云似乎就给你注入了神奇的力量,让你流连忘返,不知疲倦。难怪,据说一百年前美籍奥地利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惊叹于扎尕那的美景而发出:如果《创世纪》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扎尕那,在藏语里的意思是“石匣子“,这种表述我以为在当时应该是指比较封闭而言吧!要我说,一定要给它一个定义,必须要用: “大气阳刚”四个字。

喜欢这儿,尤其这儿的山。但是现在,又不能不和它分别。以后,一定会再来。得意时要来,失意时更要来,因为它能够给到你——坚持的动力和坚定的力量!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qeskqf.html

甘南行(1)——大气阳刚扎尕那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