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阿克梅派三大诗人

2020-07-21 22:04 作者:ykxonly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阿克梅派三大诗人

谷羽 《 中华读书报 》( 2013年09月11日 11 版)

《钟摆下的歌吟》,[俄J古米廖夫、阿赫玛托娃、曼德尔施塔姆著,杨开显

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3年6月第一版,28.0

0元

《钟摆下的歌吟》,(俄)古米廖夫 、阿赫玛托娃、曼德尔施塔姆著,杨开显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3年6月第一版,28.00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阿克梅派诗选《钟摆下的歌吟》是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最近推出的翻译诗集。通读全书,感到作品选得好、诗译得好、序言和附录文章写得好,编排校对和装祯设计好,集四好于一身,堪称精品,真希望自己也能出版一本这样精美的译诗集。

据我所知,我国出版过《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俄国现代主义诗选》、《俄罗斯象征派诗选》,阿克梅派诗选单独结集出版尚属首次。

“阿克梅”一词源自希腊语,意为“巅峰”、“高峰”,因此“阿克梅派”又有“巅峰派”或“高峰派”之称。它是二十世纪初俄罗斯白银时代一个人数很少的诗歌流派,却出现了三个有影响的大诗人:古米廖夫、阿赫玛托娃、曼德尔施塔姆(本书最初的书名叫《阿克梅派三重奏》)。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布罗茨基在斯德哥尔摩发表获奖演说,列举有资格站在获奖讲坛上却被这一荣誉忽略的五位诗人,依次是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玛丽娜?茨维塔耶娃、罗伯特?弗罗斯特、安娜?阿赫玛托娃、魏斯坦?奥登。布罗茨基说:“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他们的总和——但却小于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个体。”

诗歌翻译家杨开显先生关注“阿克梅派”由来已久。他的著作《真实的世界文豪》(新华出版社,2007)当中,就包括几篇描写俄罗斯诗人悲惨命运的文章:《古米廖夫与阿赫玛托娃:人生情的悲剧》,《帕斯捷尔纳克:获诺贝尔奖前后的险风恶浪》,《曼德尔施塔姆:因讽刺斯大林而获罪瘐死狱中》,《茨维塔耶娃:告别诗神走向死神》。其中的两篇文章经过修改充实,作为附录收入到这本诗集当中。诗歌作品与诗人的坎坷经历两相对照,特别有助于读者理解诗作的内涵。

从2007年再往前回溯十年,四川文艺出版社于1996年出版了杨先生翻译的《帕斯捷尔纳克未来主义诗选》。正是在这本诗集的“译后记”当中,杨先生形容自己译诗是“戴着脚镣手铐跳现代舞”。他说自己主张以格律诗译格律诗,以汉语诗的“顿”对应原作的“音步”。因为帕氏原作是严谨的格律诗,所以翻译成汉语的诗篇大都字数整齐。原作多押交叉韵ABAB,译作则偶行押韵,即ABCB,目的是让读者尽量领略原诗的风貌。如果诗意和格律难以两双其美,则取诗意而舍格律。我很赞赏和认同他的译诗方法与原则。

在《钟摆下的歌吟》这本新的译作当中,杨先生的翻译风格不仅得以延续,而且更加娴熟,语言凝练清新,非常接近阿克梅派的艺术主张。原来以诗人古米廖夫为首的阿克梅派,力图革新美学,摆脱象征派的影响,以新锐向上的姿态,否定象征主义诗人所推崇的象征、暗示、隐喻以及神秘主义倾向,他们主张“返回”社会现实,追求诗歌语言的清晰、明快、雕塑性与具象性,注重生活细节,借鉴戏剧化的手法,拓展艺术视域,增强艺术审美的感染力。

由于杨先生对阿克梅派的艺术追求有深刻的把握与理解,加之他本人多年写诗,对新诗的格律研究有素,所以他的译笔质朴、流畅,格外注重节奏、音韵和音乐性,因而与原文对照阅读,能给人带来双重的美感。比如阿赫玛托娃所写的《最后一次约会》开头四行:

我的步履还依然轻捷,/可心儿无望地变凉,/我竟然把左手的手套/戴到了这右手之上。

译文诗句工整,节奏鲜明,与原作相当。通过生活细节和形体动作,表现抒情主人公的心理变化。原作精彩,广为传诵;译作同样饱含诗情,彰显了艺术中的“这一个”,必定会赢得读者喜爱。

又如诗人曼德尔施塔姆,推崇希腊文化,推崇但丁,他以自己精湛的诗句抒发人道主义情怀:

永垂不朽的不是罗马,/而是人在宇宙中的位置。/帝王们企图把它统治,/牧师们为战争寻找根据,/没有人,房屋和祭坛,/如肮脏垃圾,只遭鄙弃……

诗人看重的是“人”,而不是“房屋和祭坛”,正是基于这种情怀,他才有魄力和胆量写诗嘲讽“克里姆林宫里的山民”,从而因诗获罪,因诗丧命。

目睹血染的诗篇,诗人的不幸遭际,不由得想起了白居易写的《李白坟》:采石江边李白坟,绕田无垠草连云。可怜荒垄穷泉骨,曾有惊天动地文。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

跟身遭流放、四处漂泊的李白相比,阿克梅派的三个诗人命运更沦落、更悲惨,古米廖夫被枪毙,曼德尔施塔姆死在远东集中营里,两个人尸骨无存,连坟墓都没有,1946年阿赫玛托娃则被苏联作家协会开除,受到点名批判,将近十年被剥夺写诗的权利,用诗人自己的话说,仿佛生活在坟墓里边。

真正的诗人追求人格独立,精神自由,个性张扬,特立独行,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他们想远离政治,偶尔会站在当权者的对立面,因而付出惨痛的代价,受到囚禁、流放、甚至被杀害。看他们的诗歌作品,写爱情,写自然,写远行漫游,优雅精美,犹如精致的瓷器;想他们的遭遇,如同瓷器碰撞无情的铁锤,粉碎是必然的结局。而美的破碎,脆弱凄美,充满了悲剧性,但柔弱中隐含着刚强坚韧。诗美的价值,人格的力量,需要时间来证明。阿克梅派三位诗人经历的是人生劫难,得到的是身后的名声。阿赫玛托娃被称为“哀泣的缪斯”,“俄罗斯诗坛的月亮”,能与“俄罗斯诗坛的太阳”普希金相提并论,自有其内在的逻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psbkqf.html

阿克梅派三大诗人的评论 (共 6 条)

  • wuli小仙女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水墨残荷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