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石来运转的袁世才

2019-07-15 17:14 作者:友友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午睡醒来,微信群里,天池山(谢群)在呼叫。图片显示,黔城灶王宫。文字叙述,石王袁世才,沏茶在候。紧接着,石王沏茶的照片,奇石,吸引了我。驾车古城北门,从停车场小巷里,去南正街灶王宫。

灶王宫,我常经过,可很少往里间走。天池山与石王袁世才,早已喝茶在候。茶室,茶桌就很特别。古铜色锃亮的桌面,如层层梯田,花纹也类,看上去,古色古香。

没采访袁老前,我总认为,招牌灶王宫,无非就是供着灶王爷,子虚乌有的神像。奇石,也无非是沅水河里捡的,没什么好看的。

记得一次,与妻也曾去过大厅,看过奇石,总觉得没什么新奇。也瞅过公溪河(洪江)的玉石,仿佛都是些“赝品”。我生在公溪河畔,打小就在公溪河里泡大,经常与鹅卵石为友,或卧,或垒,或漂流,或水中嬉戏,可从没听说过有玉石。然而今年中考,去了苗寨,公溪河亲我脸,濯我足,发现河边,有些石头被锯,成色玉石状。也许这些成色差,没多大经济价值,被丢弃。我摸摸,很光滑,的确是玉石。这也让我回想起,小时候,河砾(土音le)坪,这样的石头,多的去了。

双脚浸泡在砭骨的公溪河,惋惜当年没识宝。不过,那时连饭都吃不饱,谁还有心收藏这些玩意,弄不好,还会沾上一身小资产阶级情调。

据袁老介绍,这些洪江玉石,还真是我们公溪河的。说起苗寨深渡,袁老还真有一段难以忘怀的“下放”经历。“文革”初,16岁的他,初中毕业,就下放到我们村(深度村),隔壁组“八宝元”。说起我父亲,还有我的乡邻,他如数家珍。如今,他还记得,父亲外调时那单瘦、颀长的身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很神秘,也很自豪地说,我这奇石灶王宫,接待过国内高级军政领导。说到这,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他还拿出了清代著名的书法家王继贤的端砚。砚,手轻轻一抹,立马水汽盈盈;背刻“先啬后丰,象形惟风;宝光多焕,精气内充。携游京北,得自湘东;方圆实用,神妙无穷。”;落款“道光戊申中秋,寿鱼(字)王继贤题书”。

说起袁老与奇石的机缘,他领着我俩上了二楼。一幅对联“奇石贵天然虚实肥瘦皆无价,精品在人为形质色纹自多情”,把个楼上精品,概括的很精道。一幅“黔阳古城图”吸引了我,细细观察,这就是一幅徐其昌的黔阳古城“清明上河图”。

绘图者,徐其昌,后天聋哑人。小时候,一次红白喜事,被“三连铳”(土炮仗三连响)震坏耳膜,聋了;后又害了场病,哑了。也许是天意弄人,让其失聪,又失言,却让他拥有了超乎寻常人的洞察力,一双聪慧明亮的眸子,及超乎常人的记忆力和空间想象力。当然,这还离不开他那双灵巧的手,把个黔阳古城当时的原貌,人们的日常生活,画得如此栩栩如生。

一幅毛泽东扮演者,田麒鸣的草书,赫然晃入眼帘,“大漠风波,逍遥过,笑风烈日奈我何?忽至前途星披月,热泪当酒,笑当歌”,醒目,挂在黔阳古城图右侧上。它还传出了古城裁缝瞿世云,与他的一顶“八角帽”,换字画的佳话。

不上石王楼,不知石头奇。石上惟妙惟肖的象形图案,皆大自然的造化。说起袁老,石来运转,还须从2003年拾得的一块“萌芽”(石王取名)说起。当时,他在古城边,沅水畔,捡到一块沅江水冲石。其色淡黄,黄中有叶片般大的殷印,极像一粒破土而出的种子;又像一只回眸的候。从此,它拉开了石王对民间奇石收藏的序幕。

