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致歉枣树

2018-10-09 12:39 作者:警营雅士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家居住的郎融聚小区的绿地长满了花木,其中不少是居民自己栽种的。楼下这株黄河滩枣树就是前房主的额外馈赠。接手这株枣树已经2年,我们每年都勤勉地浇水、施肥、打药,却从不见挂一粒果。最恼人的是它只知疯长叶子,那些长出的叶子虽极嫩绿,却非常细小微密,一丛一簇遍布树身,连裸露的根部也臃肿不堪,怎么看都有碍观瞻。忍耐许久,今年说什么都不能再纵容它。植树节前夕,岳父准备买几株银杏取而代之。

说干就干,我和几个邻居马上找来刨树工具。不就是胳膊粗细的枣树吗?反正周末有时间

先拿铁锨除掉表层土,然后直接斩向小根结。“嚓嚓嚓”,所向披靡。没想到它这样不堪一击,看来早就该除掉了。我们脱掉外套摩拳擦掌,真有几分伐木工人的豪气。

接下来,有了难度,地下的根并不纤细,于是拿来铲子。“砰砰砰”,树根弹性十足,铲子竟被弹了回来。再找出一种很尖利的铸铁工具——锛角,果然握在手里很有分量和力度,不像铲子那样轻飘飘的。沉重的锛角一下一下砸在树根上,不一会就劈得七零八落。那些破损的根在黄色的土地里露出细腻牙白的肌理。

我不由得怔住,注视这些伤痕累累的树根。牙白的肌理上竟然还有几许红丝,像极了宰杀后的鸡腿。摸一下,湿湿的汁液一下粘在手上,冰凉、悲情,像枣树的眼泪。

不忍再砸下去。就退到一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邻居们用力地刨挖、摇晃,枣树已经摇摇欲坠,地上满是残枝败叶。可是,有一个根却扎得很深,紧紧牵着枣树,像即将脱落的牙齿,却连着一根筋肉,生生让人难受。他们用力扯着枣树来回晃动,无奈根还是安然不动。不由想起海明威的《老人与海》,那个渔夫和大鱼就这样对峙着,海明威这个硬汉表现的是人类战胜自然的勇气。僵持了良久,他们想出一个办法,像推磨一样推着枣树转圈,一圈一圈,枣树的根如此韧性,大大超过我们的估量,在树皮被拧成一股很紧的细绳时,树根终于戛然而断,枣树轰然躺倒在地面。

刨树人也精疲力尽。

被撕裂的粗壮的树根在阳光下裸露着牙白的肌理和红色的血丝,又让我想起宰杀后的鸡腿。

不忍再看它一眼。

它原本可以在小区的绿地上年年发芽生长(只要没有多事的人来管),却只因为不美,就被理所当然地结束了生命。佛陀说他曾有一世做过鸡蛋花树,而我们的前世会不会也是一株树?孤独、柔弱、无依,或虽然伟岸强大却仍不免倒在斧斫中哀泣?

我们完全可以把它移至附近山上,也许在那自由广阔的地方它会康复成一株健康的枣树,会迎着风微笑,会结出一树果实。即使不能结果,至少可以在山上以自然的方式走完树的一生。为什么我们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总是怒目相向、不能容忍呢?

牙白的肌理、隐隐的红血丝、冰凉的眼泪……

再看看原地站起的几株银杏,怎么也没有枣树的熟悉亲切。

谨以此向这株枣树致歉。以后再不会轻易砍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ppskqf.html

致歉枣树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