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疫情中在外的人

2020-03-29 16:39 作者:文生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羑河纪实一七六

疫情中在外的人

文生

小贵和老王贪图能多挣几个钱,年关还在工地上打工,疫情中只能在外地了。

工程本来可以提前完工,可是因为走了好多人,工程就拖下来了。工程必须在年前完工,老板加了钱,好多人也要走,要在年前赶回家,他们认为,再多的钱也抵不上回家的亲情。小贵和老王想多挣点,就留在工地上赶活。

不想年前武汉已封城,接下来传说很多地方也要封,俩人慌了,但这时已买不到票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年初一,俩人在出租的房子里,切了火腿肠、猪头肉,煮了速冻饺子,喝着闷酒。几个人合伙租了一间屋,现在就他们俩人了。

老王带着歉意说:俺拖累了你,贪图能多挣一点,好给孩子多挣点学费,让你不能回家过年,老哥对不住你,俺自罚一杯。

小贵说:别这么说,俺也想多挣点老婆本呢。要不是你说干一天拿一天钱,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到钱。俺敬你一杯。

老王说:和家里联系一下吧。

小贵说:中。

老王和女儿小囡通话,那边的女儿哭了。老王心酸,说:不哭不哭,过几天一定回家,给你买好多东西。

小囡说:奶奶说了,村里封了,不准进也不准出了。你不用回来了,在外平安就好。呜——

老王蒙了,问:有这事?

女儿说:奶奶说好多年前也这么搞过。爹你在外面注意,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老王对小贵说:你也和家里联系一下,看看是啥回事?

小贵给哥哥打电话。哥哥在电话中说:村里已经封村了,今天大年初一都不让串门,明天都不准串亲戚了。你还是别回来了,在城里过几天,躲过风头再说,反正现在也进不了村,路口上有人把着。

小贵说:路口拦住了,也挡不住俺进村。

哥说:俺知道,你想抄小路进村,这不中,就是进了村也得隔离十天半月,这大天里,不是遭罪么?你也是,不早点回来。你现在就在外面好好呆着,过几天再说。家里好着呢,你看看视频。

小贵看了家里人吃喝的视频后说:怕啥呀?家里又不是没有空房子。

哥说:咱不要给自己、给村里找麻烦。在这天气里,一个人在屋里关上半个月,谁也受不了。娘说了,又是十几年前的“沙子(斯)”过来了,你在外要照顾好自己,犯不上为了回来冒着在路上被感染的危险……

小贵说:俺嫂呢。

哥说:她心里不高兴,在屋里生闲气,明天不能回娘家了,娘家也说不让回了。

……

小贵、老王俩人心里不痛快,不知不觉喝高了。

第二天早上,小贵在被窝里懒着,老王起来后,通开火准备做饭。这时有人敲院门,老王出屋开了院门,来者是房东。

房东进了屋,小贵赶忙穿衣起床。房东惊异地说:还在睡懒觉?你们也不收拾东西回家?就在这里过年了?

老王递了支烟,苦笑着说:这不是回不去了么?过几天就回。喝一点儿?

房东说:不了,不让集聚吃喝了。这里也封了。我看你们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家,就在这里住着吧,不能出这个院子!不要乱跑,有事给我打手机。要回家了,给我说一声。给,这是口罩,一人一个,节省着用,这是我找门子花高价才搞到手的。赴着现在还有超市还开门,你们戴上口罩赶紧把吃的东西买回来吧。

老王问:买多少?

房东说:起码十天半月吧。

老王说:这么厉害?

房东说:武汉,多大的城?说封了就封了,这不,全国各地都封了。你们也是,只知道挣钱,不关心现实!你们看别人早就往家赶了……

于是俩人赶快到超市里扫货,米面油挂面鸡蛋和菜,米面都是二十斤的小包装,油也是小桶的,挂面买了一捆十把,鸡蛋买了五斤,菜买了耐存的大白菜、萝卜、土豆和一些反季节青菜,还有火腿肠……

头两天,俩人吃了饭就是玩手机、聊天。

老王说;你要是在家,这会儿会有许多人给你介绍对象吧?

小贵反问:你说呢?

老王说:会,俺贵兄弟多好的一个人。

小贵说:人好有什么用?有钱才有用。知根知底的是不会和俺见面的。

老王说:你不想?

小贵说:想有啥用?你呢?

老王说;不想了。把小囡养大就好了。

小贵说:应该回家把小囡的娘哄回来。

老王说;哄不回来了,能说会道只能哄那些不懂事的小姑娘。

小贵说:为啥?

老王说:人到了一定年头,就会看重物质,这时嘴甜就骗不人了。你应该赴着还年轻,赶快拿下……

小贵说:随缘吧。俺哥结婚把家掏空了,俺也不想让爹娘这么大了还出去打工透支身体。俺想开了,就是那么一回事儿,还能多玩几年。

老王说:不能玩下去了,越玩成本越高,现在好赖在县城有房子就中,过几年说不定非得在大城里买房子了。

小贵感伤的说:反正也买不起……

俩人觉着每天净吃鸡蛋挂面汤也不是个事儿,手机也玩腻了,不做饭的他们学着做起饭来:手工面条、烙饼、大米和炒菜,一开始手忙脚乱,慢慢就顺手了,后来能做饺子馅、包饺子了……

老王还把做饭的视频发过去,对小囡说:过几天回家给你做……

一日,火半熄了。平时夜里封着火,但好歹还能保证室里的温度。可是火一熄,室里就真的冷下来。早上俩人抖抖嗦嗦的起来后,老王咳嗽,小贵一摸老王的额头,发烫,说:你感冒了,俺去给你买点药。

老王说:俺只是受了凉,休息休息就好了。你千万不要去买药,人家一查,就得去医院了,得花好多好多的钱。你熬点姜汤,给俺多盖层被子,让俺好好睡一觉,发发汗就好了。……

老王感冒好了后,身子虚弱,小贵照顾,不觉正月十五过去了。

俩人无聊,玩起小时候玩的东西,在地上画棋盘,或玩逼水井,或玩打老蒋,谁输了谁做饭,有时还喝酒,喝多了,就发牢骚。

小贵问:这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呀?

