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冠名:事实与混沌

2020-11-21 11:36 作者:河马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冠名:事实与混沌

刘子乐 著

你可想象

囊的结构

它是

或宇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河马

目录

诗意态

江湖往事

远在事实之上

被赶永远是人

倘若谷仓压抑

赋能为火

鼎之形上命题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创作手记之口语之厄

桑德堡《钢的祈祷》点评

拟作:哦上帝,锤我,揍我

拟作:渴望重新取得人性

拟作:翻开白,露出棕黄

拟作:我盖起一切

拟作:脸书

拟作:再往前走

拟作:听自己被表现

拟作:血肉总是脆弱疲软

拟作:那是胡扯

拟作:君临

拟作:这些伪装落下影子

牛•刀•道

东坡往事

倾城乃无我

百年两个3+1

孩子

冠名

文学•诗意态

诗与企图及诗歌耗子

附庸词语

失贞的城

大地

燃灯记

麦尔维尔

附:作者小传

1.诗意态

倘若词语

投奔

的冠名

诗学围绕

突围的博弈

那事实与混沌

便没有饿死

诗人的

道理

2020

2.江湖往事

哦阿斯加,哦东荡子

诗歌血缘是否诅咒

那救急不救穷

的混沌方式

部落冲突

血邪乎

作为事实

痛苦试图

完成候补

突围就是

江湖往事

宇宙虚无

我想大概几乎

创世就是荒芜

人人有份的痛苦!

2020

3.远在事实之上

哦!消除诗歌中的黑暗

空乏是才华,它没有重量

倘若加上时间,就像易拉罐

孤寂的光躲闪远在事实之上

2020

4.被赶永远是人

这是一条寂寞的路,诗人呵,你

准备好了吗,它蜿蜒起伏尤如日子

灵魂的颜色涂抹那是一条寂寞的蛇

用腹行走,盘旋加上沉默的嘶,不足抵触

上帝创世,虚无作为一种候补,被赶永远是人

2020

5.倘若谷仓压抑

 

矩形的力冲击

少女嘶哑的胴体

海毫无准备

海浪卷起

白色的

长蛇

的是

赶集吗;

那矩形的力

有时用过头了

阵势宛若

沉闷的

倘若

谷仓压抑

少女变耗子

我记不起

是哪个诗人说的

2020

6.赋能为火

形上

料理

之于

赤壁

堂堂

瑜亮

巧借

东风

一种

呼应

一江

通红

冥冥

起锅

赋能

为火

2020

7.鼎之形上命题

中华料理概念的提出,本质属性尤如形式流露,就是易之第五十卦,乃鼎卦之人文传承乎!火风为鼎!巽为木,离为火,木上有火,即木上燃烧着火焰,呈烹饪状,意态为鼎。然而,鼎者,烹饪的器皿。故鼎象征鼎器。鼎器既可烹物,亦权力法度之象征。君子持鼎意味着执行权力,贤士会被君王赏识,所以此时必大吉而后亨通顺利。这才应时应人应乾坤之道的鼎力之举。料以真为本,理以用为体,味以和为至,食以安为继。此乃中华料理鼎之形上命题!

2020

8.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西学为体 中学为用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2019

附记:

“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是李泽厚玩文字游戏的经典。冯友兰对以“刚日读史·柔日读经”。我觉得没有挠到李泽厚的痒,因为情理结构乃李泽厚整个哲学美学之命脉。另外一种情况,也可能处于体用颠覆,将由“情本体”开启,反过来大致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此联大概只能意对。

9.创作手记之

口语之厄

口语诗致命之处,确实较难写出精品诗歌。视乎意态呼应,以及事实混沌,也就是说,是否能简洁到生命本身。伊沙作为布考斯基翻译不二人选,他的译作确实与原作达成协同共振,取得移植之歌特有的诗学效应。只要有新的布诗出品,我都会第一时间购买并进行拟作。但作为诗人的伊沙,像这本《一沙一世界》作为精选诗集推出,翻来翻去,就是找不到我理想中的口语诗呵。遗憾吗,也不遗憾。口语诗以量取胜,非以质较真。只是实现井喷—信息传递,却陷于口语伦理尚未得到确立之厄。倘若死于创作,诗意态可能抵达精神之载体—生命本身。