一块块金纹石,莫不象形生动。“老子悟道”,虽不能说,栩栩如生,但那神貌,让人不能不想到更古旷远的老子时代。一位哲人,神思深邃,“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哪吒闹海”“悲鸿写意”看得我,海阔天空,波光粼粼,马嘶长鸣。“龙腾虎跃”,虎虎生风,虎啸山林,如闪电光影。顿时,我纳闷了,龙呢?石王见我沉思,知我要说什么。不等我开口,他把石头挪个面,“啊,一条神龙,从涧底腾空而起,水珠洒落,见首不见尾”。“回首”,似虾,似狗,回眸,黑底黄狗金虾;“眺望”,似猩猩,又似古猿,坐石上,聆听着脚下潺潺的水声,沉思昂首。“孔雀开屏”,头小,那打开的屏,似瀑,纹理极其象形,不得不让人想到大自然的神奇。“龙图腾”,万龙腾飞,首尾牵连,活龙活现。石王,此时用湿抹布擦过,龙身立显淡黄,艳过青花瓷。“菩萨点化”,极像金色“川”字,笔力遒劲,游丝粘连。近视,笔画间,右侧菩萨清秀,在点化牛魔王之子红孩儿;远视,又极像高老庄高翠兰,在交代悟能虔心念佛。“龙腾盛世”,荣获第十一届中国赏石展铜奖,也是见首不见尾,从大海跃起,礁石,历历在目,海波荡漾,水珠四溅……

一块块沅江水冲石,轮廓莫不分明。“佛光普照”,神似,貌更像。佛祖,袒胸露乳,头上光环炎炎,色彩釉质如玉。“淑女”,荣获第十届赏石展银奖,侧影轮廓清晰,短发,挺胸丰满,青靓丽。“三毛”,湖南省第三届花卉博览会金奖,鼻子嘴脸滑稽,毛发极类,表情痛苦,底座人身状。“发财猪”,荣获第十一届中国赏石展铜奖,鼻眼,活灵活现。从左到右,或从右到左,莫不象形。“熊猫”,有鼻子,有眼,嘴角分明,坐着,乜着您……

一块块沅水黄蜡石,神态更是传神。“洪福齐天”,让我的想象空间更大。佛祖,端坐,玉石杂黄,佛光熠熠,肩上玉兔有神竖耳,旁卧一虎,仿佛置身天界。“南极精灵”荣获中国第十届赏石展金奖,极像一头巨鲸。“金童玉女”,头部,轮廓分明,嘴眼表情丰富:玉女,双眼皮,内心阳光,面带微笑;金童,单眼皮,憨厚,腼腆害羞……

精品屋,除了获奖精品作品,还有金漆木雕匾画:天官赐福,薛仁贵救主,许仙求法海,苏武牧羊。这些无疑增添了精品屋的文化底蕴。一块镂空木雕,“文王访贤”,让我又回到了小时候,那父亲讲述这段故事的情景。那时,没有电灯,一家人在火塘上烤火。父亲讲述姜子牙钓鱼,鱼钩是直的,当时我就纳闷。直到父亲说“大鱼不到,小鱼到”,我方明白,父亲卖了关子。意思是说文王派官员来请,甚是不恭。当文王亲自来请时,他又要文王拉车,我那时觉得姜太公有些过分,当文王拉到八百步时,停了下来,姜子牙恭喜文王,周氏天下八百年。我方知太公的用意,方才释怀。文王闻言,欲继续拉,子牙告诉他,不灵了。这故事,一直到父亲去世前那年天,我问及文王访贤的故事,他还能很清晰的琅琅叙述。

精品屋外,四方旱天井,木质栏杆,四面回廊。四壁窗棂雕花,古色古香。四盆兰花,四蔸腊梅(茶树肿瘤),还有古灵精怪两千年的杨荆树蔸,给这百年老屋,给这黔阳古城图,给这奇状怪石,增添了不少生气。

下得楼来,大厅喝茶的屏风后面,灶王夫妇,端坐,享受大家的朝拜。袁老说,他每天都要给他们上香作揖,然后就为石扫尘擦污,接待游客。说大厅也有些好玩石,如“通灵宝镜”“大雕”等。

离开时,与袁老话别,与天池山,撑着伞,走在悠长古色古香的街巷,见街边邻居,在吃饭,我竟然说“这是午饭还是晚饭!”他们笑咱,这两个游客,竟不知已到晚餐时间。我俩笑笑,加快了脚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rppkqf.html

石来运转的袁世才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