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鬼说

2020-01-08 09:49 作者:闲话少说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地间到底有不有鬼,这真是个问题。

说有吧,好象谁也没真正见过,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是没见过的,而且就目前的科学研究水平也证明确乎没有鬼。

说没有吧,从小听大人讲的那些鬼故事也都千真万确,而且仿佛不少就是发生在大家都熟识的人身上,很多书上讲的鬼故事也都煞有介事,关键是民间还为此产生了许多“学问”以及靠此谋生的职业,比如象钟馗一样的道士和端公。

不管怎么说,小时候是真怕鬼,不但自己怕,大人也怕。每当太阳落山后,大人就告诫小孩要早早回家,因为鬼这时候就要开始出来活动了。鬼怕太阳,怕光,怕火,所以太阳高照的时候,天地便是人的世界,而太阳落山后,天地就成了鬼的舞台。因此,人如果万不得已必须要在晚上出来活动,那怕月明如昼,也要打个火把,拿上手电,再不济,也要点上一根烟。

于是,小时候每到天黑,就躲在屋里不敢出门,里要到屋外的茅厕拉屎,也必须有大人陪着,一个人是绝对不敢去的。半夜醒来,如果听见狗叫,或风把窗纸吹得簌簌作响,乃至听到一声夜的啼鸣,都吓得把头蒙在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因为那或许就是鬼发出的声音,而且此时正在门外的某个角落虎视眈眈,等待着它的猎物!

稍大点读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初读时对鬼的认识仿佛更加真切,于是也更加害怕。老实说,对鬼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就是从这本书上有了初步印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先感觉到的就是鬼无处不在。每到夜晚,那鬼就如空气一般,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屋角、窗前,房梁,悬崖边,树林中,古庙里,旷野上……或许你睁眼醒来,它正满眼幽怨面目狰狞地站在你的床前,或许你正在明亮的月光下赶路,突然就会在前面的草丛中飘起一缕淡淡的轻烟,那烟就在你眼前升腾盘旋,由淡而浓,由细而粗,渐渐聚成一顶天立地的黑柱,然后逐渐幻化成一血盆大口的怪物,并发出凄厉的啸声。又或许会有人在你背后轻轻一拍,扭头一看,只见一面目惨白,两眼磷火,血红的舌头长长的垂至胸前的厉鬼正将枯瘦如柴的利爪搭上你的双肩……

其次就是鬼变化无穷,取人性命,诡计多端,法力无穷。鬼无常形,或轻烟薄雾,或黑气冲天,或微如磷火,或庞然大物,或凶神恶煞,或狐媚多姿,凶如猛兽,巨如山峰,柔如枯叶,涓如细流,使你拒无所拒,抗无所抗,避无所避。取人性命,唾手可得。或者直接咬断你的喉咙,掏出你的心肝,吮尽你的血液,一招毙命;或者幻化成一美女,媚态万千,将你迷迷糊糊的引向枯井,悬崖,高挂在树枝上房梁上的白绫;或者施以慢功,夜夜陪你柔情缱绻,吸尽你的精血,直至油尽灯枯……

当然也有那恶作剧的鬼,并不取你性命,只是象猫玩老鼠一样,让你在旷野中树林里甚至家门前的道路上,迷失方向,反复转圈,直到把你玩得精疲力尽,待到天明时,才发觉整整一晚都在原地打转,而家门就在眼前,即所谓的“鬼打墙”。

每每读至此处,便浑身发冷,胆战心惊,夜不敢寐,仿佛只要一闭眼,那已在外等候多时的鬼就会破窗而入,如鲸吸狼撕般吞噬尽我的血肉,吸走我的魂魄……于是,感到人之于鬼,简直不堪一击,只能任其宰割或者戏弄。

待到年龄再大一些时候,胆气渐壮,再读蒲老头那些鬼怪文字,便生出些许疑惑。一是鬼是人变的,人死之后才能成鬼,生时既无特异功能,死后也无文字记载受过什么特别培训,何以一成为鬼,就变得如此法力无边?二是据说鬼取人性命,多为找“替身”,即如人世中找人顶替自己工作的“顶班”或者“代班”,以便自己抽身投胎为人。且不说阴间是否对鬼的数量有严格的“编制”管理,缺一鬼即须立即有一鬼补充以使满员,也不说鬼何时转世投胎为人或者其他鸟兽虫鱼,仿佛并不是鬼自已所能决定,而是由阴司官员据其前世今生的种种表现而判定,只说鬼之于人如此强势,何必反而急于为人?不是经常听说有那弱者,被人欺之太甚而又莫可奈何,便发狠说,死后变为厉鬼也不放过你么?既已为鬼,正是报仇恨的大好时机,又为何如此匆匆忙忙找一无冤无仇之人作替身,转而奔向那已被欺负过无数次的人世?