2020

10.桑德堡《钢的祈祷》点评

请把我放上铁砧,哦上帝,

锤我,揍我,打成一根撬棍。

让我撬动古老的墙,

让我拆松古老的地基。

请把我放上铁砧,哦上帝,

锤我,揍我,打成一根钢钉,

把我钉进拽紧摩天楼的大梁,

用烧红的铆钉安我在主梁上,

让我做个大钉拽紧摩天楼,使它穿过

深蓝的夜空

刺进银白的星群。

(赵毅衡译)

河马点评:

这首诗神奇之处乃动词的选择和组合。

“锤—揍”作为一组,“撬—拽”作为一组,“拆—刺”作为一组,连贯诗意态:钢铁的祈祷本身。而施动者却指定上帝出场,也就把祈祷对象及诉求事项展露无遗。此诗妙在心理动作明快,意态呼应自动敞开—事实与混沌呈对称性之美。

11.拟作:哦上帝,锤我,揍我

让我做个大钉拽紧摩天楼

使它穿过深蓝的夜空

刺进银白的星群

哦上帝,请把我放上铁砧,锤我,揍我

(桑德堡《钢的祈祷》,赵毅衡译)

12.拟作:渴望重新取得人性

城里来的人

渴望重新取得人性

印第安人被吸干

当然那里没有足够的

宗教、美或诗歌

朝拜来自真空

他们不太情愿地跳着

只有鼓是自信

那搏动的心脏

那简朴的节奏

白皮肤的美国人

贪婪地看着

(杰弗斯《新墨西哥山中》,赵毅衡译)

13.拟作:翻开雪白,露出棕黄

把诗人赶到门外面

给埋在地下的花

带来想,让

冻得僵硬的雪花流淌

翻开雪白,露出棕黄,

不管你有多忙,让

窗化开,让玻璃也化了,剩下窗框

(弗洛斯特《致解冻的风》,赵毅衡译)

14.拟作:我盖起一切

我是草,

让我来干。

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到了哪里?

把尸体高高堆起

我是草,

我盖起一切。

把尸体高高堆起

把他们铲下去

(桑德堡《草》,赵毅衡译)

15.拟作:脸书

我,我,我,我。

我从来说不出

舌头在嘴里卡住

声音无法爬行通过,

我始终害怕你,爹,爹爹

你这混蛋,脸像《我的奋斗》

(普拉斯《爹爹》,赵毅衡译)

注:

《我的奋斗》乃希特勒自传。

16.拟作:再往前走

再往前走

雾来了

踮着

猫的细步

港湾和城市

(桑德堡《雾》,赵毅衡译)

17.拟作:听自己被表现

缓慢地沉思地,过去

只剩回忆,黑暗中的玄学家

拨动他的乐器,一根金属丝的弦

穿越突然的准确性,听自己被表现

不能低于这水平也没有超越它的愿望

(斯蒂文斯《论现代诗歌》,赵毅衡译)

18.拟作:血肉总是脆弱疲软

我看到河马飞升起来

离开那卑湿的草原

在交配的时间

河马的嗓子

吼出沙哑

河马向来没法

够着树上累累的芒果

尽管那河马背宽肩广

血肉总是脆弱疲软

会脚软,会闪跌

河马在睡梦中

打发白天,夜里觅食

易受神经冲动影响

(艾略特《河马》,赵毅衡译)

19.拟作:那是胡扯

若我得意或伤心过度,竟然说

我厌倦了诚实,那是胡扯:

情像妓女,遍体绫罗

邻居如陌路,友人多反复

依我看,都,来得朴素

(米蕾《养鹅姑娘》,赵毅衡译)

20.拟作:君临

坛子是灰色的,未施彩妆

它无法产生或树丛

它君临,于是荒野

向坛子涌起,它使凌乱

围着山峰排列,坛子圆圆地

置在地上,不像田纳西别的事物

(史蒂文斯《坛子的轶事》,赵毅衡译)

21.拟作:这些伪装落下影子

我们是填塞起来的人

脑袋瓜装一包草

有形无式,有影无色

瘫痪的力量,不动的姿势

在死亡的梦幻之国

在那里,眼睛只是

破碎的圆柱上的阳光

在那里,是摇曳的树

而嗓音混合在风的歌声中

让我别再走近,这是死去的土地

在这里竖立着石头雕像,

在渐渐暗淡的

星光之中,他们接受

死人手臂的哀求

就像这样,在死亡的另一国度

独自醒来,生命可真长

一无所见,除非

眼睛重新出现

好像永恒的星辰

我们是空心人

因为是你的

生命是

因为是你的,就在本质

和后果之间,这些伪装落下了影子

(艾略特《空心人》,赵毅衡译)

