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卖书之难

2018-08-26 16:30 作者:赵自鹏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妻三番五次地说,将家里的书卖卖吧,你看堆得书房客厅到处都是,自己看着下不去脚堵得慌,即便有客人来总也是凌乱不堪吧。

妻一次次地说,我便也一次次地答应着。这些书,既有我多年积攒下来的,有曾经上学时留置下来的课本,总觉得卖掉可惜;也有近几年或买或搜集来的各色读物,一直充斥满偌大的书橱,一直未来得及清理。大部分是儿子一直到刚刚高中毕业所积攒的书本、辅导资料及试卷和练习册,或堆积在书房的写字桌上,或堆积在一个闲置的鞋架上,甚至装在编织袋里堆在书房、客厅以及阳台的地上,满满当当地令妻子很是看不惯。

迫于妻又一次地催促,我把儿子倒下来的书籍资料装到纸箱里,悄悄搬到地下室里。地下室里除放些经常使用的物品外,其实也放满了几年来积攒下的旧报纸,现在又搬下来这么多的旧书籍,令狭窄的地下室已是更加拥挤了。

妻不得不声色俱厉起来说:“现在废报纸都涨到一块多一斤了,你不趁着当下书报的好行情处理掉,难道非得等到一文不值再白送人家不成。”

“我不是不想卖,你说这试卷废本子的卖掉也就卖掉算了。你看像红宝书和五加三这些辅导资料,还崭新崭新的送个人不好嘛!”我敷衍着妻。

“你能送给谁啊?这书本都一年一个小变化,不到三年又是一个大变化,况且后年高考又实行3+x的新高考模式了,就连这课本都是一堆废纸了,谁还要你这些废物。”妻子抢白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不还有一年吗,要不将这些教材一类的先留一留,我把其他的都卖掉吧。”我瞅着妻的表情说。

“留,留,留……就留着你明年考大学使,看你这头发都快掉光了,你什么时候能用上。”妻虽然言语激烈点,总有了些许的松动。

于是趁着妻周末回娘家的空里,我独自在家里整理起这些废物来。先是将屋间里所有的书籍都装进各样的袋子里搬到地下室,再在地下室将整袋的书籍倒在地上进行细致分拣 。偶尔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书籍,便习惯性地翻翻里面的内容,不管是自己留在书里的标注心得,还是儿子学习备考留在那一大堆试卷里或灵动或疲惫的字迹,无不令我想起自己曾经读书的幸福抑或儿子上学时的辛苦,瞬间就浮现在我的面前,双眼已是润湿一片,裹挟着头顶上因闷热渗出的汗水一起,濡湿我身上的体恤衫。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整理,我终将近五百斤旧书废纸重新装进编织袋里,旧纸箱里,甚至是手底下各色的手提袋里,直至最后拖到收废品的三轮车前,我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

收废品的小伙儿似乎也没想到我家竟有如此多的存货。他一边检查着我售卖书籍的种类,一边费劲地提着杆称结实的系子称着重量,汗珠悄悄从他黑红色脸颊的两侧留下来,我则两眼紧紧盯着他称上的份量。小伙子显然是看出我的心思,他用随身携带的毛巾抹了把脸,转过身冲我咧嘴笑笑说:“从这些书的种类看,猜能您也是个读书人,真是羡慕您们啊!不过我的称您尽管放心,我不会少您一两的。”

“那就好。刚才听你说羡慕我们,那你也喜欢读书?”我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小伙子。

“有时收到喜欢的也留下来看看。只是从小家里兄弟姐妹多,父母又供不起这么多孩子上学,只剩下羡慕的份喽。”小伙子说着说着,神情已不觉暗淡下来。

“哦,原来这样啊!不过我这些书里可能有你喜欢的也未可知,卖多少倒是无所谓的,你回去一定看看啊!”我刚开始时还怀着一种为卖书而不舍的心情,而此时却是迫不及待想卖掉这些书了。

小伙子一边答应着,一边麻利地将过了称的打包上车,时不时用石块在地上记着过称的重量。等过完最后一称,这所有的重量也已汇总完毕:报纸169斤,1.2元/斤,计202.8元;废旧书本312斤,八毛一斤,计249.6元,两项共计452.4元。

“小伙子别算了,你给我四百吧,你们干这营生也不容易。”我看着小伙子递过的钱推辞着说。

“这怎么行,你别推让了,你买书花钱也不少,您就收450吧,也算一点小小的补偿。”说着便把钱塞过来,我只有接受了。

看着小伙子杀好车,又讯即启动起三轮摩托,向我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我望着小伙子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不觉释然下来。这种释然,就仿佛一个母亲,虽然不愿面对心的女儿已将待嫁这个事实,但看到女儿终于寻了一个好的归宿,这该放手时总归是放手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khskqf.html

卖书之难的评论 (共 6 条)

  • 听雨轩儿
  • 红尘使者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襄阳游子
  • 王东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