老王说:不知道。回家吧,隔离半个月,再回来,还得隔离半个月,不如就在这里耗着吧。

二月二过去了,俩人活钱也没多少了,盼活儿上门。

房东给他们找了小活儿,钱比平常时给的少,但他们只能接受,……

这日,小贵说:好了,咱们国家清零了。

老王说:清零是啥意思?

小贵说:没有本土发病的人了。

老王说: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小贵说:早着呢。现在是防从国外倒过来的新冠肺炎。那些国外来的,大部分是好的,但是少数人十分恶劣,防范难度十二分的大……

老王说:俺知道一些,你说说……

于是小贵介绍从外国回来的人和家属:或大吵大闹,或非要跑步,或非要喝矿泉水,或对防疫人员浇热水,最恶劣的说我才十七岁,把人打死了,我也死不了……

老王生气地说:这些人渣。说:不是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么?空气比中国香么?水比中国甜么?免费医疗么?他们跑回来干啥?回来老老实实也算了,还象带毒的太上皇似的……

小贵说:你知道的真多,还能不知道他们为啥回来?

老王说:还不是咱们国家治疗新冠有办法,中医管用,又应收尽收,能治尽治,还不用花钱,在美国,他们检查一下就是二三千美元……

小贵说:不是谁都能免费。你有医保,医保报销后,剩下再报,相当于不花钱。没有医保的,是中国人,也想办法,也花不了多少钱。但许多人从外国回来,要么没医保,要么已不是中国人了,都想揩免费的油……

老王问:听说好多小孩子回不来?

小贵说:你说那些小留学生吧?

老王说:对。很多人反对他们回来,为啥呢?

小贵说:那么多孩子,好几万呢,啥弄回来?只能就地防,国家已经给他们提供防疫包了,再说这些孩子已经半个身子是外国人了……

老王说:他们家里应该不缺那几个钱,为啥不在当地治呢……

小贵说:人家不给治呀。

老王问:为啥?

小贵说:人家采用最先进、最科学、最人道、最讲人权的全民感染免疫法。

老王问:我听说过,但具体不太了解,你年轻,理解的快,说说。

小贵说:说白了就是生死由命,死上他三四成人,活下来的自然就有了免疫力……

老王张开了大嘴:啊……

小贵说:还有不检测、不治疗、不统计、不报告……

老王说:现在不是这样子了。

小贵说:那也只给重症的孩子和年轻人治疗,其他的、特别是老年人到一边去……

老王说:为啥呢?

小贵说:说是要把医疗资源让给下一代。说白了就是医疗能力不足。

老王问:那么多老人不管了。当官的不怕丢选票么?

小贵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事实上不会。文化观念不同,咱们是好死不如懒活,人家是要走的有尊严。人老了,人家大多用姑息方法治疗,咱们是千方百计的抢救。

老王问:姑息方法?

小贵说:就是不治了,回家养病吧。

老王说:这能中?

小贵说:人家统计了,都差不多,关键是人不遭罪……

老王说:将来我不行了,也是回家。但是……

小贵说:对家里人就得千方百治,对不?

老王说:是的。

小贵说:说来还是医药成本太高。

老王说:是啊。手机上常说,外国抄作业都抄不对,啥回事?

小贵说:开始是不愿抄呀,后来抄的不全面。因为只顾反对,把大把大把时间都浪费了。咱们是初起时就行动起来,他们到蔓延了才行动,还因为多党制,互相指责、拆台。

老王说:俺知道,咱们封了整个中国时,他们说咱们不讲人权;建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说咱们搞集中营;部队医护人员过来了,说咱们搞军管……

小贵说:他们认为自由、民主、人权可以抵抗一切。咱们封城,他们说是侵犯了人权,自然他们也就不能搞封城了,后来,他们不得已封城了,说是为抗疫作了牺牲。也许他们听信了可防可控不传染的说法。其实他们是知道口罩管用的,但只能说口罩作用不大,因为没办法搞到口罩。就是有了口罩也因观念不愿戴,他们自求多福吧。有的还是白给他们口罩他们要,要花钱买了,就说不符合他们的条件……

老王说:咱们不也是搞不到口罩?现在还是房东给的口罩。

小贵说:咱们不出门,带口罩的机会不多,只是去超市买东西戴、干小活戴。现在口罩好买多了,哎,咱们一个小老百姓,过的真的不容易,叫天不灵,叫地不应,过年回不了家,病了也不敢买药,坐吃山空何时到头……

老王说:这算不了啥。人家医护人员可是冒着生命危险一轮一轮的去武汉抢救病人。咱们作不了什么事,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也是作贡献。

小贵说:现在知道国家更不容易,当初作出封城的决策,面对的内外压力巨大,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指责我们不讲人权,难道人的生命不是最大的人权么?现在,在搞好防疫、搞活经济的同时,又面临打舆论战、金融战……

小贵和老王以前只关注打工挣钱、玩手机,感叹生活艰难,现在和许多人一样,知道了许多艰难时事……

羑河纪实系列均为原创

2020年3月29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debkqf.html

疫情中在外的人的评论 (共 2 条)

  • 稚藕弋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