附记:

艾略特的《空心人》写作时间为1925年,也就是95年前。此诗剔除宗教成分更纯粹,真乃预言之诗也。这首诗只要读它十次以上,诗歌逻辑与心智形式浑然流露,不愧大师手笔。然打动我的,或者说让我壮胆拟作的,却未必是技艺和隐喻。当下诗歌疲软尤如搁浅的鲨鱼,表面张牙舞爪,毕竟搁在浅滩,若没有海的慈悲用潮水带走,那么它的皮可能被加工成为名贵手袋或皮带。而空心人又仿佛奏出预感与语感复合之歌。令人怦然心动。于是我便冒昧偷师。沐浴黄昏意识,亦为灵魂守夜乎?

22.牛•刀•道

焰白为饕客,割肉有取舍。

哀声奔犁耙,惊闻腹中歌?

饮我啤酒花,肉体冰川化。

宇宙乃吞吐,庖丁敢自夸?

2020

23.东坡往事

四大皆空莫更疑,

感性清凉原相契。

平等论交乃索性,

尤有东坡解带时。

2020

24.倾城乃无我

三花五花罢,牛朴即雪花。

牛牛去倾城,倾城乃无我。

汤是大骨熬,大骨疑似渣。

混沌本囫囵,征之多杀伐。

2020

25.百年两个3+1

五四之后至解放前,若按天性与性价比,诗人3+1我推荐废名、冯至、李金发+何其芳(画梦的诗人,中国散文诗第一)。当代若按语言与性价比,诗人3+1我推荐顾城、海子、东荡子+郑敏(寂寞的诗人,诗坛常青藤)。当然,我的评判标准只是我的个人兴趣,没有什么权威性与作秀成分。但诗歌入门,若先从“横着写”与性价比开始,出发即抵达诗歌的可能与本质。即使环保性与混沌性及诗意态一般难以触及,仍不至于无意识地陷于诗歌交际与低级情趣。

2020

26.诗孩子

我说过,中国童话诗人

梦乃孩子,这样就像

一个哑光的汉字

呀!诗孩子

让激流岛

因为风的缘故

漂浮于候补的吻

于是举起斧子,仿佛

是无意识干了傻事

血,黄金的血,仍然

是黄昏的声音,

那鸟一样飞来的斧子呵

为爱降临他的肋骨他的女人

2020

27.冠名

女人花,女人花吗,阳光或雾

是否愿介入评价?女人花不

如男人花吗,冠名给他吧

一朵鲜花至少也有年轻

的疑惑,然而完整的

条件就像种子变化

从内部开放

从外部芬芳

慢慢地看,枯萎,凋残

男人的时间不用装,

因为根的呼唤

一种发现

一种发展

进入它的节奏意象

这个过程几乎

穿透生命中

每一个阶段

慢慢看

花非花

雾非雾

犹豫就像

就像毛毛

2020

28.囊

事实与混沌

就像这样

被意态

之手

收入

囊中

冠名成功

透明是结构

你可想象

它是夜空

或宇宙

2020

29.诗文学•诗意态

意态无恙,率由旧章!

近取诸身,言从旷远。

还乡于乡,还象于象。

天步维艰,月乃纯阳。

聚精以神,文学配养?

