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苇湖散记(二十二)

2020-02-13 15:04 作者:北方的河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别看纸厂这么个小小的保卫科,其实也已经有三十多人了。其中大部分都是车间里退下来带有工伤的,半截指头的很常见,最严重的一条胳膊几乎成了一个摆设。有那么四五个原来都是参过军的是保卫科真正的骨干。所谓鱼有鱼路,虾有虾道,各色人等都是有背景的,若不是有李科长介绍我来,那个保卫科长小邓是根本就看不上我的。

我的确也是个笨的出奇的人,打篮球的时候我就是个充数的,抱着球我常往自己的篮子里扔。但后来的事实却证明了我的确还是有用的。厂里经常举行黑板报比赛,保卫科里的宣传工作当然是我责无旁贷。当然每次得奖的奖金都顺理成章的流进科长的腰包里,就这样还不行,你还得时时的请科长吃个饭,做个脸啥的。不然你凭什么呆在这个整天不用干活吃着闲饭的地方?

保卫科的确很闲,除了日常军训,消防训练,打篮球,剩下的大量时间就是陪着科长躲在后面的一大间办公室里玩扑克炸金花打麻将了。我呢,还是像往日在苇湖基地一样的画画,看书。性格决定了我这一生似乎就是一个独行者,惯于冷清与寂寞。大约两年时间吧,遍临四王山水,大痴·巨然·董源·李成·范宽。寝淫于这些作品间胡乱地做着自己恍惚的秋大。在他人的眼里我就是个沉默寡言的笨蛋。

科里最重要的事情似乎就是开会,因为这才能显示出他们出奇的好口才。厂里有四道大门,每个门上杂七杂八的芝麻小事足够让他们演绎大半个小时的唾沫星子。干事普希民对我的影响很深刻,他原本是个农村娃娃,当过武警,口才最好,平时一副心机颇重脸色阴沉的样子。听说他后面有靠山,一直想弄倒邓科长。后来脱离纸厂走向社会转行开起了长途出租车,干得有板有眼。还有一个是徐干事,此人原也是当兵出身,在车间里电焊干的不错,可是因为脾气不好,好勇斗狠,被调到了保卫科,平时满脸堆笑,笑里藏刀。口才颇好,出口千言,洋洋挥洒,走向社会之后,大概也是因为性情缘故,年富力强却不愿脚踏实地,出力打工。一直换着保安的工作。

最让人唏嘘不已的就是这个邓科长了。他家原本是公安劳改农场的。在保卫科干的时间最长,此人心机颇重,少言寡语,处事脑筋灵光,管理方式确有一套但作风粗鲁,动辄挥膊上阵。这也不能怪他,一个时代总有他鲜明的烙印,在那个年代被保卫科轮上几个耳光根本不是什么稀奇事。自从被整下科长的位置后,往后似乎就越来越不顺心了,在芦苇基地呆了一段时间后耐不住寂寞就走向社会了。等到了外面又没有一技之长,又拉不下脸来老实干活,于是整天整年的泡在牌桌子上瞎混日子。后来听说天上山去淘金冻死了.....

想象着以往这弹指一挥间的二十多年,很漫长,似乎又是那么的短暂。如果这个纸厂没有倒闭,这么些人就会把人生最辉煌的日子扔在祖国西北角这个狭小的院落里。这个院落里消耗的是什么?大部分都是些毫无意义的心角之间的斗争。一点点荣耀,就足以让人得意忘形;一点点屈辱,就足以让许多人感到无法前行,鸡毛蒜皮几乎占据了绝大多数人的整个心灵。人说,人的心应该和天空大海一样,那恐怕也只是智者仁人才能体会到的境界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akbkqf.html

苇湖散记(二十二)的评论 (共 4 条)

  • 张大帅(大庄)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