古往今年,人世阴间,没有听说有强者反而想作弱者的。

鬼之作为,不可解,不可解!

当然,听人讲,鬼也并非毫无所惧,取人命,找替身也并不是毫无取舍,全凭误打误撞。比如鬼除了怕太阳怕光怕火之外,也还怕专司其职与之作对的和尚道士和端公,也怕恶人。另据蒲老头、纪晓岚等学究天人的饱学之士讲,鬼也敬忠臣子,怕心地无私的正人、悲天悯人的善人和坐怀不乱的君子。鬼遇上这些人,都会礼让有加,敬而远之,不敢加害。如此看来,鬼似乎也没那么可怕,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可敬可之处。

但是,恶人与正人待遇相同,似乎又与通行于天地阴阳之间的某种道理不想融洽。恶人不畏鬼,正人不信鬼,鬼对其似乎也没办法,但善人既为鬼所敬,又被鬼所害的例子好象也不鲜见,这于人理于鬼理好象都说不通,似乎说明鬼虽然本质并不很坏,但也欺软怕硬。

对此,想了很久也没完全想明白!

尽管如此,夜晚便不怎么怕鬼了,也敢独自夜行,敢一个人上厕所了。因为我虽不是恶人,也非正人和善人,平生既无大善,也无大恶,当然也自诩不是谁想欺负就可欺负的,想来即使有鬼也不至于取我性命,顶多让我原地转转圈,玩点鬼打墙的游戏。

但始终还是想弄明白,世间到底有不有鬼。如无鬼,蒲老头又何以能写得如此活灵活现,生动传神,如亲历一般?而且关键是,如真无鬼,一生不得意的老蒲又何以用毕生精力,写这么一本既无稿费生前也未能籍此博得名声的怪书?想来他不会真是没事干吃饱撑的?

于是便不断翻阅这些鬼故事,不断地想。直到三十年后大概再过三四十年自己也要变成“鬼”的某天中午,坐在阳台上,手持《聊斋志异》,将睡未睡之际,忽然如电光火石一般,心中如有所悟:

摄人魂魄,吸人精血,诱人吞金跳崖刎颈上吊的鬼其实是没有的,但以种种伎俩迷人心魄夺人性命的鬼又是有的。只不过那鬼并不完全在夜间出没,在白天也同样大行其道。其形象和手段与夜间之鬼大同小异,同样变化万端,其“法力”似乎还较夜间之鬼更为强大。略有不同的是,白天之鬼形象绝不狰狞可怖,而是气宇轩昂,面容和善,软语温存,蔼然可亲,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你毫无警觉和防备的情况下,以绵密阴柔之功一招伤你元气,甚至夺你性命,但却不留下伤口和血痕,然后嘴角微微一笑,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来,蒲老头写的鬼是这种鬼!这鬼就生活在人中间,外表是人,内里是鬼,时而为人,时而为鬼!他以皮里阳秋的笔法,小心翼翼地向世人发出了警示,他坐在村头的大树下,睁着一双火眼金睛,对熙来攘往的人们一声断喝:小心有鬼!

读了他的书这么多年,我还如坠雾中,如蒙鼓里!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于是便很害怕,时常左顾右盼,生怕遇到鬼,即人们所说疑神疑鬼,但很久以来似乎也没发现那里有鬼,但又经常听朋友时而愤愤不平时而心有余悸的说“被鬼整了!”,而这些朋友又大多是非常能干之人,于是心便变得十分坦然,原来,这种鬼只害那些比它能干之人,害那些挡了它的道的人,并不欺负弱者。

大冒一阵冷汗之后,心中一阵窃喜:那鬼不会害我吧?因为我本弱者,不想不敢也不会挡它的道,想来它也不至于和我过不去吧!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slbkqf.html

鬼说的评论 (共 4 条)

  • 残影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寒添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