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位难忘的老革命关文学先生

2018-09-27 23:40 作者:陇南寻梦者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学先生,是林彪麾下的一名战士,16岁投军,参加过大半个中国的解放事业,最后以兰州军区汽车团以团长退休的一位老革命军人

先生于1930年正月二十六生于辽宁省盖州市盖县熊岳城,1943年因无法生活去沈阳谋生,因人介绍去一家鬼子(日本人)工厂打工,打工期间学会了汽车修理,同时学到了大量的文字。15岁左参加了解放军东北联军。从此投身于我国的解放大业,随军队从东北打到海南,再转战西北,参加西藏解放以及陇南剿匪,又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现退休于兰州军区。

与先生相识,纯属偶然。去年4月份,因血糖问题住院兰一医院,因当时医院高干病房满员而与也有血糖问题的先生同住病房,因此幸遇先生。先生身材魁梧、面容慈祥,言谈举止彬彬有礼,与人交往极为谦和。因我们虽然病情不轻,但行动没有问题,于是多数时间只有我们两人,用完药,就一起去吃饭、散步或者闲聊。

闲谈之间,发现先生系客居陇上的一位老英雄,令人肃然起敬。据悉:先生16岁时曾捉拿过敌头目,并因此粉碎了敌人的一次突袭。那是先生与两三人奉命打探敌情,忽遇敌数人而来,其中有一乘驴者。于是隐蔽于树丛中,当敌人靠近时,以枪挟持、缴械并押解回营,通过审讯,获敌作战计划,所部将计就计与敌人战,获得胜利。17岁炸过敌人的碉堡。那是在四打四平的一次攻坚战役中,部队一次次的进攻都被敌人碉堡中机枪压了回来,为了取得战斗的胜利。就在此刻,先生毅然受命炸碉堡,在机枪的掩护下,他顺利的靠近碉堡并点燃炸药包,然而在往回跑的途中,被敌机枪三发子弹击中腿部,然而就在倒下的瞬间,碉堡也在一声巨响中被夷为平地。战斗取得了胜利,然而先生生命垂危。

几经波折,当送到可动手术的后方时,先生已经奄奄一息,打开伤口,已经腐烂化脓,伤口上活跃着一群蛆。先生以微弱的声音哀求医生不要手术,然而谁知先生遭此不幸,竟然能活下来,并且几过月后能继续作战。据先生回忆,在往后方转的途中,先生已经多次恳求战友们放弃自己,然而没有被准许。就是手术时,也非常迟疑,因为条件异常简陋,在一座茅屋中,外面正下着大,屋里到处漏水,包扎布打开,漏水几乎已经洗净伤口。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境下,谁信先生竟然又能站起来?

其实,先生的腿伤不止于此。那双腿到脚,满是铁青色的疤痕,原来是一次严时节间作战,光着腿、赤脚趟过一条齐腰深的冰河所致,当时的战士们全部如此。透过此,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环境,是何等的恶劣,我们的军人、尤其是当时的军人,是何等的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四平战役异常艰辛!历时两年,作战时间长达63天,投入总兵力97万,东北联军(解放军)牺牲4万余,歼敌8万有余。可以想象,当时是何等的惨烈啊!

聆听先生往事,感受博大襟怀,不禁萌发以文保留先生丰满一生的愿望,然而先生不愿张扬,于是只好搁笔。然而想其为国为民,置生死于度外,戎马一生,不要说什么辉耀,也确实难得!更何况从其只言片语中,可以感受到一种高尚情怀,确实也不容我们忘记!这是一种精神的钙质,也是当今社会最学要的财富,怎么能随便忘记呢?于是在时隔一年之久的今天,也正值我们伟大共和国成立69周年国庆之际,我仍然想以几个苍白的文字,书写先生的动人故事,以慰劳这位淡泊名利的老英雄。

然而对于先生,我实在了解太少,只是从短短的10天相处中,了解到了其关于先生的点滴感人事迹。所幸的是先生家庭幸福,欢乐融融,子孙贤,其子女孙辈来看望,如旧别重逢,亲密有加,为先生捶背濯足,极尽孝道。或者请先生就餐,如同对待贵宾,我这个来自乡下的陌生人也每每沾光。先生夫妇皆已年过八旬,子女又忙于公务而无暇照料,于是招保姆操持家务,其一家对待保姆,也如亲人一般,极尽慈爱。

先生仗义轻财,重情义。与于先生相处,我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敬老尊贤,多给先生照顾。然而每次吃饭,他总是抢着掏钱,临别之际,还硬拉着我的手给我100元。我说:“关叔,我有工资呀!”他说:“我知道,但是这是感情!”并说:“认识你很高兴,若在到兰州,就到家里来,需要帮忙,尽管打电话”。我只好收下这份“感情”。

回来也很少问候,因为我深知,英雄为国为民操劳一生,更需要休息。然而敬意终难表达,于是,就在这个美丽的时刻——共和国成立69周年即将到来之际,谨以此文表达对先生以及和先生一样为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做过贡献的前辈们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并祝愿他们健康长寿。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tsskqf.html

一位难忘的老革命关文学先生的评论 (共 3 条)

  • 木谓之华
  • 听雨轩儿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