是曰就幽,迭代呈现。

2020

30.诗与企图及诗歌耗子

假如以意态论,兴趣乃诗之起步,出发即是抵达,没有什么事物可以掐它的脖子。若视之为事业,即使是骄傲的事业,一旦与功利挂钩,不是江山美人,就是江湖地位,甚至不得不为稿费、出场费等事务绞尽脑汁,由此可见,兴趣是个人的,纯粹的,非功利的,可持续的,而事业是经营性的,功利性很强的,也就是不纯粹的,不可怀疑的。这大概几乎就是其分野所在吧。我们乃诗歌大国,全民写作,却远不是诗歌强国。为什么?诗之性价比缺失,本质属性仿佛被流量覆盖,唯以诗歌交际为光鲜亮丽,并以名利为默会指归。而诗之兴趣诸要素可能被忽略,以锁定价值目标为四驱动力。如此尴尬局面的出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怎么办?既然说破无酒喝,或许需要提出一个区隔:诗与企图。把诗兴趣真正发生的,纯粹的、偶然的,自然的,列入前者;把借诗发展而为事业型的,丧失个人兴趣的,列入企图。诗与企图构成命运或结构张力。反过来想想,审美本就是去功利化、无公害的。况且中外古今,诗爱者大有人在,即便裘小龙指出生活尤如故事片展开,意象尤如纪录片展开,仿佛诗歌过于局限大有跟不上信息流量之厄。我却不以为然。为什么呢,因为诗意态乃宇宙沧桑,充满想象空间与全息体验。诗不可能被信息掩埋,憋死于呼吸机上,只要阳光、空气、雨水像血液一样循环,而不是白白消耗掉生命中的能量与心量。在此意义上,诗歌耗子这个概念的提出更值得把玩或警惕吧?

2020

31.附庸词语

故土是他乡!这生命中的生命

终于打成一片!我更加相信

诗歌信仰,生命,和语言

创世也是一种想象,就

像一页空白也有吞吐

混沌的苍茫,呼吸的边缘

它的节奏意象就像春天

带来梦的消息,揭示

性价比,正是简洁,

穿透了神秘,于是

我更加努力,而

附庸词语,不

禁悲从中来

2020

32.失贞的城

失贞的城她没有贞操锁也没有钥匙偷偷摸摸开锁在这方面挤压时间创作的门户或者吞吐混沌苍茫的尺度夜无法自拔下水道联袂提供通行证出城河也是涌的一种美感幻灭投入工作蛐蛐像鸟一样神经衰弱聚划算捅破最薄的人性之膜月亮呈五色之华红白蓝黄黑五色蜜汁一样流淌语言与可苦可乐聚精以神这座城想删除这一切不清不楚不伦不类不划不算的记录从而恢复高贵冷漠将军出征得胜失贞的城却已建起凯旋门那开锁匠是否躲在人群中观望甚至对自己的手艺无法原谅?

2020

33.大地

与他者的自我对话

——题记

天空的

密钥

抓住它

那手

将解体笨拙

逝者如我

的精华

就像犁耙

把竖琴

转化

抽象动作

不少于

拽与

上帝创世

马蹄铁扯呼

雾乃形式流露

死于自然也很朴素

2020

34.燃灯记

诗的痛苦与美妙,形式流露光乃燃料,往往超现实超意象超逻辑,其中虽因人而异却也失败多于胜利。这就是意态之于博弈或性价比问题。诗取得它的节奏形式,和语言生命,是一个不断挑战作者自己的过程,就像麦尔维尔笔下的捕鲸者一般,孤独而孤傲是那庞大而野性的忧郁?茫茫然,不确定,死亡可能抵达深蓝的平静,平静也未必不刺激。人为之诗,并非天籁,毕竟意态呼应。有时我想大概几乎铭刻在心,那就是麦尔维尔设计的捕鲸村落,家家户户那一池一池的鲸油,作为燃灯记更具创世意义?

2020

35.麦尔维尔

寂寞

原来

如此

残忍

阅读

沉默

悱恻

他的

深刻

本质

奢侈

海若

被捕

池乃

吱吱

燃灯

为歌

2020

附:作者小传

刘子乐(1963~ ),当代诗人随笔家,创作性批评代表人物。广东普宁人,笔名河马。1985年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其家乡创办《啤酒花》诗报并任主编,1999年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当过教师、书商、记者,干过多种职业。一生坎坷而文学梦一直没有完结。2013年诗人东荡子死后,确立自己诗学解释学创作的目标与方向。10年代中后期首开创作性批评风气。创立环保性诗学博弈体系。发明意态光裸—內视诗学解释学方法。并以“简洁到生命本身”作为诗学核心与终极主张。主要著作有《一个人的诗学》、《创作性批评》、《冠名:事实与混沌》(待出)、《一个句子一首诗》(待出)、《方法:抵达与嘈杂》(待出)等二十几部。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ioxbkqf.html

冠名:事实与混沌的评论 (共 3 条)

  • 南飞过客
  • 倚石老人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